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報週評:下波金融危機蠢蠢欲動

2009/09/15

節譯■葉興台

從英國女皇到底特律遭裁員的汽車工人都想知道:為何很多專家沒有看出這波金融危機來臨?這是一個尷尬的問題。若決策人士在第一時間不清楚會發生這種危機,又怎能確定金融災難不會重演?

答案可能令投資人失望。事實上,全球投資人仍面臨一個風險:這波金融危機只是暫時冬眠,卻慢慢轉變為政府負債危機。

無論如何,大部分的投資人較幾個月前更有信心,主要因為各國政府在金融體系下佈下一張大型安全網,在此同時,他們透過擴大支出(但也導致債台高築)來提振經濟,各國央行也把利率調降至趨近於零。

但是否各國政府無限制地印鈔票就能拯救經濟?各國政府透過擴大支出來提振經濟,目前看起來有效,是因為納稅人的財源充沛,但也不可能予取予求下去,當各國政府,尤其是大型國家陷入麻煩,就沒有防護網。由於各國政府的負債已創下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高水準,透過印鈔票來救經濟的策略不可能支撐下去。

如果這個策略無法支撐下去,政府負債能累積到多久?我們並不清楚。學院派經濟學家已建構有用的工具,預測哪些經濟體最難承受金融危機,但儘管我們能找出經濟的弱點,要抓對爆發的時機根本不可能。

我們的模式顯示,理論上,一個高度槓桿的經濟體在崩盤之前,仍可以存續很多年,甚至數十年,這可歸結於市場的信心和期待,但兩者又取決於變幻莫測的人性。因此,我們只能判別哪些國家有弱點,但要具體指名什麼時候或在哪裡危機會爆發,這是另一個不可能。

心臟病的預測就是很好的類比。一個肥胖且有高血壓和高膽固醇的人,就統計上而言,比沒有這些毛病的人,更可能罹患嚴重心臟病或中風。但高風險的個人很可能在數十年間沒有發病,在此同時,低風險的個人卻很可能罹患心臟病。當然,小心的監測可能獲得預防心臟病的有用資訊,但除非個人獲得治療,或徹底改變生活習慣,才可能避免心臟病。

對金融體系而言也是如此。良好的監測可能獲得有用的資訊,但資訊是否有用,端賴決策人士是否做出回應。遺憾的是,當今各國的政治和監管系統都非常疲弱和短視。

誠如美國馬里蘭大學經濟學教授芮哈特(Carmen Reinhart)和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羅哥夫(Kenneth Rogoff)在新書《這次不一樣:八世紀的金融愚行》(This Time Is Different: 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所言,無論投資人和政治領袖如何自圓其說,沒有一個經濟體能逃過金融危機;目前,最新的「這次不一樣」愚行在於,由於各國政府一肩扛起所有債務,我們無須擔半點心。

很多人經常向我們保證,政府絕對不會賴帳不還。其實,世界各國政府賴帳不還的紀錄令人吃驚,不是一次打銷負債,就是透過通貨膨脹。就連美國也在1970年透過通膨來降低負債,在1930年代更將金價由每英兩34美元貶值至20美元。

目前,好消息是,只要美國政府的信用維持住,這場危機就能受到控制。壞消息是,美國政府的負債率節節升高,可能在幾年內引發第二波金融危機。

最令人擔心的是,美國高度仰賴向外國借貸,尤其是向中國,此一失衡很可能是埋下這波金融危機的原因。亞洲國家也坦承,如果繼續累積紙上債務,他們可能面臨歐洲國家30年前所遭遇的同樣危機,當時美國對歐洲國家的負債持續升高,最後美國透過通貨膨脹,使得歐洲國家面臨龐大損失。

今日的問題不在於,為何沒有人對下波金融危機提出警告,而在於政治領袖是否願意傾聽。20國領袖9月底將在美國匹茲堡集會,他們必須從長計議如何解決政府債台高築問題。否則不久後,從英國女皇到底特律遭裁員的汽車工人都會再問,為何沒有人看出金融危機來臨。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