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教改路 只改革沒檢討

2009/10/18

記者∕作者:鄭沛揚

2006年12月21日,中華民國家長教育改革協會全國家長聯合會上百名成員,從高雄分乘6部遊覽車北上到教育部抗議,表達基層家長對於現今教改亂象,以及錯誤教育政策的憂心。(圖文/本報資料室) 【記者鄭沛揚台北報導】「教育改革」以提升教育品質、孩子適性成長、快樂學習為宗旨。多年下來,政策延續與執行成為教改盲點,民眾對教改一知半解。教改推行是為什麼?又有哪些因素影響教改?

一切改革,從檢討開始。馬蕭競選團隊教育白皮書中,有「檢討教改成效,擘劃教育藍圖」的承諾。但如今多的是「微調」(高中課綱)和「應急」(大專畢業生實習方案),看不見未來願景。

教改多頭馬車 應有檢討機制

上周五,紫藤廬教育論壇舉辦教育座談會,檢討教改十年來的問題。台灣師範大學名譽教授吳武典呼籲,教改應採取配套漸進式,切勿各自解讀,形成多頭馬車。教改原意是從實作中汲取教訓,師生不是商品,不要為多元而實施多元;廣設教育大學、學程,學不能致用的結果,導致流浪教師過多就是一例。他認為,教改的立意良好,卻未經充分思慮,反而造成危害,教育的當務之急,在於建立教改檢討機制。

吳武典期待下一波教育改革,以「12年國教」為主軸,希望當局從既有經驗吸取教訓,先檢討,再規劃。吳武典認為,當年思慮不周,廣設大專院校是民粹行為;依現今少子化趨勢,恐怕4年後將近33%大學面臨倒閉或轉型。

吳武典感嘆,去年是9年國教推行40年,但政府沒有任何動作,令人失望。教改推行至今,利多於弊,但政府重視程度不足。吳武典認為,當局應謀定而後動,全面觀察作通盤思考,期程、性質要討論清楚,才有機會達成優質教育。

不可諱言,教育存在城鄉差距,基測命題原則雖是「中間偏易」,對某些地區學童卻偏難。吳武典指出,社會現象是改革最困難的一環,需要反覆檢討,以期消弭資源不均問題,最怕當局者麻木,使教育品質沉淪。

政治大學教育系教授周祝瑛談到,家長對教改不夠信任,很重要因素是多元入學管道。基測原先規劃檢定畢業生基本能力的門檻,但2000年多元入學管道公布,各校原先強調在校成績,造成升學壓力加劇,引起社會廣泛討論,教育當局面臨輿論壓力,決定取消採計在校成績,使基測成為升學唯一依據。家長學生無所適從,惶惶然面對升學之路。

中華民國教育改革協會理事長丁志仁以「走出戒嚴,走向公共」定義教改。他認為,教改與社會公共性息息相關。教改的本質是典範轉移,但目前思想、典章、物質技術不同步,才會發生問題。

免試只給學生更多壓力

丁志仁抨擊教育政策擺盪浪費時間,以免試入學為例,採取在校成績造成學習挫折累積,成績呈U型分佈,學童面臨「敵人就在你身邊」的壓力。政府教改不惜強化現有優劣分配秩序,批判學生學力退步,卻不投資補救教學。

「12年國教」要建立均質、學費差距縮短、優質的教育,丁志仁推估一年經費需2百億,他呼籲不要便宜行事,否則效果適得其反。除了財政缺口,丁志仁強調,一旦「12年國教」上路,傳統應試教育轉成適性學習的教學過程,教師準備好了沒有?這才是政府擔憂的系統性風險。

丁志仁提出警訊,目前的教改路線高度右傾,偏向維護原有族群、階級的優勢。丁志仁希望結合不同社運夥伴,整體考量,建構中間偏左的教改路線,照顧低社經家庭,幫助傳統定義學業成績不出色的學生,再回頭討論教改,建立學習平等,遍地開花的普及教育。

全國教師會前理事長吳忠泰則提出數字管理概念,他認為教改決議過程中,統計數字控管應更精確。現在出生率是18年前的4成,當初增設大專院校,減輕學子聯考壓力的考量,現在未必適用,供給大於需求,造成大學錄取分數創新低,檢討學生素質低落之前,應先審慎考量通盤因素。

一綱一本 教材變聖經

吳忠泰認為,評估教改的系統不足,加上政黨操弄,是教改亂象的主因。「一綱多本」的原意是釐清概念,但「一綱一本」為求辨識度,教學注重枝微末節,造成沉重壓力。吳忠泰痛批有心人士特意醜化「一綱多本」加重學生負擔的說法。他表示,教材不是聖經,只要觀念清楚,「本本都通」。

外界質疑,學生語文能力低落與降低國、英、數授課時數有關。吳忠泰指出,政府當時推行週休二日,因此刪減國、英、數各一堂。香港語文能力提升關鍵在於大量閱讀,與授課時數關連不大。吳忠泰強調,教育政策應尊重基層教師意見,推行前要經過辯論,無奈台灣現行制度下辯論時間不足,加上政治力介入,使教改之路困難重重。

前教育部長黃榮村在任期內憂心學生學力下降及城鄉教育差距,所幸在國際PISA(學生基礎素養國際研究計畫)競賽中名次提升,他認為這證明教改有成功之處。黃榮村希望,教改必須去政治化,搭配社會改革,才能讓教育持續進步。

教師是關鍵角色

黃榮村提到,國民教育應與國際比較,世界只有少數國家指定教科書,為何台灣還要堅持「一綱一本」?談到台灣升學以單元考試為重的窘境,黃榮村樂觀表示,「12年國教」應該可以解決問題,其中,教師扮演關鍵角色。他認為,教師應善盡誘導責任、激發學習動力。

中教司司長蘇德祥認為,教改後,學生在國際競賽表現出色,但有些缺失值得教育部檢討。蘇德祥強烈建議,教育改革應科學化,從親、師、生三方收集數據,掌握個人身心狀況。他認為科學數據能從民間吸收能量,提供客觀事實給政府改進空間。

蘇德祥坦言,教育無法獨立於行政體系之外,但教育部長更替頻繁,政策延續性受到質疑不可避免。教育改革的用語艱澀,使得民眾無法掌握問題本質,資源不均造成區域落差,都是將來推行「12年國教」應設法努力的地方。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