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 中產階級的瑣碎道德潔癖,請退後!

2009/07/03
政治大學廣電系副教授

我稍早在台北「國家電影資料館」看了《麥收》的試片,非常感動,對徐童導演的紀錄片作品,有著很大的敬意。

從影片裡,我清楚看到紀錄片導演對北京一位性工作者,以及對她們同儕的工作與生存情境,有著位置平等的真誠關切:被紀錄的是性工作者,紀錄者則是影像工作者,他們都為自己的真實生存問題,和各自堅持的生命意義而工作著。從影片裡可以明確發現,紀錄者對他的拍攝對象、與性工作這件事,沒有自我高尚地擺出中產階級人道主義式的憐憫,施捨式的同情,與傷感腔調或道德姿態。他在影片中,平實、赤裸、直接地呈現訊息與人物,不是為了提供中產觀眾進行集體偷窺,或藉此題材進行虛假的道德懺悔,而是讓我們無可迴避地認識了中國大陸某些有代表性的性工作者的生存狀態,和她們所反映出來相當不堪的當代中國社會面貌。我認為這是一部傑作,有著勇氣和擔當,涉及的議題也十分重要。

我聽說香港一些關注、保護性工作者的人士或社運團體,不斷抗議此作的放映,並向導演施壓,因為他們認為導演侵犯了部分被攝者的隱私與意願。我想這些人大概是不懂紀錄片的;他們大約也不懂人的複雜心理、底層生活的真實、與中國大陸嚴苛社會下之生存法則。他們可能只懂得、或只在乎西方衛道意識與標準下的「道德」原則或檢驗方式。沒有嚴峻之生存壓力的人,可以好整以暇地計較關於拍攝性工作者的紀錄片,該不該馬賽克一下某些資料,或者鏡頭前的誰衝口說了一句「不要拍了」的話。這種瑣碎的、只見木不見林的道德討論,恐怕正好讓片中那些辛苦但堅韌的、為了生存而賣身的女子們的處境,像一面魔鏡般,折射出那些宣稱關切性工作者之權益和隱私的中產階級們、不食現實煙火的愚昧可笑。

我建議台灣社會真正關切性工作者之主體位置和生存情境的朋友或團體,認真看看這部紀錄片,並跟香港那批人士對話、辯難,使一種淺薄的道德觀,能夠停止成為另一種對底層性工作者的騷擾、污辱和迫害。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