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通報系統不足
身心障礙保護待突破

2009/08/06
苦勞網特約記者

日前台中市傳出一位身心障礙男子遭家屬關在陽台,鄰居半年內向警方通報六次,卻未受適當處理。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與立委陳節如辦公室共同召開記者會,除痛批台中市政府怠忽職守外,更要求政府應檢討身心障礙者保護通報機制,並設置更多身心障礙者福利機構,以解決床位不足的問題。

根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6條的規定,警方獲知身心障礙者遭虐待時,應於24小時內向縣市主管機關通報。然而,以台中市的個案來說,警方前往探視遭拒後,並未進一步向社會局通報。智障者家長總會副主任劉佳琪認為,此一狀況顯示政府並未落實通報機制,各部門間通報系統的整合亦有待加強。

據了解,該名身心障礙男子因為大小便無法自理,遭家屬關於陽台。8月2日,社工員陪同該男子至醫院驗傷,但因身上沒有明顯傷痕,因此並未判定遭虐,無法強制安置。劉佳琪表示,身心虐待包括身體虐待、精神虐待及性虐待,關陽台、睡地板等狀況,不會留下身體傷痕,但仍屬虐待範圍。

根據智障者家長總會提供資料顯示,目前公私立身心障礙福利機構數為264家,總收容量為21958床,實際收容量為17457床。住宿養護部分床位數為14684床,而實際收容量為11832床。而機構數量較多的台北市、台北縣、桃園縣、台南縣總床位數就佔了全國的一半。床位不足與分配不均的問題,進一步造成許多縣市個案保護通報的認定門檻提高,若是沒有立即性的危險或是明顯的傷口,往往無法順利成案。

立委陳節如表示,此次台中市發生的個案,突顯政府保護通報系統和身障福利機構替代性照顧服務數量不足的問題。她強調,將要求內政部儘速邀集各縣市政府,共同檢討身心障礙者保護通報流程的制定。並以十年期間,制訂身心障礙福利機構的年度成長計畫。

建議標籤: 

回應

身心就業:恨被拒絕身心聽語障…失業及未工作(沒好人)真的自殺!
就業工作人員(不用排隊等久:第二代秘密約保留就業資料文件換紅包】!!!賄賂!!!

以前第一代:醫院工作人員【不用排隊等久:第一代秘密看病歷資料被賄賂】
變第二代:就業工作人員【不用排隊等久:第二代秘密約保留就業資料文件換紅包】!!!賄賂!!!

台中就業服務站身心 就業三樓台中市市府路6號〝已經拒絕身心聽語障〞。
台中縣大里市就業服務台:台中縣大里市兒童青少年福利服務中心.台中縣大里市新光路32號1樓〝已經不負責身心聽語障〞。
台中縣伊甸社會福利基金:台中縣大里市爽文路870號 〝已恨身心聽語障〞。

台中市台中勞工就業:已經【失業補助限每次六個月】,勞工規定【失業補助限每次九個月:45上歲】,不得未41多歲,我是(身心聽語障)41多歲。
就業:被挋絕我工作資料,找不到工作十二多個月久等等等!

賄賂透明;前第一代賄賂紅包:大醫院不用排隊久等,變第二代賄賂紅包:就業不用排隊久等…神密:通知、簡訊或電子信箱等(身本人號證及姓名)外約見就業資料文件。

漏錢透明;市縣長、市鄉鎮長、里村長、其他:缺席及無人、出國旅遊及神密逃錢、吃肥及貪汚、不理擔保...免發抗議及國家死賠。

青少童兒生活補助每月2200元真的不够錢!!!
國小學校缺體育:跆拳道,另外我自學費每次三個月4000多元。
醫院童兒科:藥費有還15天每次自費300多元…光錢完。

無工作及無錢{沒好人、沒精神}→→→自殺火藥炸炮氣爆亂〝屋房內大樓〞←←←倒***節

台中縣太平市永成里

身心障礙保護是騙人的,聽聽就好不要太相信
這是我這5年來從社會局學到的經驗
身心障礙保護的是身心障礙者的家屬,不是身心障礙者

底下是實際發生的事情,絕無虛假

目前社會局雖然換了一位社工處理了這個問題,社工說最後如果沒法處理就上法院,可是不管上法院結果如何,社工卻忽略了精神障礙者的心理和需求,甚至造成精神障礙者的傷害,社工本身沒錯,但是卻很矛盾,明明是身心障礙保護卻變成對身心障礙者的傷害

1. 不管上法院結果如何,只要法官判定必須安置在機構時,精神障礙者就必須在機構待一輩子,無緣再與自己從剛出生親手養大的貓在一起生活到老,完成陪她一起聽經學佛的願望,過自己想過的生活,雖然有飯吃,但活的沒尊嚴,也失去了生活的目的和意義,這讓我想起之前在關西培林醫院上吊自殺死亡的一名精神病患,因為被家人長期關在慢性病房,導致輕生的念頭(因為他死前幾小時有跟我朋友聊過,他想死的原因,當天晚上就自殺了),很多精神科病人都不希望被關在醫院裡,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自由,誰會希望被關起來呢!

2. 聽完社會局社工和我朋友的對話,心裡很感慨
2-1.社工在乎的是內政部這次的發文,依法處理只是為了給內政部一個交代,卻忽略了身心障礙保護的意義
2-2.從社工的口氣似乎抱怨我投訴內政部多次的事,認為我投訴內政部帶給他們麻煩.(我當初一開始是投訴社會局,但每次都反被她父母威脅,說如果再投訴社會局要鬧到我沒工作,所以才改投內政部)
2-3.社工說父母和子女互負扶養義務,但是只要不是待在父母要求的地方,精神障礙者同樣不可要求父母負撫養義務,所以只要不願意被關,父母就可以不用扶養(有理由的棄養是完全合法的)
2-4.所以只要不願意被關又希望得到照顧和扶養就必須照父母的設計跟別人辦結婚(強迫結婚是違法的,但設計結婚為自己卸責然後說是自願的是合法的)
2-5.把身心障礙者關在家裡是違法的,關在機構或康家或醫院是合法的,既可以威脅又可以達到棄養的目的,即使病人因此自殺死了家屬也不違法
2-6.傷害身心障礙者的寵物只要說謊,口口聲聲說是為身心障礙者好即可,不算對身心障礙者心理傷害,住在康家可以找理由鬧,叫精神障礙者自己去工作支付康家的費用,做不到就不給飯吃也不違法
2-7.有殘障手冊可領殘障津貼是政府的德政,但可否請領是以家庭為考量,並沒有真正利益到身心障礙者,完全要看身心障礙者的家屬有沒有良心,因為我媽以前也是領極重度殘障手冊,所以我很清楚,我所得到的利益遠大於我媽得到的利益,如果我做事沒有良心,我媽就會過的很可憐!
(我個人有個想法,如果遇到這樣的家屬,將來是否可改由政府扶養,而由政府依據該家屬的總財產多寡每月強制徵收代扶養費不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如果家屬真的沒錢沒財產,也自然符合現在的請領殘障津貼,家屬也不會有影響,身心障礙者也不會有沒錢吃飯的問題)
2-8.社工說找個工作就行,說的很簡單,如果那麼容易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了,很多精神障礙者因為藥物的副作用加上疾病本身造成的問題而導致無法工作,如果是輕度的依照我多年的觀察要工作沒問題,如果是中度或以上會有一定的困難,我也看過其他的調查報告,精神障礙的就業率是很低的(僅8.29%),是所有身心障礙裡面第2低的,在康復之家很多精神障礙者待了好幾年一樣仍然沒辦法工作,這也是事實啊!
2-9.社工很不耐煩的對我朋友說,這是最後一次幫她跟他父母要吃的,接著就很不悅的說要不然就上法院,該關的就關,該罰的就罰,意思是告訴我朋友,如果要自由就不要跟他父母要吃的,否則就關起來
(因為我朋友的電話好幾個月前已經被他母親設來電拒接了,所以需要社工代為要吃的,社工沒有能力處理問題反而跟他父母一樣反過來威脅精神障礙者不可以要吃的,否則就關起來,這是哪門子的身心障礙保護?)
2-10.社工對我朋友說,以後如果再有一餐沒一餐的就要把她抓去關起來(我朋友沒東西吃,社工無能要求該負扶養責任的人負責,卻反過來威脅精神障礙者,幫助壞心的父母得到更多利益,真是可悲!)
2-11.社會局社工寧願相信壞心父母的謊言也不願相信事情真相,幫助壞心的父母一起用關機構或醫院來威脅精神障礙者達到卸責棄養的目的,讓精神障礙者的病愈來愈嚴重還自以為是身心障礙保護,可悲!

也應驗了他父母以前說過的,要他們養就關一輩子,還很得意的說妳去告啊,妳告不贏的! 我們就是有權力關妳一輩子
現在她父母已經改變說詞了,任何事都說是為她好,而且還不斷說他們很忙,即使是假的也拿他們沒辦法,連社工都相信更何況是法官呢!

社會局社工說領米只能夠半年領一次(半年領10斤米),以後就飯拌醬油吃這樣10斤米吃半年,沒東西吃就只好減藥或停藥(因為吃藥會不斷肚子餓,沒辦法忍耐飢餓),至於生病或受傷就只好忍耐了,如果病死了餓死了那是她自己倒楣,我現在已經搬到外面去住了,自己花錢租房子,自己家讓給別人住,她父母還要得吋進尺達到近似強迫結婚的目的,看到衛生局和社會局這種是非不分的樣子,如果以後沒東西吃發病我也不會再通知他們,更不會通知她父母了,沒人知道我住哪裡,就算社會局要找我都不可能,我也不想再理這種昏庸的社工了!

她父母還是繼續用她的殘障手冊申報扶養賺稅金,用心機把責任推的乾乾淨淨,4棟房子養蚊子,得意的過他們後半輩子,反正他們也認為這是他們應得的而且是法律規定的,除非她父母死了或是接受他父母設計跟別人辦結婚,否則她這輩子都拿不到殘障津貼了

3.身心障礙保護保障下列幾點
3-1 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沒人權沒飯吃,想吃飯就關到死,否則就自己想辦法
3-2 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生病沒錢看醫生,想看醫生就關到死,否則就等死
3-3 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沒自由,想自由就要靠自己,否則就等死
3-4 保障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家屬獲得稅金減免的利益,家屬不須負擔扶養照顧的責任,精神障礙者如果有意見就關到死
3-5 只要口口聲聲說是為精神障礙者好,精神障礙者家屬可以強迫或威脅結婚或設計結婚或傷害寵物,關醫院或療養院或用其他心機當手段威脅達到利益自己的目的,有理由的身心虐待是合法的

底下幾個疑問:
醫療復建的目的不是為了讓精神障礙者可以像一般人一樣的生活嗎? 如果能夠正常穩定吃藥不發病的病人難道不能有自己想過的生活嗎? 如果不行,那精神障礙者的人權又在哪裡?
為何只因為親人不願負擔扶養照顧的責任,倒楣的卻是精神障礙者,獲利的是精神障礙者的親人,讓可以生活自理且正常穩定服藥的精神障礙者必須被關在機構一輩子? 是基於保護病人,關機構是一種照顧也是一種懲罰,而不負責任的親人反而沒事,逍遙自在得意洋洋?

謝謝你們的幫忙,這件事也已經好幾年了,事情的結果我大概也很清楚了,而且如果親情需要上法院用法律解決的話是很悲哀的一件事,即使有得吃也失去意義了,而且她說如果要關到機構或其他地方,她寧願去死!
身心障礙保護果然是假的,以後我不會再相信社會局和所謂的身心障礙保護了,現行的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和精神衛生法根本保護不了精神障礙者,希望以後能保護到其他病情穩定的病患,讓他們能免於這種恐懼和傷害

新竹市社會局聽信謊言,協助父母卸責棄養精神障礙者

底下是真實(真人真事)的事情,經由內政部和新竹市社會局跨團隊會議結果
殘障等級:中度 精神分裂(領有重大傷病卡)

身心障礙保護保障下列幾點
1 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沒人權沒飯吃,想吃飯就關醫院或療養院到死,否則就自己想辦法或是等餓死
(因為父母經濟富裕,導致精神障礙者無法領殘障津貼)
2 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生病沒錢看醫生,想看醫生就醫院或療養院關到死,否則就等死
3 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沒自由,想自由就要靠自己,否則就等餓死或病死
4 保障無謀生能力的精神障礙者家屬獲得稅金減免的利益,家屬不須負擔扶養照顧的責任,精神障礙者如果有意見就醫院或療養院關到死
5 只要口口聲聲說是為精神障礙者好,精神障礙者家屬可以強迫或威脅結婚或設計結婚或傷害寵物,關醫院或療養院或用其他心機當手段威脅達到利益自己的目的,有理由的身心虐待是合法的

因為社會局社工說,滿20歲父母沒有扶養責任 (這是社會局問過律師的結果)

聽完社會局社工和我朋友的對話,心裡很感慨
1.社工在乎的是內政部這次的發文,依法處理只是為了給內政部一個交代,卻忽略了身心障礙保護的意義
2.從社工的口氣似乎抱怨我投訴內政部多次的事,認為我投訴內政部帶給他們麻煩.(我當初一開始是投訴社會局,但每次都反被她父母威脅,說如果再投訴社會局要鬧到我沒工作,所以才改投內政部)
3.社工說父母和子女互負扶養義務,但是只要不是待在父母要求的地方,精神障礙者同樣不可要求父母負撫養義務,所以只要不願意被關,父母就可以不用扶養(有理由的棄養是完全合法的)
4.所以只要不願意被關又希望得到照顧和扶養就必須照父母的設計跟別人辦結婚(強迫結婚是違法的,但設計結婚為自己卸責然後說是自願的是合法的)
5.把身心障礙者關在家裡是違法的,關在機構或康家或醫院是合法的,既可以威脅又可以達到棄養的目的,即使病人因此自殺死了家屬也不違法
6.傷害身心障礙者的寵物只要說謊,口口聲聲說是為身心障礙者好即可,不算對身心障礙者心理傷害,住在康家可以找理由鬧,叫精神障礙者自己去工作支付康家的費用,做不到就不給飯吃也不違法
7.有殘障手冊可領殘障津貼是政府的德政,但可否請領是以家庭為考量,並沒有真正利益到身心障礙者,完全要看身心障礙者的家屬有沒有良心,因為我媽以前也是領極重度殘障手冊,所以我很清楚,我所得到的利益遠大於我媽得到的利益,如果我做事沒有良心,我媽就會過的很可憐!
8.社工說找個工作就行,說的很簡單,如果那麼容易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了,很多精神障礙者因為藥物的副作用加上疾病本身造成的問題而導致無法工作!
9.社工很不耐煩的對我朋友說,這是最後一次幫她跟他父母要吃的,接著就很不悅的說要不然就上法院,該關的就關,該罰的就罰,意思是告訴我朋友,如果要自由就不要跟他父母要吃的,否則就關起來
(因為我朋友的電話好幾個月前已經被他母親設來電拒接了,所以需要社工代為要吃的,社工沒有能力處理問題反而跟他父母一樣反過來威脅精神障礙者不可以要吃的,否則就關起來,這是哪門子的身心障礙保護?)
10.社工對我朋友說,以後如果再有一餐沒一餐的就要把她抓去關起來(我朋友沒東西吃,社工無能要求該負扶養責任的人負責,卻反過來威脅精神障礙者,幫助壞心的父母得到更多利益,真是可悲!)
11.社會局社工寧願相信壞心父母的謊言也不願相信事情真相,幫助壞心的父母一起用關機構或醫院來威脅精神障礙者達到卸責棄養的目的,讓精神障礙者的病愈來愈嚴重還自以為是身心障礙保護,可悲!

也應驗了他父母以前說過的,要他們養就關一輩子,還很得意的說妳去告啊,妳告不贏的! 我們就是有權力關妳一輩子
現在她父母已經改變說詞了,任何事都說是為她好,而且還不斷說他們很忙,即使是假的也拿他們沒辦法,連社工都相信更何況是法官呢!

社會局社工說領米只能夠半年領一次(半年領10斤米),以後就飯拌醬油吃這樣10斤米吃半年,沒東西吃就只好減藥或停藥(因為吃藥會不斷肚子餓,沒辦法忍耐飢餓),至於生病或受傷就只好忍耐了,如果病死了餓死了那是她自己倒楣

她父母還是繼續用她的殘障手冊申報扶養賺稅金,用心機把責任推的乾乾淨淨,得意的過他們後半輩子,除非她父母死了或是接受他父母設計跟別人辦結婚,否則她這輩子都拿不到殘障津貼了

7/8凌晨3點,該名精神障礙者因為頭痛嘔吐,自行打電話叫救護車到醫院急診,因為沒錢付醫藥費,被警察和醫院的人互踢皮球,醫生說他們也沒辦法,他父母完全置之不理,到了醫院沒錢無法就醫,要回家也找不到人可幫忙,因為心情沮喪還打生命線跟生命線聊了很久,他父母現在還很得意,完全不用負責還可以利用殘障證明賺稅金減免而且是合法的,新竹市社會局寧願相信這10年來不斷找藉口和用手段卸責的父母,也不願相信一個照顧他快10年的人所說的話,新竹市社會局完全沒有資格稱身心障礙保護

底下是真實(真人真事)的事情,經由內政部和新竹市社會局跨團隊會議結果
殘障等級:中度 精神分裂(領有重大傷病卡)

詳細內容在底下的網址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article?qid=1712071103933

從投訴社會局這5年來,讓我感受到,社會局只不過是協助卸責棄養,虐待精神障礙者的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