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舉報8年 終把陝西原政協副主席龐家鈺拉下馬

2007/07/05

2007年07月05日 09:50 來源:檢察日報

--------------------------------------------------------------------------------

  全國舉報宣傳周剛剛落下帷幕,那些經群眾舉報而被紀檢監察部門、檢察機關查處的違紀違法官員也再次引起人們的關注。這其中,陝西省政協原副主席龐家鈺顯得尤為引人注目。本報(檢察日報)今天獨家披露龐家鈺案舉報人的舉報經歷,其八年舉報過程的曲折艱辛,以及其個人感悟,都給人留下諸多思考。

  「我舉報陝西省政協副主席龐家鈺的舉報信,被有關部門當做舉報樣板了。」魏建軍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將盛滿舉報材料的一個大提包放在了記者面前。

  「你看,這封舉報信被有關部門批示過。」魏建軍停頓了一下,表情變得嚴肅起來,「當時龐家鈺還是寶雞市委書記,舉報信被批示後有關部門查了三個月。安全過關後,2003年1月龐家鈺又官升一級,當上了陝西省政協副主席。」

  今年2月5日,中紀委開除龐家鈺黨籍後,將案件移交最高人民檢察院,高檢院指定甘肅省檢察院具體查辦。「這次中紀委、高檢院徹查龐家鈺,也是由於我的舉報。」魏建軍向記者展示著他的幾封舉報信。

  今年5月底,記者在西安、寶雞採訪期間,多次與魏建軍交談。他告訴記者,自己與龐家鈺較量最早是在1985年。當時龐家鈺任寶雞市晶體管廠副廠長,有人舉報晶體管廠把工業用的黃金倒賣了。魏建軍剛大學畢業分到紀委工作,查起案子來非常仔細和認真,結果把龐家鈺得罪了。後來的較量是魏建軍通過公開招考當上某局副局長後,龐家鈺找了個理由,把他的副局長給免了。使較量進一步升級的是,魏建軍多次參加省內、省外副廳級幹部公推公選,結果都遭到龐家鈺的干預甚至壓制。

  「八年來,我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舉報龐家鈺!」魏建軍昂起頭來,運足了氣力,用葉劍英元帥七律詩《遠望》中的一句詩詞來概括他八年來的艱辛舉報歷程: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龍。

  「朋友的提醒,讓我判斷龐家鈺有問題」

  魏建軍是農民的兒子,初中畢業後回鄉務農4年,1981年以初中學歷參加高考,考入西北政法大學,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魏建軍後來的工作也很順。1995年寶雞市公推公選副處級領導幹部,魏建軍考上了副局長的職位。當了三年副局長的魏建軍,有一天突然被叫到組織部談話:免去副局長職務,改任助理調研員。

  「因為當時我正準備參加陝西、廣西、甘肅等地副廳級幹部的公推公選,所以對免職這事就沒去深究。心想免就免了,我再考,本來這個副局長也不是誰提拔的,全靠黨的好政策和自己的努力。所以,我把精力主要用在學習應考上了。」魏建軍把話鋒一轉,來氣了,「考試沒問題,我不怕考。但人家來寶雞市考察我,市委的意見是我這人『不能用』,當時龐家鈺是市委書記,按照組織原則,提拔副廳級幹部需要徵求一把手的意見。」

  魏建軍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太單純了」。「一位朋友告訴我,當時如果我送給龐家鈺5萬元錢,問題可能就化解了,但我不是那種人。況且,我沒有錯誤,是他報復整人,反過來要我向他屈服,這還有天理嗎!」

  朋友「提醒」魏建軍給龐家鈺送錢,這讓魏建軍有了一個判斷,「龐家鈺有問題」。

  幾名老幹部透露了許多一手材料

  在一次與龐家鈺的激烈爭吵之後,魏建軍向龐家鈺公開攤牌:「你在寶雞做了那麼多壞事,你自己心裡最清楚。如果沒人告,沒人揪,也許你會安然無恙,青雲直上。但如果有人告,有人揪,也許你就會粉身碎骨。我比你年輕15歲,我一輩子不會和你善罷甘休。」

  魏建軍很形象地向記者描述當時的情景:「龐家鈺大怒,拍著桌子說不怕。我也不示弱,走著瞧。我把門一摔,走出了他的辦公室。」

  開始,魏建軍心裡也沒底。因為舉報需要真憑實據,而他一個人知道的東西太少了。魏建軍首先想到的是市裡的一些離退休老幹部。他們見多識廣,信息靈通,與高層聯繫廣泛。通過走訪,有幾名老幹部對龐家鈺不滿,透露了許多一手材料。譬如,龐家鈺的兩個女兒都在美國讀書,他哪來那麼多錢?

  通過一段時間的工作,就有很多人向魏建軍提供情況,這些人大都是市直機關縣處級幹部,也都與龐家鈺有交鋒。譬如寶雞市某局副局長喬某,因為與龐家鈺提拔的人有矛盾,龐要市紀委想法處理他,先把他「雙規」,然後查找問題。

  「龐家鈺要是盯上誰,非拿下來不可。」喬某告訴記者說,「有一次我替局長去人大開會,龐家鈺在主席台上看到了我,就大聲說,怎麼還不處理喬,讓他走。」

  喬某說,龐家鈺打擊正派的人,受其「迫害」的縣處級以上幹部就有30多人,因此是「龐家鈺自己培養了掘墓人」。

  因為龐家鈺在寶雞可以「一手遮天」,所以魏建軍的調查是秘密進行的。「材料整理得差不多了,我想找個地方打印出來,但打字社的人一看是舉報龐家鈺的,沒人敢接這個活。後來一個打字社要價500元,給打印了三頁。」魏建軍感覺那段時間自己就像地下工作者,神神秘秘的,連老婆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鍥而不捨舉報

  2001年8月,魏建軍將舉報信整理後,通過特快專遞寄給國家有關機關和有關領導。在每封信的後面,他都留有自己的身份證複印件、詳細通信地址和聯繫電話,並有本人的親筆簽名。

  「只有這樣,領導才可能相信是真的。匿名舉報效率低。」魏建軍對舉報信也頗有研究,「還有一個技巧,舉報信不要太長,一般兩頁半最好,長了,領導沒時間看。」

  舉報信寄出後,魏建軍感覺心裡不踏實,又專門跑了一趟北京。「見到了在北京工作的一些老同學,他們都不贊成我舉報龐家鈺,勸我說,這樣的舉報信都是用麻袋裝,你白費力氣,這些人有權有勢,報復你易如反掌,因此不如趁精力充沛,掙點錢算了。我告訴這些同學說,舉報也許有結果,也許沒有結果,但不舉報永遠沒有結果。」

  這封舉報信引起了當時有關部門的重視,並作了批示。有關部門派出工作組,前往寶雞查案。當時工作組一位成員告訴記者說,「這次調查,讓龐家鈺僥倖過關。」

  2003年1月,龐家鈺當上了陝西省政協副主席。「龐家鈺履新職前,專門在市委常委會議室召見了我。當時就我們兩人,桌上擺放了許多水果,他說話很客氣,開始承認免我的副局長有點『粗糙』。」魏建軍回憶說,「龐家鈺讓我不要再舉報他了。」

  龐家鈺離開寶雞後,舉報他的隊伍又擴大了:這次舉報,我們選擇了七人署名。「還有人想署名,我說,以後再說吧,就婉拒了。」魏建軍用手指著這七個人的親筆簽名對記者說,「我們七個人,都是在職的縣處級幹部,都很正派。這樣,就使舉報更具有真實性。」

  2005年8月25日,與第一次舉報相同,魏建軍把舉報信快遞到了北京。「我不把舉報信在社會上到處散佈。」

  兩個月後,徹查龐家鈺的序幕於是拉開。

  「等龐家鈺判刑了我就復婚」

  在協助有關部門對龐家鈺調查過程中,魏建軍經常用林則徐的一句詩——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來激勵自己的鬥志。

  「有一次,我正在西安協助調查,家裡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姥姥病故了。我只好給舅舅打電話,說我有一件非常緊急的事情,離不開,等辦完事馬上回去。」說起這事,魏建軍一直感到十分內疚。

  為了不影響家人,魏建軍在決定舉報龐家鈺之初,就與老婆離了婚。「我作好了最壞的打算,把財產給了老婆孩子,離婚是不想連累她們。等龐家鈺判刑了,我們就復婚。」

  讓魏建軍不解的是,對他的舉報,有人還冷嘲熱諷,說什麼,就憑你的舉報,中央就來調查了?哪有那麼容易的事。「他們就是不相信,龐家鈺是我告倒的。還有人認為,我是吹牛皮,說大話。」

  記者在寶雞採訪時,當地一些知名人士都讓記者捎話給魏建軍,要他注意安全。其中一位老幹部說,有人要報復魏建軍,要他不要一個人走路。

  「我倒不關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希望國家能夠出台保護舉報人的具體措施,不讓舉報人流血又流淚,國家要善待舉報人。」魏建軍說。

  (應舉報人要求,文中舉報人均使用化名)

  相關鏈接:龐家鈺其人

  據今年2月5日《陝西日報》報道,中共陝西省委就龐家鈺嚴重違紀違法案件向全省各級黨組織發出通報,要求各級黨組織特別是黨員領導幹部從中汲取教訓,引以為戒,警鐘長鳴。通報說,中央紀委、監察部嚴肅查處了陝西省政協副主席龐家鈺嚴重違紀違法案件,經中央紀委常委會討論並報中共中央批准,決定給予龐家鈺開除黨籍處分。通報指出,經查,1997年至1999年,龐家鈺利用職務之便,收受他人賄賂48萬元;違規批准設立寶雞市財政證券公司,累計造成損失達3.16億元;在負責寶雞市馮家山水庫取水工程建設中,嚴重失職瀆職,引水、輸水管線先後6次發生爆管,造成經濟損失1008余萬元;道德敗壞,與有夫之婦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

  2月2日,陝西省政協九屆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撤銷龐家鈺政協陝西省九屆委員會副主席職務的決定》。此前,陝西省政協第二十二次常委會已經撤銷了龐家鈺政協委員資格。其涉及違法問題已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龐家鈺,男,漢族,1944年4月出生,大學學歷,中共黨員,1969年9月參加工作。1988年10月起,歷任寶雞市政府秘書長、副市長、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2003年1月任陝西省政協副主席。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