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共和國的悲歌 宏都拉斯政變的美國因素

2009/09/24

2009年6月28日,宏都拉斯軍隊衝入總統府,綁架總統賽拉亞,把他驅逐至鄰國哥斯達黎加。圖為2009年9月21日,悄悄返國的賽拉亞在首都德古西加巴的巴西大使館中接待支持者。(圖文/路透) ■張翠容

2009年9月24日,巴西總統魯拉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讓宏都拉斯總統賽拉亞(Manuel Zelaya)復職。今年6月底,宏都拉斯爆發政變,總統賽拉亞被迫流亡海外。直到最近,賽拉亞悄悄返國,突然出現在巴西駐宏都拉斯大使館。宏國軍隊大舉包圍使館,斷水斷電又斷訊。巴西警告宏都拉斯部隊不得擅闖大使館,同時也呼籲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眼前危機。

再次上演舉世矚目的軍人政變事件。2009年6月28日,宏都拉斯軍隊衝入總統府,綁架總統塞拉亞(Manuel Zelaya),把他驅逐至鄰國哥斯大黎加,國會並委任議長羅伯托‧米契列地(Roberto Micheletti)為代總統,隨即引起拉美各國強烈譴責,並聯手抵制宏都拉斯,紛紛召回大使,還暫停與宏國貿易48小時,聯合國也予以譴責,宏都拉斯旋即四面楚歌。

CIA在政變中的角色

拉美這次團結一致的行動,扭轉了該地區政變的宿命,迫使美國不得不也跟隨表態,歐巴馬指宏國政變不符合民主精神,而他亦只承認民選的總統塞拉亞。

一直是美國附庸的宏都拉斯,沒有美國支持的政變如何堅持下去?

不過,歐巴馬的譴責也來得非常為難,他開始時只表示「深切關注」,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才呼籲該國回復民主秩序。而美國國務卿希拉蕊的措詞則較為明確,她說,塞拉亞是合法總統,他在國內所引起的憲法修改爭議,應待他回國後,再透過民主程序解決,美國暫不會因此制裁宏國。

雖然美國政府已發表了聲明,但在宏都拉斯,一個由美國「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和「美國國際發展署」(USAID)資助的非政府組織Paz y Democracia發言人迪亞斯(Martha Diaz)接受CNN訪問時,卻指「這次不是政變,而是一次維護憲法和民主的表現,宏國的民間社會根本不支持總統修憲」。究竟哪一種是美國真正的聲音?

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在宏國發生政變時,即高調聲稱美國中情局是最大嫌疑的幕後黑手,要求歐巴馬交代。儘管歐巴馬否認中情局介入,但根據歷史紀錄,美國干預拉美內政之深,特別是中美洲,幾乎所有左翼領導人或政權在中情局策劃下都沒有好下場,因此,這次宏都拉斯保守勢力企圖推翻向左轉的塞拉亞,自然令人懷疑中情局的角色。

更何況宏都拉斯一直是美國在中美洲最親密的盟友,而美國在宏國擁有不少利益,這些利益都受到當地傳統利益集團保護。

事實上,宏國保守勢力便是由美國所扶持,致使該國成為拉美最保守的國家,即使1970到1980年代革命浪潮席捲中美洲,宏都拉斯亦不為所動。

宏都拉斯知名人權鬥士阿爾曼達雷斯醫生(Dr. Juan Almendares)在接受訪問時直接指出,該國一直遭美國變相「佔領」,美國絕不會歡迎一個如塞拉亞的總統,企圖擺脫美國的控制,加入查維斯的陣營如「美洲玻利瓦爾替代計劃」(ALBA)。他進一步說,宏都拉斯強悍殘暴的軍權,正是由美國在中美洲設立的「美洲學校」(School of the Americas)一手訓練出來。

訓練獨裁者的軍事學校

根據「美洲學校監察」組織資料庫顯示,這所美國軍事訓練學校在拉美地區共訓練出超過6萬名成員,單是宏都拉斯便有3,566名畢業生,是次主導政變的瓦斯克斯將軍(Gen. Romeo Vasquez)和蘇阿索將軍(Gen. Luis Suazo)便是美洲學校的高材生。

美國國會議員約瑟‧甘迺迪便曾這樣說:「美洲學校是一所有史以來訓練最多獨裁者的軍事學校!」1975年上台的宏都拉斯軍人獨裁者米爾格爾將軍和1980年至1982年執政的獨裁者帕斯,也是畢業於美洲學校。

1996年,《華盛頓郵報》揭露該校一份具爭議的培訓手冊,當中鼓吹對抗爭者施用行刑、暗殺、恐嚇、虐待及其他違反人權的手段,有人更指責該校導師與宏國右派侵犯人權事件有直接關係。

有「香蕉共和」(Banana Republic)之稱的宏都拉斯,其北部海岸線肥沃的香蕉園,早於19世紀已吸引美國企業垂涎,三大美國公司瓜分了75%香蕉園地,這分別為標準水果公司(Standard Fruit)、古雅米爾水果公司(Cuyamel Fruit)和聯合水果公司(United Fruit)。

20世紀初,香蕉佔了宏都拉斯總出口近70%,美國公司在宏國成為舉足輕重的勢力,他們不僅掌握了該國的經濟咽喉,同時也與政治扯上密切關係,例如古雅米爾水果公司金援宏國的自由黨,聯合水果公司則支持國家黨,他們與其他美國公司共同塑造了宏都拉斯的政治生態,而自由黨和國家黨便一直主導宏國政壇,與美國大企業攜手組成典型的金權政治。

為了維護美國企業的利益,美國更深深介入了宏都拉斯的軍事領域。宏國除了成為美國在中美洲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外,美國並於1954年與宏國政府簽署了一份重要的軍事協議,美國向宏國提供軍事訓練和軍火供應,宏國則讓美國廉價地自由享用宏國的天然資源。自此,宏都拉斯的軍人勢力在美國扶持下不斷上升。

1957年的新憲法雖限制軍人干預文人政府,但這只屬一紙空文,軍人從沒有尊重憲法,軍事政變此起彼落,宏國人民長時期受軍人獨裁統治之苦,直至1982年,宏國在新憲法下再度進行民主大選。

賽拉亞立場向左轉

不過,文人民選總統背後還是擺脫不了軍人勢力控制,這由於宏都拉斯在美國的操弄下已變得非常軍事化,特別在1980年代美國總統雷根在位時,宏都拉斯徹底成為美國「軍事殖民地」,美國以宏國為基地打擊尼加拉瓜桑定政權,又設立薩爾瓦多軍事訓練營,完全無視宏都拉斯的主權。直到近年,宏國社會內部醞釀著各種各樣的民權組織和工會,與傳統保守勢力抗衡,社會越見對立分化。

有趣的是,本身是商人的塞拉亞代表自由黨於2005年底參與大選,其所獲票數僅高出國家黨3%,而在競選期間,他的表現仍緊隨自由黨的保守偏中間意識形態,高調支持中美自由貿易協議,當時有不少宏國草根階層上街抗議此一協議剝削窮人。

人口只有7百多萬的宏都拉斯,是拉美地區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國內少於一成人口控制了國家過半財富,經濟一直依靠貿易、外援和僑匯,而這三者主要來自美國,僑匯更佔國民生產總值4分之1。有70%人口活在貧窮線以下,一半人口文盲,失業率長期處於30%左右。

塞拉亞上台後,他的立場逐步向左轉,2008年加入查維斯主導的「美洲玻利瓦爾替代計劃」,又提高最低工資60%,以及加強政府與原住民組織的關係。此外他更向古巴與委內瑞拉學習,推行反文盲運動,並要求電台與電視台每天撥出兩小時解釋政府政策內容。

他的連串舉動不僅令到自由黨不滿,受到影響的國內富裕階層和美國企業亦對他深懷怨氣。但宏國窮人卻大為振奮,該國最大民間組織「全國民眾抗爭聯盟」認為塞拉亞是第一位為窮人說話的總統。一時間,塞拉亞盡得民心。

塞拉亞乘勢追擊,要求修改憲法。他說,這部自1982年起沿用至今的憲法只代表富裕階層而不是廣大民眾的利益,而他也同時建議打破總統不能連任的限制。

事實上,宏都拉斯獨立以來,已有18次修改憲法紀錄。近年拉美逐漸擺脫美國影響往左轉,追求獨立自主,隨即而來的是掀起一場修憲浪潮,推翻僅保障社會上層利益的憲法,要求在憲法擴大原住民的參與權。可是,有關擴大總統權力和延長任期方面,則招來不少爭議。

塞拉亞提出公投,讓人民就修憲上發聲,但遭高等法院、國會和軍權強力反對,塞拉亞因而罷免不合作的軍隊總參謀長巴斯克斯,堅持在6月28日如期公投,軍隊先發制人,遂上演了一場戲劇化的軍事政變。民間社會不甘示弱,發動全國罷工,迫使政變流產。大批群眾上街抗議,令美國扶植的非政府組織Paz y Democracia指公民社會不支持修憲的說法不攻自破。

有批評家指歐巴馬如果真心支持拉美民主,應一改美國過去的干預政策,讓拉美人民自決。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張翠容文中指出的,
宏都拉斯強悍殘暴的軍權,正是由美國在中美洲設立的「美洲學校」(School of the Americas)一手訓練出來

「美洲學校」在美國, 地點是Fort Benning, Georgia, USA
而非在中美洲.
可參考迷你記錄片School of the Americas: School of Assassins
蘇珊.沙蘭登配音.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3591923750603676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