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看待扁案判決

2009/09/23

2009-09-23 中國時報

觀念平台-認真看待扁案判決

【魏千峰】

 日前士林地方法院洪英花庭長在報上投書,批評扁案判決違反法官法定原則,是違憲判決。洪庭長的宏文引來國內兩極的評價。筆者以為洪庭長的觀點,學界與法律專業團體不應加以規避。

 所謂法官法定原則是德國法中維護司法獨立的規定。依德國基本法第一○一條第一項規定,每個人皆有不受非法定法官審理的權利。以此法理檢視扁案一審判決,它可受公評,但未必不符合。

 按蔡守訓法官原本即審理扁案共犯第一夫人吳淑珍的貪汙案件,嗣後阿扁涉貪案件分案予周占春法官,但周法官不願審理此案,依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庭分案要點第十條,相牽連案件得由受理法官協商併辦,同要點第四十三條,不能協商時,由各庭組織庭長會議審核議決,蔡守訓法官因此審理前後之併案,此尚不能說違反法官法定原則。批評扁案換法官其實是不精確的說法,它是併辦,並不是換法官。若說有錯,衹能說當時阿扁遭受起訴時,即應併案給蔡法官審理,不宜重新分案。又司法實務過去在相牽連案件併辦亦曾發生,從未見有人批評,為何遇到扁案就採取雙重標準?

 其實,民主國家憲法雖維護司法獨立,但在英美等普通法國家,案件分配係由法院院長決定,或由法官會議集體決定,除要求有效、公正與具現正義外,並沒有案件分配的原則。日本維護司法獨立不遺餘力,但法院案件的分配係每個法院司法會議依據嚴格的計畫分配,而在必要時,仍得改變此計畫。

 鑒於各國法制與政經社會不同,一九八二年國際法曹協會(IBA)為維護司法獨立,提出司法獨立最低基準規範,其中A節第十一條a項規定,法院事務的分配必須依事先計畫平常為之,它在定義明確的情況得以改變。因此,如果吾人參酌日本及國際法曹協會的基準規範,蔡守訓法官併案審理扁案更沒有法理上的問題。洪庭長及部分法界朋友堅持德國的法定法官原則,且狹義詮釋它,不考慮國際上通用的司法獨立基準,筆者認為此種觀點站不住腳。

 英國法學家戴雪(Dicey)建立的法治原則,除司法獨立外,尚有法律平等原則。比較我國司法實務的公務員(如伍澤元、吳朝豐)涉貪重判的案例,阿扁涉貪在情節、金額上更為重大,如何予以輕判?所差者,昔日國家元首遭受判處無期徒刑,令人不忍。但是司法本質在於依據事實適用法律加以公平判決,法官不是要成為英雄,也不應成為反對者仇恨的對象。

 在藍綠對立的台灣,任何一位法官審理扁案都是折磨,但從民主先進國家的經驗觀察,司法獨立本多是脆弱的,常受其他政府機關、政客或媒體侵犯,不是憲法規定即可成就,民眾必須加以支持,它才可能實踐。司法院除在網站上公開扁案一審判決書全文外,對司法獨立的內涵及司法實務就刑事相牽連案件處理情形並未說明,只讓扁案法官面對反對者辱罵,會不會太消極呢?

(作者為律師)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