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地方派系的前世與今生

2009/09/29

國民黨雲林縣長提名人張麗善突然宣布放棄年底選戰,對國民黨雲林縣長選情衝擊之深,恐非立委補選失敗可以比擬。因為雲林最大地方派系開始跟黨中央玩起了對弈競賽。

古今中外只要扯上政治就一定有派系存在,美國、日本的政治派系與家族故事也常為國人所津津樂道。而拿台灣政治生態來說,地方派系的問題其實更為複雜。一般認為國民黨長期執政,就是建構在「中央以資源扶持餵養地方派系,地方派系以掌控縣市政局做為回報」。這其實只說出中央與地方派系的需求面關係,卻沒有解釋地方派系存在甚至欣欣向榮的供給面問題。

事實上,綜觀台灣地方政治派系多盛行於工商發展略為落後,農業社會結構大致完好,人與人之間互動頻繁的區域。這些地區多以地方信用合作社、農會、水利會等等形式佈建出綿密的人際網路,再輔以宗親關係形成了極具韌性的政治世家,地方人際網路結合政治世家,地方政治派系於是形成。

媒體一講到「地方派系」,常常就會與「買票賄選」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紅包」的確曾經是促成投票行為的重要催化劑,但是沒有這些地方大老在紅白帖的場合與地方人士攏絡關係,對於地方糾紛勇於任事排解,光是區區數百元乃至於千元的現金就能左右投票意志的想法,未免也太小看這些鄉親了。至於黑金集團漂白為地方政治派系,其實是台灣民主化過程法治不彰的陰暗面,考驗的是檢警調辦案決心,以及上位者壯士斷腕的胸襟。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