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階段兩岸關係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大陸政策

2009/07/14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賴主任委員幸媛

卜(Richard C. Bush III)主任、鄭主任、各位女士、先生以及貴賓們:

今天非常榮幸能夠應邀出席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研究中心與政大國際關係中心合辦「第38屆台美『當代中國』研討會」,過去一年,兩岸關係出現前所未有的改變,對台灣與中國大陸乃至亞太地區的發展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也讓這一屆的「當代中國」研討會更格外深具意義。本人特別針對眾所關切的兩岸關係發展現況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兩岸政策提出說明。

台灣價值對兩岸關係的意涵

今年2月在美國在台協會所舉辦的「林肯總統200歲誕辰慶祝晚宴」上,馬總統提及林肯總統時強調:「美國在分裂與衝突中努力捍衛民主價值的經驗,對於中華民國這樣的新興國家而言,具有極為重要的啟示作用,只有在容忍與和解中尋求共識、建立制度,才能真正建立『國家認同的主體性』」。馬總統推崇林肯總統在守護美國民主、自由傳統的貢獻時,同時對台灣建立民主制度的成就,也充滿了自豪與自信。

中華民國是一個很年輕的民主國家,人民可以享受没有政治束縛的自由空氣,不同政治立場的政黨團體可以在同一個競爭場域中,依循同一套遊戲規則,決定權力的歸屬。短短不到十年間,台灣便經歷兩次和平理性的政權輪替,台灣人民透過制度性的選舉,尋求解決衝突、化解歧見的最佳方式,見證了自由與民主的價值,也成為亞洲地區民主化轉型成功的最佳典範。

總部設於紐約的「自由之家」公布的「2009世界自由度報告」即指出,台灣在自由民主轉型的過程中表現卓越,同時布希前總統也稱讚台灣是亞洲與世界民主的燈塔,台灣在發展與中國大陸的關係過程中,一方面,充分反映了國際民主同盟的核心價值,另一方面,也讓中國大陸對台灣民主多元的體制與運作方式有更深一層的認知,有助催化大陸民主的發展。本人相信,一個逐步認同自由與民主價值的中國大陸,對區域乃至全球和平與福祉的提升,將會產生更為積極與正面的動力。

新局勢下兩岸關係的新思維

不必諱言,兩岸關係是台灣生存發展的命脈,也是亞太地區繁榮與安定的關鍵所繫。在民進黨執政時期(2000.5-2008.5),兩岸關係的衝突與對立不僅讓台灣經濟遭遇到邊緣化的危機,也對亞太區域集體安全帶來嚴重的威脅。2008年3月22日中華民國總統大選結果,台灣人民以選票完成二次政黨輪替,也徹底改變了兩岸情勢。新政府充分體認到:和平與發展是世界潮流;追求兩岸的和平與發展,不僅符合兩岸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符合亞太地區和世界的利益。因此,2008年5月20日馬總統在就職演說即呼籲:期盼海峽兩岸能抓住當前難得的歷史機遇,共同開啟和平共榮的歷史新頁;秉持「正視現實、開創未來;擱置爭議、追求雙贏」的原則,尋求兩岸共同利益的平衡點。

基於以上主張,過去一年,台灣採取了嶄新的思維,在全球化的架構下,積極尋求兩岸關係的改善與突破:

—在國際社會尤其在維護區域集體安全方面上,台灣扮演「和平締造者」及「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的建設性角色;不再是「麻煩製造者」。

—在兩岸關係上,台灣堅持「不統、不獨、不武」的主張,維持兩岸現狀,因而維護了台海和平,也穩定了兩岸關係。

—在外交領域上,新政府楬櫫「活絡外交」策略,採取「外交休兵」的做法,大幅緩和兩岸在外交戰場上的惡性競爭及無謂的內耗,讓台灣可以專注於強化與友邦的關係及擴大參與國際組織,提升台灣在國際社會可以扮演的重要角色。

建構兩岸雙贏關係的策略與步驟

追求兩岸的和平與發展,是台灣面對中國大陸崛起,創造雙贏的前瞻與務實策略。中華民國可以在和平的外在環境中,確保自由及民主的政治體制,發揮催化大陸民主發展的燈塔作用,另一方面,台灣也可以利用大陸經濟崛起的機會,營造有利企業全球佈局的環境,提升台灣的國際競爭力,達成國家永續發展的目標。

我們認為,要創造兩岸的雙贏,開展兩岸協商與對話是關鍵所在。過去兩岸關係的趑趄不前,主要是雙方存在主權的爭議。為此,我們在國內與國際上堅持中華民國的定位與台灣的尊嚴,並以此作為推動兩岸和解的基礎。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我們強力主張雙方應擱置政治爭議,本於「互不否認」的態度,推動兩岸協商,加強經濟、交化、社會各層面的交流,務實處理解決兩岸交流所衍生的各種問題,逐步建立互信,促進雙方的良性互動及兩岸關係正常化。

兩岸協商「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

中華民國政府推動兩岸協商,始終秉持「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我們從未在堅持兩岸對等及國家尊嚴上有任何妥協;在兩岸協商優先順序上,我們採取「先易後難」、「先急後緩」、「先經後政」的三先三後策略,並以推動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以及維護交流秩序作為最優先的考量。

新政府在上任不到一年期間,迅速恢復並確立了兩岸兩會的制度化協商管道,舉行三次「江陳會談」,全力推動以「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為主軸的協商,先後與大陸協商簽署九項協議,包括: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周末包機、兩岸空運、海運、郵政、食品安全、定期航班、金融,以及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等;並且還達成陸資來台投資的一項重要共識,為促進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建立交流秩序,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後續協商將為全面經貿正常化關係布局

兩岸經貿關係是兩岸關係最重要的環節,也是攸關人民利益、爭議最小的兩岸互動議題,是以,在可預見的未來,兩岸協商仍將以經貿議題為重心,以落實兩岸經貿關係的全面正常化。第三次「江陳會談」對下一輪會談議題已有初步共識,雙方列入優先協商的議題包括:漁業勞務合作、農產品檢疫檢驗、產業標準檢測及認證合作、避免雙重課稅,以及攸關台商權益的投資保障協議、智慧財產權保護、經貿糾紛調處機制、貨物通關便捷化等相關議題。

而備受台灣內部及國際社會關注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 ECFA),雙方也有共識先各自進行研究及準備工作,以利技術層面的溝通,俟雙方對協議內容建立一定共識後,即可正式納入兩岸協商議題。台灣尋求與大陸洽簽ECFA,係面對當前東亞區域經濟快速整合的趨勢,基於確保對外貿易的公平競爭,避免遭到邊緣化的必要作為。ECFA並非一般的FTA,不會一次性解決所有的問題,而是採取漸進作法,為兩岸經貿關係全面正常化建構完整的規則,也可以說是兩岸經貿正常化的路線圖。

在這裡,我也要特別強調,ECFA是單純兩岸經貿交流事務,不會涉及主權及政治議題,也不是要讓台灣經濟更為依賴大陸市場。相反地,因為台灣與大陸簽署ECFA,可以促使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政府更積極地考慮和台灣洽談自由貿易協定(FTA),並讓台灣能夠參與區域經濟的整合,加強與世界市場的接軌。本人相信,ECFA是台灣重返世界經濟舞台的關鍵一步,也會獲得大多數台灣人民及友邦的支持。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希望兩岸在明年可以簽署ECFA。

兩岸政治談判無推動時間表

近期兩岸關係雖已獲得大幅改善,但中國大陸針對台灣的軍事佈署仍是兩岸關係發展中,必須袪除的最大障礙。雖然我們針對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及兩岸簽署和平協議的議題,已有相當深入的研究,但目前處理這些高政治性議題的條件尚不成熟。

在此我必須強調,維持堅實的國防力量,才能讓台灣在自身安全無虞的前提下,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與穩定發展。在兩岸和解及加強互動的過程中,台灣一方面主動表達不挑起爭端的善意,確保台海和平;另一方面,仍必須維持軍事現代化與軍備的採購,展現自我防衛決心,為兩岸和解共存奠定更堅實基礎。我們也期盼美國對台灣鞏固自身安全及維持台海穩定所作的努力,給予最大的支持與協助。

歐巴馬總統在競選期間,於芝加哥外交關係委員會有關外交政策的重要演說中曾呼籲,美國應與亞太區域盟邦建構新的區域安全合作關係,以因應21世紀中國崛起的機會與挑戰。對此構想,我們深表認同,也認為兩岸關係的和解情勢能成為促進區域和平與穩定的正面力量;同時,無論在民主價值與地緣戰略角色,我們也希望在共同促進區域安全機制上,台灣能夠扮演更為積極、建設性的角色。

我們主張兩岸應該透過制度化協商,以務實態度、深化交流,累積互信基礎,為討論更複雜與困難的議題打下基礎。我們認為,高政治性的兩岸議題包括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及兩岸和平協議,都需待互信累積更為紮實後再行探討,我們對高政治性議題談判並無預設的時間表。現階段仍將藉由擴大兩岸經貿及文化交流,深化兩岸合作,俾強化雙方未來政治談判的互信基礎。

台灣需要更多參與國際事務的空間

儘管兩岸政治談判沒有時間表,但是,台灣參與國際事務空間的問題,已無法迴避。自去年520以來,台海兩岸都已經各自展現善意與誠意,逐一克服難關。連前副總統到秘魯參加亞太經合論壇(APEC)會議,開創多年未見的新局;世界衛生組織同意台灣適用國際衛生條例,台灣也在離開聯合國38年之後重返世界衛生大會(WHA),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這裡,我必須重申,參與國際組織是台灣2,300萬人民的權利,國際社會應以更公平的作法提供台灣參與國際事務的空間,讓台灣能以更有意義、更具實質的方式來回饋國際社會。本人很欣慰,過去一年多來,台美之間建立堅定、無可動搖的互信關係,也是台灣重返國際社會的一項關鍵因素。在兩岸互動方面,我們也需要作出更多的努力。去年11月間本人在台北會見陳雲林會長、今年4月下旬海基會江董事長在南京會見王毅主任時,都曾經明確提到,希望大陸當局應該尊重台灣人民務實參與國際活動的權利及強烈意願,進而使兩岸雙方在國際社會相互扶持與合作,這也是未來兩岸關係繼續積極發展必須具備的條件。

台灣民意與內部的挑戰

據今(98)年本會所做的多次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超過半數的民眾對於政府維持兩岸和平穩定的能力表示有信心;亦有平均超過七成民眾支持兩岸制度化的協商機制;有超過六至八成的民眾對「江陳會談」簽署的九項協議感到滿意。整體調查結果顯示民眾對政府維持兩岸和平具有信心,對未來兩岸的發展感到樂觀。由此可見,現階段的兩岸政策,已被證明受到台灣主流民意與國際社會的支持與肯定。

台灣是多元民主的社會,兩岸政策基本上仍屬高度敏感的議題,人民對台灣未來的前途或有不同的看法,政府對於不同的主張與言論亦予以尊重,如何持續加強與包含在野黨等台灣內部不同意見人士的溝通,縮小內部在大陸政策上的歧見,讓更多的台灣人民認同我們的政策,是當前新政府努力的重點之一。我也期盼,透過民主的機制,能夠在容忍與和解中尋求兩岸政策的最大共識,進而建立共同的價值認同,作為實踐兩岸和平發展策略目標的堅實後盾。

未來展望

維持台海現狀,促進台海和平,符合兩岸、美國以及亞太地區各方的共同利益。兩岸之間所有糾結的問題,雖無法在短期內獲得解決,但中華民國政府會以積極穩健的態度,逐步建構兩岸和平繁榮的環境。未來我們政府將先凝聚國內社會共識基礎,在維護台灣利益及全民福祉,並在有效管控風險的情況下,繼續審慎推展兩岸關係。

過去數十年來,中華民國對人權的保障和高度民主化發展,與歐美國家的核心價值發展脈絡一致,也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過去這一年來,中華民國政府在改善兩岸關係、促進台海及區域和平穩定方面所做的努力,也已經獲得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一致的肯定,我們將堅持這個政策方向,繼續為兩岸關係的長遠和平發展,創造雙贏的歷史條件,進而實現台海永久和平的最終目標。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