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破月來花弄影

2009/08/18

【本報訊】

 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NBER)商業週期測定委員會成員佛蘭克爾(Jeffrey Frankel)於本月8日指出,就業減幅縮小,加上失業率下滑,顯示美國景氣衰退可能已在7月告終。消息傳出引起各界振奮,畢竟以美國每年民間消費金額達10兆美元,美國走出衰退,不啻代表將帶動全球經濟邁向復甦的坦途。然而,3天之後,該委員會主管霍爾(Robert Hall)卻說,要確定美國經濟衰退是否已經結束,可能需要一年以上時間,因美國這波景氣衰退始於2007年12月,是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衰退,「對於異常深化的衰退,較長的等待期是合理的」,近來的回穩跡象有可能僅是曇花一現。

 即使美國經濟衰退已經告終,並不必然表示美國經濟就開始復甦,這是兩個看似相同,但實際內涵可能大相逕庭的概念。前者表示經濟景氣不再繼續往下探底,但不能據此論斷景氣已經往上回升;所謂L型「復甦」就是這個情況,這種復甦當然不是真正的復甦。所謂的復甦,按照NBER的定義是多數的經濟活動都已呈向上成長的跡象,而傳統一般均認為,必須持續兩季出現正成長,才算是經濟開始復甦。

 依此標準,嚴格說中國經濟也還不算是已經復甦。因為中國在去年第四季經濟成長年增率為6.8%,今年第一季降至6.1%,直到第二季才回升至7.1%(以上數據係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網頁,但有外電稱中國第二季經濟成長率達7.9%)。然而,這樣的經濟成長表現已經令歐美日等G-7國家羨慕不已了。以美國而言,今年第二季的經濟成長季增率為負1.0%;有趣的是,德國與法國今年第二季的經濟成長季增率終於達到0.3%,竟有媒體因而宣稱「歐洲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已經接近尾聲」。事實上,整個歐元區今年第二季的經濟成長季增率仍為負0.1%,各主要國家中,義大利仍衰退0.5%,奧地利和比利時也下跌0.4%,荷蘭更衰退0.9%(請注意:上述數字都是季增率而非年增率)。因此要說全球經濟開始復甦,實在言之過早。

 英國「經濟學人」最近有兩篇專文,報導亞洲新興國家經濟概況。論及中國、印尼、韓國、新加坡等已經公布經濟成長率的四個國家,其經濟成長季增率的年化成長率平均數超過10%;其中韓國達10%,中國達15%,新加坡更高達21%,唯獨印尼稍遜,但也達到5%。經濟學人因此樂觀地預期,今年亞洲新興國家(除前述四國,另加台灣、泰國、馬來西亞、香港等)景氣將呈V型反彈,領先全球的復甦。

 其實,亞洲新興國家經濟與其說是呈V型反彈,不如說是在金融海嘯中受創顯著低於歐美國家。少了金融緊縮的壓力,對民間企業資金的供應,就不致像歐美各國去年第四季那麼吃緊,而且亞洲國家金融機構受創、倒閉的情況也大為輕緩。以美國而言,除了知名的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倒閉、美林公司被併入BOA、高盛等其他知名投資銀行改制為商業銀行控股公司之外,今年以來,商業銀行已經有74家倒閉,逾放比率超過5以上的還有150家左右。若說資金是企業的血液,則美國企業的血液循環仍處危險當中;歐洲各國情況也好不了多少,甚至英國政府仍在研擬擴大對金融體系的援助。

 亞洲國家的基本問題,肇因於歐美國家經濟衰退而出口遽降。但從去年第四季以來,亞洲各國就以寬鬆的貨幣政策,加上強勁的政府購買、政府補貼等擴大內需政策來填補外需的滑落,其中尤以中國政府推出兩年4兆人民幣約佔其GDP13%的擴大內需方案,最具規模。中國的擴大內需,不但刺激其國內消費與投資,也澤被鄰國,其中尤以台灣面板等產業受惠最明顯;其他國家容或沒有得到「弱水三千」的滋潤,至少也分得「一瓢飲」。因此亞洲新興國家自今年以來,經濟表現普遍優於歐美各國。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中國有能力以超過GDP10%以上的大手筆擴大內需,其他國家要擴大內需都會面臨財政困難的問題;此外,幾乎所有亞洲新興國家都是以擴大內需、壓低幣值、調降利率等政策工具來支撐經濟,這些政策背後都隱含著通貨膨脹和資產泡沫化的危險。一旦全球景氣確實復甦,亞洲新興國家極可能立即面臨通貨膨脹和資產泡沫化的威脅,這是政府相關部門應該預作規劃、妥善因應的議題。

 要言之,從今年下半年以來,歐美各國以及亞洲新興國家的經濟,雖然偶有一些看似景氣好轉的指標出現,但這宛如宋朝詞人張先在「天仙子」詞中描述的「雲破月來花弄影」。千萬不要因為「花弄影」就以為美景當前、經濟已經復甦;實際狀況可能如同其下一句所述:「重重簾幕密遮燈」。客觀而言,目前只是「風不定,人初靜」罷了,真正經濟復甦可能還沒來到,無論政府或民間部門都切切不可掉以輕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