陪樂生度過關鍵時刻:給各位朋友的一封信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9/07/12
資料來源: 

各位朋友:

最近我們邀請大家參加了兩次街頭行動,一次是「6/26文建會行動:文化機關依法指定樂生古蹟,否則接受彈劾」,另外一次是「07/08 北縣府行動︰樂生安全,不能打折,指定古蹟,其餘免談!」

自去年12月3日北縣府強制搬遷貞德舍之後,我們很久沒有這樣密集地上街頭了。連記者小姐都對新聞連絡人說,你們好久沒出來抗議了,這次有行動劇嗎?

表面上看來,這兩次的行動都是因為監察院在6月11日提出的糾正案而引發的,根據監察院的糾正文,我們才有力氣再次到文建會與北縣府門口一起喊那已經喊了五年的訴求:指定古蹟,救救樂生。

回想起去年12月3日,因守護貞德舍而遭抬走的群眾尚在警備車上環遊北台灣,監察院的馬以工委員與周陽山委員來到樂生,公開當著所有院方人員的面,說出:「從今天開始,監察院要辦樂生這個案子。」的時候,大家既因強制搬遷而感到悲憤,卻又因監察權終於開始行使,而重新看到一絲希望。

那一天之後,我們依然每週都到院區去。看到藍阿姨的時候,要記得不能說喪氣話;看到李會長心情低落的時候,要記得提醒他監察院會還我們公道;看到工人粗暴拆除院舍的時候,要記得打全民督工專線,或去跟工地主任吵架,逼他們仔細地對待這些建物,最好可以換得他們暫緩拆除;經過圍籬的時候,就記得踹它一腳,並日日發公文騷擾行政機關,要求他們撤除圍籬。

四月,藍阿姨小中風發作,學生24小時排班到林口長庚看顧她,我們才發現,她自搬家以來從未安穩入眠,導致她血管阻塞,終至右手麻木。她發揮一直以來的毅力戰勝了病魔,努力復健,又回到了院區,還不忘叫所有人一起騙90歲的林卻阿嬤說她只是五十肩,沒有中風。

「驚伊煩惱。」藍阿姨這樣說。

而貞德舍早已隨王字型大樓、中山堂等建築一起被夷為平地,曾經在那裡舉辦音樂會的大樹下也被斷根成了禿子。每個人經過瓦礫堆,都要轉過頭去,假裝看不見。不掉眼淚,不傷感,才能繼續努力。

後來的事,大家都已經知道了。監察委員離開12月3日那令人心碎的樂生院區之後,經過了半年的調查,終於在6月11日還給樂生這片多舛的山坡一個公道。在自己的日式屋簷廊下看到這個消息的阿公阿嬤說,老天有眼,證明我們不是無理取鬧的瘋子;而許多長期支持樂生議題的朋友則在部落格喟嘆:遲來的正義還管用嗎?我們都已經被拆掉啦!

在這監院糾正案所引起的人心波瀾中,我們決定重新行動。

近日來這兩次行動,我們只匆促準備了幾天便上陣了;但也可以說,為了重新站上街頭,樂生院已經重整了半年。「反迫遷」的訴求對象在遭到強制搬遷而消失以後,樂生運動該怎麼繼續?這是每一個關心樂生的人都可以自己回答的問題。而青年樂生聯盟的行動議程之一,就是推動「連署:文化機關依法指定樂生古蹟,否則接受彈劾」。我們仍將如過去五年一般,繼續冒失而有點焦急地邀請大家參加這個連署,懇請大家繼續支持樂生指定古蹟,並要求工程單位以世界遺產標準修復樂生地貌。

而這樣的努力也有了一點初步的結果:7月8日在北縣府召開的會議中,北縣文化局將樂生院登錄為文化景觀及歷史建築,卻仍然拒絕將最有價值的王字型大樓指定古蹟。台北縣文化局的曾繼田科長力戰群儒,堅決反對將王字型大樓指定古蹟,堅持必須配合捷運施工,不可將在完工前將樂生院定為古蹟。

觀諸文化資產保存法,文化景觀與歷史建築的保護效力遠不及古蹟,在「罰則」一項中也清晰可見,只有毀損古蹟才需要接受行政罰,毀損歷史建物和文化景觀全無法律責任。難道樂生院的建物安全只能寄望捷運局良心發現,謹慎施工,保護珍貴建物?樂生院建物已經出現裂隙,屋頂瓦片因長年悶在便宜行事的防水塑膠布中而損壞掉落,沒有古蹟地位,官僚推託的理由便多不勝數,說穿了便是:無法處分,無人負責。

時間不斷地向前流去,在樂生爭議未定的這幾年間,阿公阿嬤老了,我們長大了,許多人從大一學生變成社會新鮮人。再過五年之後,2014年,我們希望樂生院變成什麼樣子?腐朽傾圮一如台灣其他古蹟?被財團標下開起美食街?或者,根本就以在捷運施工過程中再度成為一堆瓦礫?

而我們現在的努力,決定了樂生院五年以後的樣子。

懇請大家跟我們一起推動「文化機關依法指定樂生古蹟,否則接受彈劾」的連署,以及後續的音樂會、行動劇、官署陳情等行動。也在此感謝高雄子宮藝文中心為連署做的漂亮美宣!

連署教學網址:http://www.lofi.url.com.tw/womb/events_2009/Events_Losheng.html

青年樂生聯盟敬上

主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