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錄]《學習時報》(中國)-民主挫折與民主的分層定位

2009/12/19

 近年來,有關民主問題的爭論很多,觀點也大相逕庭。有的學者甚至連90多年前就已作為中國旗幟的民主價值都表示懷疑,認為中國本就不適宜,也不應該發展民主。這種學界對民主基本價值的挑戰,可以說是90多年來未見的現象,也會影響中國未來的政治發展選擇。

 民主引發社會亂象

 出現這種現象有著深刻的國際和國內社會背景。從世界的角度看,1990年代以來,民主化進入所謂的新一波階段,許多國家和地區向市場經濟和民主體制轉型。與此同時,這些轉型的國家和地區也出現了一系列民主的挫折,即伴隨民主化進程的是族群對立、民族分裂、社會動盪、貪腐未絕、政局不穩等,有的地方甚至出現了所謂的「民主亂象」。特別是作為中國大陸地區近鄰的東亞地區的民主化也挫折多多。曾經被視之為東亞地區民主「典範」的泰國,紅衫軍和黃衫軍尖銳對立,政權不斷更迭,社會動盪造成國際會議都無法召開,成為一個「有自由而無秩序」的國度。

 從大陸中國看,經濟政治發展的現狀也導致對民主的不同認識。有相當部分人認為,中國經濟高速發展或者「中國模式」的成功,正是中國非民主化的成功,即不發展民主照樣可以使經濟獲得發展,而且更能夠加速經濟發展。1990年代末以來,中國農村基層民主發展出現了一些令人沮喪的問題,如賄選、惡勢力介入、家族勢力影響等。這些與民主化進程相伴隨的「社會亂象」自然使民主蒙羞,民主的神聖價值因此受到置疑和挑戰,個別學者為此呼籲要將國人從民主的「迷思」中拯救出來。

 民主的三個層次

 如何看待民主及其在中國的命運,我以為首先得「正名」,準確理解民主的含義。我向來認為,民主不過是政治統治資源的一種配置方式,就如市場是經濟資源的一種配置方式一樣。它可以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層次是政治統治權為全體公民所有,即政治統治資源為全體民眾所有,它屬於政治權力的所有權問題。用西方話語說是「人民主權」,用中國話語說是「人民主人」,用憲法語言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只有在這個基本前提下,國家的全體國民才能成為享有政治權利的平等公民,而不是僅僅作為被統治者的「臣民」、「草民」。主權在民可以說是民主的核心價值,涉及到一個國家的基本政治制度安排。

 否定民主即否定中共

 第二個層次是政治統治權的配置,即治理國家的權力為誰使用,它屬於政治權力的使用權問題。第三個層次是政治統治權的運行,即治理國家的權力如何使用,它屬於政治權力的經營權問題。這種權力資源的經營形成一定的政治運行機制,包括選舉、決策、管理、監督等政治運行的一系列環節。通過這一系列環節使政治機器運轉起來。

 以上三個層次是相互關聯的。而三個層次的實現程度和次序也不一樣。我國自「五四運動」以來,將民主作為旗幟,是從民主的基本制度而言的。正因為如此,民主成為中國共產黨人始終不渝堅持和追求的目標。近些年,中國共產黨在其黨代會報告中都反覆強調,中國共產黨的重要使命就是領導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所以,從民主的基本價值和基本制度看,民主是不可挑戰、置疑和否定的。否定民主也就否定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近百年的奮鬥歷史。

 不要民主就只有專制

 那麼,為什麼現在又出現了對民主的挑戰、質疑和否定的浪潮呢?關鍵在於後兩個層次的民主出現了問題。其原因一是西方國家早就解決了主權屬民的民主基本價值問題,這些國家理所當然地將「三權分立」、「議會制」、「競爭性選舉」等民主體制機制與民主等同起來,由此影響著人們對民主的研判。

 二是民主體制機制在一個國家和地區的實現受制於一個國家的經濟、文化、社會和歷史等構成的國情制約。當今的民主挫折大多發生於民主化進程之中,可以說是民主化進程中的挫折。

 三是與市場機制一樣,民主體制機制也有天生的弱點。當今的一些民主亂象,不能不歸之於民主機制本身。

 當然我們更不能因為民主體制機制有弱點和缺陷,就簡單地否定民主:如果不要民主,那麼我們要什麼呢?在人類歷史上,從基本政治價值和制度看,與民主對應的只有專制!

 為民主定向以後,更重要的是對民主的定位。民主是特定歷史的產物。新興國家,特別是中國長期為分散的農民社會,政治上呈暴政與暴民交替的迴圈,用毛澤東和鄧小平的話說就是缺乏民主的傳統。

 中國是治理型民主

 對於中國這樣的後發國家來說,首要任務是集中統一和政治整合,其依靠力量則是強大的政治領導、組織和動員力量——中國共產黨。而中國共產黨的力量源泉又在於在經濟上改善民生,在政治上發展民主。只是這種民主有自己的特色。我將其概括為「治理型民主」,即政治主導者基於有效治理的需要而賦予和保障公民的民主權利,逐步改革政治體制,完善民主體制和機制。

 發展民主的方式、程度、範圍、步驟等都服從和服務於對國家的有效治理。如果在發展民主中,其內在缺陷不能實現和保障有效治理,甚至造成治理無能、無效,甚至失敗,那麼這種民主則需要修補。如當今的村委會選舉中出現的賄選問題。同時,民主體制機制的建立和運行需要相應的社會文化基礎。

 打破亞洲政治魔咒

 在發展民主過程中,民主社會的培育對於民主政治的運行也許更為重要。同樣是新興國家和地區,有的地方的街頭政治表達激烈而無序,演變為暴亂,導致軍人政變,維持秩序。有的地方街頭政治激烈而有序,有張有弛,推動著政治發展。其原因就是民主社會的發育程度不同。只有在一個日常生活也能夠學會按民主規則辦事,理性地有組織地參與政治,才能使人們能夠在廣泛的政治參與中維持著基本的政治秩序,從而打破治亂交替迴圈的「亞洲政治魔咒」。

 從這個角度看,我國首先從基層開始,從關係群眾切身利益的事情著手,圍繞改善民生發展民主,通過擴大有序參與促進有效治理的民主發展道路,對於培育民主社會有基礎性作用,是一條以中國國情為基礎,並不斷與時俱進的政治發展道路。

 在人類歷史長河裡,實現一個美好的目標總會有眾多挫折。我們只有在挫折中認真總結經驗教訓而繼續奮進,切不可稍有挫折便轉換方向,那只會進一步陷入思想的迷霧之中。

 (摘錄自《學習時報》2009-12-14,作者徐勇)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