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最大過錯

2009/08/04

民進黨敗選超過一年,黨主席蔡英文要推動的「復健」工作,似乎看不到什麼成效,很少人真的覺得民進黨已重新站了起來。問題其實不在於民眾對馬政府十分滿意,不在於綠營支持者認同當前的國家發展方向,癥結還是在民進黨領導層的不爭氣。

先前許榮淑、范振宗引發的爭議中,有黨內人士批評兩人對於為何參與兩岸經貿文化論壇缺乏有力的理由,顯示政治智慧不足,犯了政治幼稚病。從政治技術面來看,許、范兩人若要在民進黨內生存發展,貿然跑去「被統戰」誠然是有欠考慮。不過兩人政治前途事小,犯了更嚴重的政治幼稚病,生存發展前景更為堪慮的恐怕還是民進黨。

民進黨開除許、范兩人縱有一百個言之成理的說詞,但是一般民眾沒興趣分辨為何陳菊能去大陸,許、范卻被開除,也不清楚為何一、二十年來多少民進黨人士參加了中共的「統戰活動」,或是與「共匪」合作經商牟利,卻只有許、范兩人受到如此嚴厲懲處。許多民眾看到的只是一個昧於現實、自我矛盾、左支右絀的民進黨。

自我封閉缺乏反省

在開除許、范的前後,不少民進黨人士主張黨要辯論中國政策,黨中央還是不動如山,似乎也沒有哪個派系有發動辯論、澄清黨發展方針的政治擔當與雄心壯志。這種故步自封、困守於眼前一點蠅頭小利的民進黨,比起十一年前發動中國政策辯論的那個民進黨,簡直判若兩黨。

一九九八年民進黨舉辦中國政策研討會,各派系精銳盡出,深度交鋒,充分展現了黨的民主與活力。有大報連續六天以社論評析這次辯論,表示「對民進黨的民主素養與政治技巧印象深刻」,認為「這是一次影響國民黨民進黨形勢消長的重要會議」,撫今追昔,能不令人感慨?

民進黨執政八年,反對黨說民進黨鎖國,這是言過其實。不過現在的民進黨倒真是在「鎖黨」,越來越自我封閉,越來越與形勢脫節。黨連遭挫敗,沒有深刻反省,也無意展開路線辯論,所以也浮現不出足堪帶領民進黨浴火重生的領袖人物。幾位所謂的天王天后,不是政治誠信日漸破產,就是還在盤算自己的政治利益,早就失去大開大闔的氣魄。面對這種慘況,不禁又讓人想起十年前過世的黃信介先生。

一九九一年,黃信介恢復「萬年立委」職務,立即發表「請與我一同告別舊時代」的演說,以辭職表明對於國會全面改選的理念堅持。隔年年底,他不計成敗的「元帥東征」,更為民進黨成功在花蓮開疆闢土。黃信介當年的選舉看板上寫著「元帥東征,如日東升」,那時還真是民進黨令人懷念的、旭日東升的階段。

黃信介的過世確實是稍早了些,但既有不幸也算是大幸。不幸的是他無法親見政黨輪替,民進黨終於執政。幸的是他不需要面對民進黨的墮落沉淪、失去政權,和現在的內外交迫、無比困窘。

本來民進黨是生是死,關聯比較大的是那群政客的政治利益,並不太與升斗小民相關。只不過,民進黨如果繼續沉淪下去,它所犯的最大過錯就是讓國民黨無須改革,不必革除官僚習氣、菁英心態和黑金體質,受害的還是台灣人民。由此觀之,民進黨領導階層的罪過還真是不輕。現在據說該黨要更大規模、認真討論中國政策,希望這是民進黨避免繼續犯錯的一個契機。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如果現階段連在野黨的角色都扮演不好
或許是應該好好想想本身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了
執政黨的權力倘無法被有力的反對黨制衡
過度自我膨脹及濫權行使該當是可預期的
回顧民進黨走來的一頁頁滄桑、輝煌,及至頹敗...
懷想當年開路先鋒披荊斬棘,著實令人不勝唏噓!
是權力讓人傲慢、顢頇、貪婪和目無國法?
還是政客讓權力無限擴張而把它醜化了呢?

身心就業:恨被拒絕身心聽語障…失業及未工作(沒好人)真的自殺!
就業工作人員(不用排隊等久:第二代秘密約保留就業資料文件換紅包】!!!賄賂!!!

以前第一代:醫院工作人員【不用排隊等久:第一代秘密看病歷資料被賄賂】
變第二代:就業工作人員【不用排隊等久:第二代秘密約保留就業資料文件換紅包】!!!賄賂!!!

台中就業服務站身心 就業三樓台中市市府路6號〝已經拒絕身心聽語障〞。
台中縣大里市就業服務台:台中縣大里市兒童青少年福利服務中心.台中縣大里市新光路32號1樓〝已經不負責身心聽語障〞。
台中縣伊甸社會福利基金:台中縣大里市爽文路870號 〝已恨身心聽語障〞。

民進黨不是台灣獨生子
王寶漣(台灣組合成員) 2008年2月2日蘋果日報

上月12日立委選舉,決定還是得回去投廢票。
阿伯照常忙著替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奔走、拉票,想不到這次連老爸也一起去「行路」(陪候選人在村內拜訪)。
11日晚上,邊看選舉公報,邊和父母親談選舉。我問他們政黨票要投給哪一黨?「國民黨」,老爸這樣說,接著便開始罵陳水扁,說他讓台灣人的希望破碎了。
隔天投票日,阿伯在投票所外顧著,看見我有回去投票,還跟我說謝謝,我不好意思跟他說民進黨得不到我這張票。那晚開票,一片藍。
晚上堂弟來問身分證弄丟了該如何處理,因為這件事,他還被我阿伯罵,講到這,我才知道我弟也沒去投票。他說:「民進黨和國民黨一樣爛!台灣就是這麼爛,沒希望。」
我弟他們平常不看報紙、新聞,也不談政治,對政治不只沒興趣還厭煩,但是因為阿伯是民進黨死忠支持者的關係,再怎麼說還是會去投票,投給民進黨。這一次,兩個弟弟一個要上班沒去投,一個是故意不投。為什麼一個沒有政治意識的年輕人,會說出這種話──「台灣沒希望」?
接下來要換這些出社會工作的年輕人承擔社會責任了,有多少人像我弟這樣看不到未來的希望?一群沒希望的人在掌管這個社會,那麼台灣會走到哪裡去?是誰把台灣搞爛的?我們是不是會怨恨上一代交給我們沒有希望的台灣?
大家都說民主就是人民做主,透過選舉選出人民代表,然而再怎麼選,不是國民黨就是民進黨,還是那些人╱世家在輪,再怎麼選還是被限制住,「在爛蘋果裡挑個比較不爛的」。這次立委選舉,雖然有所謂的「第三勢力」參選,不過還是那些人,他們平常有做什麼?累積什麼?值得大家支持?
每次選舉民進黨都操作成「最後一戰」,台派也在旁敲邊鼓,好像不支持民進黨就是不愛台灣。難道愛台灣、要台獨、要建國、要尊嚴、要正義,非得支持民進黨不可?30年選舉下來,結果是失望、鬱卒、不滿、不爽、死心。到現在國民黨還「健在」,民進黨卻快要信用破產。
別再說什麼「愛台灣就是愛民進黨」、「支持本土政權」、「民進黨若選輸,外來政權就復辟」了,民進黨不是台灣的獨生子。
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生存下去,我們要什麼樣的生活,我們在找尋什麼價值,未來的希望在哪裡?

蔡英文不敢說出的話
2017-09-23 聯合報 黑白集

民進黨過去以「地方包圍中央」戰略對付執政的國民黨,所向披靡;沒想到,現在他們也以同一招數來對付蔡英文。在綠營「地方議會赦扁聯盟」發動下,已有八成六黨代表和十一個縣市長連署,來勢洶洶,希望在明天全代會一舉逼小英還陳水扁自由之身。
如此大陣仗的攻勢,除了以黨逼政,也如實反映了民進黨「首尾分離」、「尾巴搖狗」的現象。其中,最耐人尋味的訊息有二:其一,對民進黨基層而言,蔡英文終究只是個「外人」,阿扁才是真正的「自己人」;其二,沒有跨過現代化政黨轉型關卡的民進黨,又退回了傳統的人脈路線。
演成這樣的局面,蔡英文自己也該負很大的責任:過去十年,她帶領民進黨走出廢墟,卻未能改造黨的氣質和意識,無法讓黨內同志認清那個廢墟是怎麼形成的。蔡總統對民眾演說,大話連篇;但對於黨內要求赦扁,卻始終用打太極的方式應對。她忽而暗示,當下赦扁恐不符許多民意期待;忽而以「非以黨領政」為由,意圖拒斥全代會就此提案。但是,她始終不敢說出真正的反對理由,不敢說依法陳水扁不符特赦的條件,不敢要求陳水扁必須先道歉認罪。
這場民進黨的赦扁逼宮大戲,除反映了它的道德退化,也揭露了蔡英文的避實就虛。試想,如果蔡總統任赦扁提案予取予求,她不久前還大陣仗演出的司法改革要怎麼走下去?
蔡英文不敢說出的話,文青能代勞嗎?

當新的國民黨取代舊的國民黨時,台灣應該怎麼走下去?
2018-03-29 《台灣守護周刊》第324期 張正修(前考試委員)

一、掐死一個魔鬼卻造出新的魔鬼,是會發瘋的

現代哲學的開創者尼采在1900年的前幾年發瘋之後,一病不起而在19世紀與20世紀之交過世。他為什麼會發瘋呢?許多人的解釋是:尼采已看到了西方世界的未來發展,但是他無法說服人們相信,所以發瘋。我不敢自比尼采,只是我現在的心境卻跟尼采非常的像:因為在我們所殷切盼望的「國民黨走上衰亡」即將實現之際,我們卻看到了一個比國民黨更可怕的集團實際上掌握了民進黨、掌握了小英政府,它並使小英幾乎不得不完全依靠它。而問題就在於:這個集團的可怕是,它耍手段、耍心機比國民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當我們很多人犧牲生命、賭上一輩子的人生要打倒不公不義的政黨時,所沒想到的是:與我們一起奮鬥而在我們身旁串起的集團卻也是不公不義,但我們卻很難察覺到它的可怕性。而這個可怕的集團就是新潮流系。事實上,台灣人將面對一個比國民黨更可怕的派系,它以後有可能就纏繞在你的身邊,而它有可能就成為你我再次為民主、為台灣獨立建國要加以打倒的對象。

二、縣市長初選所暴露的新系問題

讓國民黨垮臺是許多人的願望。小英總統上台後,透過黨產會的運作,讓國民黨的黨產不斷縮小,這對國民黨來說已經傷及其骨髓。至於國民黨倒台的目標是否會實現?2018年的地方選舉將是一個重要指標。
或許共同的敵人還在,大家就會比較團結,不會去深究綠色陣營的問題點。但是民進黨台南市長的初選其實已經把綠色陣營的許多問題點了出來,那就是:民進黨的最大派系其實已經大到可以左右初選了。其實民進黨黨內人士都知道,新潮流開了許多公關公司,黨內的選舉之民調有許多都是由親新潮流的民調公司來做。何以參加初選的人對於民調之結果不服呢?這正是其中原因之一,縱然民調沒有作弊。但是,新潮流這個派系究竟可怕在什麼地方呢?這我們必須好好分析。

三、新潮流的特色——不透明

事實上,我曾經在1990年於新潮流的外圍組織「新國會研究室」服務過,所以以前常常被誤認為我是新潮流的成員。結果我在1991年參加第二屆國大代表選舉時,就受到許多非新系人員的扯後腿,破壞我的選舉。但或許是這個原因,讓我對於新系有了直接觀察的機會。
其實國民黨長期執政,所以它的一舉一動容易見諸觀瞻。它也透過種種的管道私下運作各種財富,例如透過婦聯會、救國團等等。但至少它是一個人民可以透過媒體等的報導而加以觀察的政黨,所以人民在投票時是比較容易以較透明的資訊為基礎來做決定。
但綠色陣營的最大問題就是,這一個最大的派系掌控了民進黨,但是他的運作很難掌握。這個派系在黨外運動的時代即已成立。在康寧祥的時代,康寧祥等台面上的政治人物根本不把新系放在眼裡。可是從民進黨的發展來看,會做組織、會打群架的人才會成為政治的主導者,才能真正掌控黨的發展。這個派系就以列寧式的組織方式出發,從少數的幾個人茁壯到現在成為最團結的派系。這個派系有幾個特色:

1、成員凝聚力很強

新潮流是列寧式的政黨,其成員的凝聚力非常強。在早期新系還在講左派、講台獨的時候,我就親身經歷過這個經驗。當我在新國會研究室的時候,我與兩位朋友共同起草了「公平交易法草案」,這個草案是以市場機制的回復為目的,針對侵害市場功能的各種行為與不公平交易行為加以處罰。由於這個法案是以市場功能之回復為目的,所以左派人士一看就認為是右派的立法。當時,他們要求我做報告,於是有一天我就在邱義仁、簡錫堦、張維嘉等近十個流派成員的面前報告。說真的,當時我對他們的行為感到非常欽佩,因為我在台灣還沒有看過為了理想而那麼團結的。但可怕的是:當他們的理想如果改變時,這種團結就非常有可能會變成是集體作惡的黑道行為。而新潮流是不是改變了呢?維基百科寫了一部份,人們可以從這當中獲得一些資訊。

2、非常有錢

每次地方議員的選舉,新系都會推出許多新人,這些新人的選舉經費大概都是由新系出的。我們時常笑說國民黨擁有雄厚的黨產,但是民進黨內的新潮流其實是富可敵國的。曾有一個與新系掌門人吳乃仁熟悉的餐飲業老闆被問及新系的財產究竟有多少時,他針對問者的十億元就笑說有上百億。它的財源似乎可以確定是在百億以上,而有人則說是五百億。

3、錢的來路多元、可怕

上面這些錢那裡來?當然,有許多是來自政治獻金,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令人憂心的是,新潮流透過洪奇昌與中國來往,其在中國經營事業所賺的錢是不是其中很重要的部分呢?各位或可思考一下。各位或許還記得,貪汙的法官胡景彬被假釋的時候,同時被假釋的有元大的董娘杜麗莊以及許多財團相關人士,這個假釋所透露出來的訊息其實可以令人猜測到的是:邱太三利用其職權在幫新潮流開闢未來的政治獻金進入之門。事實上,新系有很多的基金,他們常常利用這些基金做許多活動,我曾親耳聽自己的好朋友跟我說,其中的一個基金免費招待他們至越南參訪。新潮流開了許多公關公司,這些公司所需要的錢就來自其派系的財產。新潮流如何運用其財產呢?其實許多人也知道管財務的姓利。

4、與媒體的關係良好

新潮流不只有錢,新系的政治手腕軟中帶硬。在資深媒體人當中,有些是新系成員的老婆,有些則是親新系。這些人在碰到對新系不利的問題時會幫新系說話,甚至會主動幫新系的人說好話。二、三十年前,我即曾聽過:新系在自立晚報的工會中有自己的人馬,他們對於出名的媒體人會死纏活纏地拉著不放,以便建立起良好的關係。由於新潮流跟新聞界建立良好的關係,所以只要是與新潮流有關的醜聞,大概只報導一天就不會再被追蹤;因為新潮流馬上會透過關係把醜聞壓下來。我也聽過媒體的從業朋友跟我說過:如果有人寫文章罵新系時,媒體常會自我刪改;有時新系的官員或流員常會打電話來關心,流派的執政縣市首長常常利用預算在各媒體打廣告、製造公關。
更令人可怕的是,新潮流很早就跟統派與統派的媒體建立非常良好的關係。在施明德當黨主席時,我曾聽吳乃仁講過,要透過陳文茜與媒體建立良好關係。我曾主持電視中的談話性節目,親眼目睹新潮流的人士如簡錫堦之流者跟新黨人士勾肩搭背,宛如兄弟一般的現象。

5、集會秘密

民進黨在2006年決議「解散派系」後,新潮流系在名義上已經解散,但實際上在2008年轉型為台灣新社會智庫,而以另一種型態存續。據說他們的領導人都覺得這樣還比較好,因為他們就可以隨時找地方開會而較不易被發現。開會的成員據說有四巨頭,其中有姓吳、姓段、姓張與管財務的。

6、流員互相演戲給外界看

新系很喜歡講他們有很多成員已被開除或離開,但事實上是否如此呢?其實很多人都認為這根本是在演戲。例如邱義仁被認為已離開新系,但各位大概不知道:小英要與新系溝通,主要是透過邱義仁。同樣地,洪奇昌真的是被新潮流開除嗎?其實,洪奇昌早在1997年就與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建立秘密對話管道,他是為新系而到中國進行溝通,因此他是犧牲者;尤其他在中國賺這麼多錢,新系真的會跟他切割嗎?別傻了。這種開除洪奇昌的戲碼,應該只是為了應付我們這些台獨支持者的伎倆罷了!又如簡錫堦在紅衫軍倒扁時,對於陳水扁嚴厲批判,他與藍營的合作令綠色陣營非常痛恨,實際上卻使許多藍營支持者認為民進黨當中只有新系可以信賴。所以明眼人一看,簡應該只是新系的手段之一罷了。而這也是為什麼掌控黨機器的新潮流要把初選改成全民調的原因了,因為如此一來,主張台灣獨立的候選人然將在民進黨當中越來越少,這或許就是滲透至新系的某些外省第二代(詳後述)的成功。黃偉哲說他已退出新系近十年,照道理來說,這在嚴格的列寧式政黨之下是會被看作是叛徒的行為,但為什麼新潮流要徹徹底底的幫忙他呢?莫非退流只是晃子?各位如果想想托洛茲基被史達林暗殺的例子,應可稍加推測到。

7、鬥爭手法

我有中油的朋友跟我說過,新潮流的政治手腕,簡單一句話來說,就是殘害忠良:先利用工會的員工,等到新系自己在工會的勢力鞏固以後,就全面安排進入自己的人馬當幹部,狠狠地甩掉一開始被利用的員工;如果有非新系的員工在幫忙其他派系或其他獨派政黨時,新系馬上採取行動展開反擊。其實各位都知道,以前的國民黨是赤裸裸地利用情治單位、警察以及司法來迫害異己;但是許多人也都知道,民進黨執政之後,能夠掌控警察、情治單位、司法機關的正是新潮流。邱太三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上的所作所為,其實一看就是要討好當權派的檢察官、法官,以便好好利用檢察官、法官辦案。我於2017年7月29日的民報專欄「賴清德市長選總統的包袱」一文中,即介紹了我差點被新系的公關公司設計成為賄選罪嫌的活生生經驗。被新潮流鬥過的例子太多,我曾建議許多受害的朋友將被迫害的經過整理出來。

四、從小英的中國政策看新潮流怎麼玩弄中國政策

1、小英總統不懂政治,只會誤國

小英總統從當選前就一直主張維持現狀。其實,台灣與中國是不對等的關係,講維持現狀,照理來說,是會有兩個面向,一個是說給美國聽,一個是說給中國聽。但是說給中國聽,中國絕不會吃這一套;因為中國比台灣大太多,根本只是要台灣講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其他免談。小英總統的維持現狀至少擋住了這一點,但是這不可能換來中國與台灣會有進一步的溝通。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以為換了陳明通當陸委會主委,中國就會跟台灣雙向溝通,那就是幼稚到極點。因此講維持現狀宜從另外一個觀點來看,亦即其最重要的對象是美國,因為美國長期以來不希望因為台灣問題而造成與中國的緊張關係。但是當美國很明顯地要與中國對槓,而且通過台灣旅行法時,美國意圖要縮小中國擴張的意向已經很清楚,因此台灣要走上法理的獨立的障礙正在縮小之中;但小英總統似乎幼稚到連這種現象都看不清楚,還以為美國希望台灣真正維持現狀、不要成為trouble maker。這種好機會都不會掌握住,而把自己鎖在自己「維持現狀」的牢籠當中,只能令人搖頭。本來,在國家面臨困境時,一國的領袖常會有不同的手法來處理困難的問題,例如對美國與中國提出維持現狀說,但是在推動民進黨黨綱的走向上則有必要讓國民獨立的意志越來越強。但是我真的很少看到一個總統把她的維持現狀當做真理來處理:她不但不會透過各種手段(例如她的部長或是她的幹部或是透過民進黨)去強化台灣人民的國家意識,反而是要人民跟她一樣去維持現狀、去維持早晚都會使台灣跟中國切割不了的中華民國。本來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比例以及贊成台灣獨立的比例都已經非常高,但因為人們對小英的失望而使得太陽花學運所產生的台灣國家認同比例一直下降,這真的是誤國誤民。我真的想笑說:小英總統還是台大法律系時代的小女孩,根本不懂政治,也沒有政治腦筋與政治手腕。

2、新潮流的質變

然而讓我更擔心的是,小英這樣的政策跟新潮流脫離不了關係。事實上,新潮流從很早就已經走上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方向了。在李登輝執政的時期,就有人向新潮流建議要跟李登輝合作,但是當時的新系領導人就斷然說:好處都被老李拿走,我幹嘛淌這個渾水,重點是我要如何取得政權。事實上,新系大量將外省第二代帶至派系中成為流員,就可以看得出來是在為取得政權而做舖路的作法。表面上好像這些外省第二代是主張台獨,但其實有些人士的入流很有可能是滲透。我記得我在2017年7月22日的民報專欄「從蘇進強請辭海基會顧問談公務員的黨國體制」一文中寫道:我以前在綠色和平台灣文化廣播電台主持節目時,曾在節目說過「外省人像鄧麗君,她們靠著黨國的媒體就可以捧紅;而我們台灣人的歌星像龍千玉等,就要在夜市走唱才能慢慢出名」;各位可能沒有想到,在隔幾天的星期日,我在台北車站前的新光三越等人,沒多久在我面前就出現了一位外省籍新潮流要角;跟著沒多久就出現龍千玉在我的前面,並送我一件印有中華民國字樣的襯衫。其實我當時沒有講明,這個新潮流要角其實姓段,而當時龍千玉拿給我的運動襯衫上面寫著的是「中華民國愛心慈善協會」(Benevolence Charity Association R.O.C.)。當時我只想到,這位段姓要角跟國民黨的情治單位一定有勾結。而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整個安排似乎是要告訴我「我們要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有一次我在談話性節目差點發飆,因為同台的外省籍新潮流成員田欣突然攻擊台獨理論,他被反駁以後開始展開烏賊戰術,不讓我有講話空間;後來他應邀來開南大學參加校慶活動,我連甩都不甩他,當作沒看到。
最近維基解密顯示:新潮流系在陳水扁政府時代瞞著陳水扁,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私下交流。這雖然不是什麼大新聞,卻也看得出:新系以取得政權為走向的方針改變了他們本來的理念,而使得美國懷疑、甚至開始監視新系與中國的來往,這毋寧顯示出新潮流已經質變。新潮流雖然採取菁英政策,但是實際上它似乎也沒有辦法防止統派與共產黨的滲透,從它目前的種種作為來看,他跟台派人士已經清楚的劃清了界限。不管是要維持現狀或是要與中國互通,新潮流是不太可能讓台灣走上獨立的;除非民意已無法讓它控制,它才會為了派系的利益而跟在後面搖旗吶喊。

五、走掉一個拉屎(台語:shiamlyor)的,來了一個拉糞(台語:shiamsai)的

其實,綠色陣營的朋友必須清楚知道,民進黨與新潮流已經漸漸完全相同。再過幾年,很可能新潮流就是民進黨,民進黨就是新潮流;其他派系對於新系來說,將會成為很重要的花瓶。傳統上主張建立台灣主體的人們已被新系邊緣化,我們很難想像:在最危險的時刻喊出台灣獨立主張的派系,竟然很巧妙地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讓台灣政治的主流意識--台灣出頭天的意識--變成是阻礙民進黨執政的絆腳石。從他們到目前為止的許多現象來看,他們配合統派媒體與人士,漸漸地把台灣主體意識的主張者塑造成政治上的少數主張。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可以把這樣的新系稱為「台奸」並不為過。但更可怕的是:如果新潮流成了執政黨,那麼整個民主制度極有可能會被破壞,從前國民黨迫害異己的行為必然會出現,那麼我們是不是又要建立新的黨外運動來推翻新潮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