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楊儒門講故事──出獄後與楊儒門接觸的故事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7/06/24
資料來源: 

林嘉政

1. 總統宣布特赦的第二天下午兩點左右(6月20日星期三),楊儒門在花蓮外役監與受刑人排隊準備到他「農一組」的農場出工。許多記者在大門口拍攝出工的畫面,由於當時每個人都戴著斗笠,「認不出斗笠下的那張臉」。後來,楊儒門到了溫室照顧他「153顆的阿密瓜」,副典獄長及教化科長在溫室門口告訴楊儒門特赦的消息,或許因為楊儒門當時穿著及膝的塑膠雨鞋、藍色受刑人的長褲、白色汗衫、雙臂套了花布的袖套,與楊儒門距離五步左右的記者們卻沒有認出楊儒門。

2. 楊儒門在前往二林「仁和宮」上香的過程中,由堂叔楊慶昌戴著林嘉政一齊開車前往。楊儒門調皮又開心地笑著告訴林嘉政另一個故事:出獄當晚,楊儒門為了不要打擾阿公,先行前往同樣住在彰化溪洲的自由作家吳音寧家中討論出版書籍的事宜。22日(星期五)上午十一點,楊儒門為了不要讓記者等待、也為了不要阿公憂心,決定回到阿公家到祠堂與仁和宮上香。十點五十分左右,楊儒門從田間走到阿公家。由於原本的登山鞋後跟破裂,他臨時找了一雙綠色塑膠鞋穿著,由於天氣太熱,楊儒門將襯衫脫下只剩下圓領汗衫。他說:「許多車子從我的身邊開過,沒有一個人認出我。」楊儒門感慨地說:「以前,我們在鄉下看到別人在田間徒步,大多會停下車來詢問是否要搭便車。那天每一部到阿公家的車子都從我身邊開過,卻沒有人停下車來。」後來,即便楊儒門到了阿公家門口十公尺處,許多站在阿公家門口的人望著楊儒門,卻沒有人與他打招呼。後來,有人上前打招呼問:「你是楊儒門嗎?」楊儒門回答:「借過」。大家在媒體上看到楊儒門穿脫鞋、圓領汗衫的來由,是這麼來的。楊儒門認為:「穿什麼都是表象!」

林嘉政在聽完這些故事後心裡有所感觸地表示:「儒門這一家農家人家,大概從來沒有被政客們這麼重視過。社會對於農民、對於為社會做事的人,經常使用刻板印象去看待與評估。難怪我們農民很難有被尊重的時候。」

「聲援楊儒門聯盟」成員自由作家吳音寧──

20日當晚楊儒門到我家討論七月中旬即將出版的書籍,他心裡一直掛念著他在外役監種植的哈密瓜還沒有收成:「我的153顆哈密瓜怎麼辦?那些阿密瓜是我的兒子!」。

「聲援楊儒門聯盟」聯絡人文化大學助理教授楊祖珺──

1. 楊儒門身為農村子弟的「古意」個性,還可以從下面的故事看出:

22日楊儒門到台北縣找朋友。循著地址卻找不到地方,向一位正在洗車的路人問路。那人看到他,驚奇地問:「你來這兒找朋友,你是楊儒門嗎?」楊儒門沒有正面回答,卻繼續問:「請問150巷在哪兒?」我問楊儒門為什麼會這樣回應?楊儒門說:「我總覺得他是從外面的消息知道有一個人叫楊儒門,但我們以前並不認識,我要怎麼把他當朋友一樣回應,我也不知道。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2. 楊儒門還在看守所等待地院判決時,楊祖珺為了聲援情事到看守所中與他商量。隔著鐵窗15分鐘的交談時間一過,通話的電訊立即被切除。楊祖珺只看到楊儒門立即跳往令一位受刑人的身邊,只見楊儒門替那位老態龍鍾的受刑人提著家屬送進去的兩公斤食物,同時攙扶著那位老人走回押解房。

「聲援楊儒門聯盟」成員世新大學社發所學生郭耀中──

1. 楊儒門告訴我,他有四位交情很好的朋友,在他入獄前,三位都結婚了。這次出獄後楊儒門遇到另一位好朋友,沒想到好朋友才告訴他自己已經結婚一年多,還有個九個月大的孩子。楊儒門聽到後,氣得拍打那位好友的頭:「「以我們的交情,你怎麼都不告訴我!」楊儒門告訴郭耀中:「我如果選擇過平安的日子,現在也已經是一、兩個孩子的爸爸了。」

2. 楊儒門也告訴郭耀中,他在2000年年底退伍時,本來想結婚,後來因為決定要提醒政府注意農民及小孩的困苦,「知道自己一定會被關」,決定不結婚了。「她到了現在還在生氣吧!」楊儒門很不好意思地告訴郭耀中。

3. 楊儒門對於「覺得很假」的場合,都選擇不參加。他告訴郭耀中,以後如果結婚,他有兩個地方不會去──不會去拍攝婚紗照,不參加辦桌請客。楊儒門說:「這些都是應酬,感覺上很假。」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