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從英美金融改革中學到什麼?

2009/07/21

 英美兩國的金融改革白皮書,終於問世。兩國對於如何預防金融風暴,怎樣亡羊補牢,理念一致。但是,改革的力道不足,實施的細節與時程未定,預期的效果不明,全世界難掩失望之情。

 展讀白皮書,唯一興奮的族群,可能是華爾街與倫敦金融城的銀行客,因為英美政府不打算限縮他們的業務自由。換言之,開啟於1980年代的金融自由化之門,非但不會關閉,而且金融創新活動還會繼續進行,儘管各種有毒的衍生性金融商品(例如CDS、CDO、CDO平方、CDO立方等)都是「金融創新」的產物。唯一改變的是,這些原本在店頭交易(over the counter),形色互異的衍生性商品,日後需要標準化而且必須建立一套清算機制,以利監督管理。但是,「日後」沒有準確的日期,「標準化」沒有具體的形制,「效果」只能在未定之天。

 兩國白皮書的另一項共通點,就是對金融機構的資本適足率與流動性進行分級管理:舉凡什麼商品都敢賣的銀行、大到不能倒的銀行,以及倒了之後就會引起系統性風險的銀行,將來都要準備更多的資本和流動性資產,以免遇上金融風暴,就倒地不起。所以,巴賽爾協定(Basel accord)將會大幅修訂。不過,新制何時起跑,分級的標準安在,全視國會立法而定。此外,新的資本適足率,仍得依賴財務工程學(financial engineering)詳加計算。諷刺的是,財務工程創造了衍生性金融商品,衍生性商品掀起了海嘯,金融海嘯改變了銀行的資本適足率,而新的資本適足率又根據財務工程計算得來。難怪經濟會循環,金融危機過去後,總是會再來。

 英美也承諾對金融監理機構進行改革。美國的金管體系,美其名曰「多元化監理」,實則疊床架屋。美國總共有:五個銀行監理機構、一個證券、一個期貨監理委員會;而大小五十餘州的州政府則各有各的金管單位。大家疊在一起,權責劃分談何容易,所以金融機構樂得四處渾水摸魚。這回,終於有人提議,應該成立一個超級金管機關,一統事權。但是,裁併政府機構是天下一大難事,最後歐巴馬決定:關閉一個名叫OTS的銀行監理機關,新增一個名叫CEPA的金融消費者保護機構,並賦予聯邦準備銀行「總體金融監理權」(macroprudential supervision)。

 總體金融監理是全球從這場金融海嘯中,所獲得的寶貴教訓。歐美國家察覺:金管機關對個別金融機構的監理,亦即「個體金融監理」(microprudential supervision),無法確保金融體系的穩定;一國若欲規避系統性風險,必須對金融業、整體產業,甚或國際經濟的鏈結進行風險評估和管理。準此,「總體金融監理」之需求應運而生。其中,歐盟成立了「歐洲系統性風險理事會」(European Systemic Risk Board)專司金融風暴之預警;美國的聯邦準備銀行則在既有的個體監理基礎上,增設總體金融監理權;英國的白皮書也宣告,將由財政部、金融服務管理局(FSA)以及英格蘭銀行合組「金融穩定委員會」(Council of Financial Stability),合議總體金融監理與穩定政策。此類改革固屬亡羊補牢之舉,卻蘊含寶貴的經驗和智慧,值得台灣學習。

 台灣在這一波金融海嘯中,直接承受的傷害輕微,間接因全球經濟衰退所蒙受的損失嚴重。所以,金融改革的重點不在衍生性金融商品的管理,不在銀行資本適足率的強化,而在總體金融監理制度的建立上。台灣或可仿效歐盟成立一個「系統性風險委員會」,職司預警;抑或學習英國的「金融穩定委員會」,由財政部、經濟部、經建會、金管會與中央銀行合組委員會,常年監視經濟與金融的國內外情勢變化,適時提供預警,積極研擬政策,共同對付現在與未來的國家級金融風險和經濟危機。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