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農經濟的存與廢- 台灣小農經營的兩面性

2009/09/19

文/偉哥

「小地主大佃農」絕非嶄新的政策概念,早在1970年,以李登輝為首的農業專家們即意識到小農經濟的侷限性,並提出這個概念。40多年後,台灣農業所面臨到的主要問題卻未改變。

台灣小農經濟之所以能夠頑強地持續生存,除導因於戰後土地改革政策對農地移轉設下諸多限制外,更不能忽略一部分農戶家庭對未來土地交易獲利的投機心態。此外,小農的自我剝削性格使其得以在極低的生活水準下苟活,WTO因此未能撼動其於台灣農業經濟的主導地位。

在零碎化的農地分配結構下,小農不得不善用一切資源以增加農業生產力,終究狹小的經營規模限制了其總產出,進而壓低總收益。更重要的是,為提高單位生產力,台灣小農更習於使用超量的農藥與化肥,嚴重衝擊農業生態。我們對小農經濟不能只存有鄉愁式的浪漫情懷。

擴大農場經營面積的思維很容易被狹隘地解釋為幫助土地私有制擴大,但土地最終所有權關係的壟斷性是另一個配套政策的任務。社會各界若一廂情願地將產銷關係的改善視為最終解決之道,不願正視結構轉型的必要,也會間接地鼓勵那群耕種意願低落、卻因土地投機價值而死守農地的農戶,消費著大眾對農業問題的關切。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