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條例 學猴子搞歧視?

2007/01/08
英國歧視法協會成員

廣東省政府統計,一九八六到九○年初,港澳台黑道在該省就發展了五十多個幫派。九○年起台灣人在大陸的組織性犯罪一枝獨秀,從福建與廣東延伸到南京、上海。地下賭場、錢莊、人口販賣、販毒、洗錢與槍械走私,動輒是台灣人天下。台灣還是中國大陸偽幣的最大供給站。台灣人在中國犯罪如此猖狂,中國海關是否該對所有入境台人要求捺指紋、做生物特徵辨識記錄?

相反地,二○○七年一月一日起新措施,台灣人入境大陸免填入境登記卡。

台灣移民署新措施,以試辦為名,只針對大陸客,入境時記錄生物辨識特徵,當然是族群歧視。手段非屬必要,且超越行政法合理性原則。

英國也有類似爭議。二○○一年時,為了阻擋吉普賽裔居民到英國尋求庇護,英國海關在捷克機場設置證件查驗站,頓時阻止了大量吉普賽人登機旅英。六個吉普賽裔捷克公民,為此向英國法院請求司法審查,最後政府敗訴。理由:這是以種族為基礎的非法歧視。根據上訴者,每七十八吉普賽人中,就有六十八個被英國海關打回票,六千一百七十非吉普賽人,則只有十四個被海關拒絕。

此案重要,是因為入境措施,總以國籍與種族為決定依據;國境法律,歧視為本質,是人類向猴子學習的疆域規定,佔地為王。當本質便具歧視性的境管措施,碰上倡導族群平等的(反)歧視法時,誰該聽誰的?移民官員對特定國籍或族群所懷的成見,是否構成體制性歧視?

權責機關對特定國籍的申請會特別在意審查,是執行的常態。例如,台灣留英學生常欠一屁股信用卡債,不還就跑回家,導致銀行對台灣護照擁有者申請信用卡,調高門檻。這是否是歧視台灣人?

歐盟法庭對此類爭議有先例:種族與國籍不能成為評斷的標準。例:不能看到台灣護照,就認定是想欠債的或想超時打工。各類申請合格否,照原規定的各指標來評量,如存款、機票。執法官員在個案上,碰到特定國籍就特別警覺與加意審查,有否構成歧視,法庭難論。但無庸置疑,行政體系有責不斷提醒執行者,審查最後仍該以原規定指標為依歸;各項條件都相同下,如有特定國籍或族裔的被拒絕比例高於其他群體,就是體制性歧視。

英國法院並不否定海關對特定國籍設限的措施,例如台灣人觀光,護照要簽證,韓國日本不用。但措施是否合法,必須受司法審查且符合必要與合理的原則。

台灣的例子,除了臉部辨識特徵的新措施,台灣境管早就對大陸來台居留者全面按指紋、入境面談。種種措施,逾越合理性原則,而且歧視。行政機關總以兩岸關係條例作為法源來合法化歧視,而大法官會議失職,不從這些行政措施所涉及的具體社會內容,例如工作權與遷徙權,去檢視是否合理,只是依從法的形式,掩護行政單位的霸道。兩岸關係條例,已經成為另一個憲法外的違章建築,如同以前的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蔣中正想連任總統,憲法說不行,他就藉動員戡亂找到法律依據。現在行政單位同樣拿兩岸條例搞違憲與獨權,在這部法律下,所有違反行政法原理的事情,行政權獨大,幹了都沒事。

【2007/01/09 聯合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施威全說:『台灣留英學生常欠一屁股信用卡債,不還就跑回家』,我同意。

但是中國留學生之願意還卡債,不是因為中國留學生比較守法,
而是中國留學生想畢業後繼續留在外國,不願回中國,
只好乖乖繳卡債。

我20多年前留美時,欠卡債的留學生,
世界各國都有,日本留學生算是最守法的。

施先生對台灣人好像很有成見!
少數台灣留學生犯的錯,就要拿來大書特書,
好像所有台灣留英學生都在欠卡債。

施威全對228的論述,給人感覺是
『228是臺灣人自找的』、『臺灣人死有遺辜』。

我想請教施威全:
可不可以說『南京大屠殺是中國人自找的』,因為
當時中國自己內戰,給日本可乘之機。
『中國人死有遺辜』,因為中國在元代也曾兩次出
兵渡海攻打日本。

很明顯,這些是歪理。

就算228有少數『台共』介入,並不能扭曲『228是
官逼民返』的主因。

就算早期閩粵移民入台者,娶平埔族女性,將平埔
族漢化,不代表國民黨軍隊可以『替平埔族行
道』,殺害台灣人。

註:平埔族只是漢化了,並沒有被屠殺或消滅 (歷
史無大規模屠殺紀錄),最近DNA檢驗證實,大多數
閩粵移民後代都有平埔族的基因。

施先生和我都是鹿港人,施先生對臺灣人的批評,不
敢茍同,深恐造成外界對鹿港人有誤解,我只好自願
背起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