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新聞系之恥

2010/01/17

吳宛郁 (政大新聞系畢業生, 前新聞工作者)2010/1/5

新的一年無聲無息地來,這一刻卻談不上什麼願望。馬英九政府將黑手插入媒體,運用行政手段增加官派董事人數,強行撤換公共電視台董事長,要將這唯一孱弱的公正之聲除去。公視董事會不僅管公視,也管華視、客視、與原視。如此一來台灣幾乎所有的無線廣播、電視台均成為新聞局的傳聲筒,統一言論口徑的形勢已現。

而操縱這一戰局的將領,乃至傳令兵,竟然多數是台灣新聞教育龍頭-政治大學新聞系的教授和畢業學生。從私人的角度出發,這些人全都是我的師長和學長。

金溥聰上任不久,延宕幾月的公視之爭就強行通過了,令我不得不對這位「老師」大感佩服,小刀一出招,果然就直取咽喉,將人民滅聲為快,他確實知道傳媒的功能比別人清楚啊,加上掌握客視、原視的 族群收視慣性,在明年選舉大有用處,肯定是不能對公視董事會放鬆了。

先前,金老師不正因新聞質量和道德問題,與前任雇主壹傳媒老闆黎智英惡言相向嗎?說多快有多快,一進國民黨就要政府控制傳媒了。可這種一言堂的新聞質量與動新聞有何毫釐之分呢?假聖人的是非標準真非我等民眾所能理解。

據聞公視董事會場中,為馬政府扛大旗的則是盧非易,講話聲勢驚人,顛倒黑白。聞言實在心酸。在校時,盧非易一直是自由主義派的教授,怎可能會支持政府介入控制媒體?

更不用說被馬政府內定為新董事長的陳世敏教授。老師,我怎麼記得您是教新聞學的?在旺旺集團買下中天電視台時,您不還說不能光從商業利益考量,而要顧及「公司購併之後對於新聞和言論『多樣性』的影響之類屬於質的問題」嗎 ?怎麼轉眼間,政府都能控制媒體了呢?

而那位在我讀書時,還在搞傳播學生鬥陣運動,還說要「從大處著眼促進媒體民主化」的程宗明學長,如今您也成了金小刀的打手而不亦樂乎嗎?

還有須文蔚、汪琪,若還有我沒點到名者,恕我失禮,可能我在校沒能與各位遇上。這哪裡只是台灣新聞傳媒史上恥辱的事件,根本是政大新聞系最該引為恥辱的事件。

以新聞教育學者的外衣包裝,當執政者管控媒體的障眼法,早在數十年前的台灣上演,近幾年的新聞教育中,不都曾經成為各位老師的上課內容嗎?

幾位師長在董事會上具名連署的文件之一,竟然明列原公視董事長失職理由為「製播具政治敏感性內容之節目」。原來新聞系教育告訴我,要時刻作個對時事敏感的閱聽人,一遇到馬政府,就要識時務者為 俊傑了。政大新聞系系歌中所唱誦,「新聞記者責任重,燃起人心正義火」,原來一遇到政治敏感,馬上就滅火呢!

我很想請問法律專業人士,我等學生能引此事件控告諸位師長常業詐欺嗎?此幫人甚至還決議通過,將來董事可以寫委託書請假不用開會!這不正是以前在校,學生們最疑惑的總是見到助教,而見不到您們來上課的「公視董事會版本」嗎?

極權國家的復辟,正是從知識份子淪為獨裁政府的馬前卒開始的。目前正在政大新聞就讀的學生,見了莫不思慮,是要好好磨練以後見利思遷的能力,還是忠黨愛國言論再複習。奉勸各位學弟妹,做新聞傳媒,若不能獨立思考,只是把腦賣給國家控制,還不如及早找第二份工。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公共評量,才能讓公視重生

* 2010-01-18
* 中國時報
* 【洪貞玲、劉昌德】

 近日公視董事會內部爭議演變為董事之間訴諸法律,令我國公共廣電制度發展蒙上陰影。然而,在此次爭議中提煉出一套評鑑經營團隊表現的公共評量制度,讓其內部運作與人事更替得以公共利益與專業為依歸,才能讓公視化危機為轉機,藉此擺脫政治陰影、邁向專業自主。

 因此呼籲包含董事長在內的公視董監事們,除停止訴訟行動、公開說明對經營方向的爭議外,更重要的是,一方面以發展有年的「公共價值評量指標」為基礎,透過專業公平方式評鑑當前經營團隊、決定其去留。另一方面,則從此次爭議中提供制度缺失的檢討,透過修改公視法方式,正本清源地解決問題。而作為主管機關的行政院新聞局,必須負起讓公視董事會陷入政治僵局的責任,以公視建議版本為基礎,儘速推動修法工作。

 公視與政治之間連帶結構,卻不代表公視必然要在政治力陰影下運作。透過法律權責區分、公視經營者理性負責、及政治人物尊重公視自主性,才得以建立只問公共不問黨派的制度。以這次爭議來說,我們認為以下幾項制度之關鍵,必須儘速釐清。

 其一,增補董事合法性問題,新聞局須負責說明與承擔政治責任。增補董事來自行政院提名、立法院同意,是否有瑕疵可討論,但不應由被正式任命、且已參與公視規畫治理的個別董事,承擔行政過失,更不應因此被剝奪評論公視議題的言論自由。

 其二,董事長與經營團隊能否撤換?公視法只規定「董事」任期三年,董事長則由董事互選產生;而總經理由董事長提請董事會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後遴聘,受董事會指揮監督。作為最高監理單位,董事會當然有權改選董事長或撤換總經理;但為運作上的人事穩定與經營成效,不能僅以「數人頭」的政治角力為之,而必須在合理的事實基礎與審慎考量下,進行對經營團隊去留的理性辯論與公正評量。

 其三,撤換董事長與經營團隊的程序與依據為何?董事長與總經理實質負擔治理之責,但公視法僅對撤換總經理有明文規範、對董事長改選則無置喙,因此形成當下困境。為使其權責相符、並擺脫政治角力,須發展出一套指標來評量及監督董事長與總經理之經營團隊表現。除員工對經營團隊滿意度評鑑之外,公視近年來致力於「公共價值評量指標」的設立,此刻便應該以此為基礎,以全面且公正的評鑑標準為經營團隊打分數、決定董事長與總經理的去留。

 最後,致令公視董事會爭議擴大的始作俑者行政及立法部門,請捫心自問:除擴增董事改變公視董事會結構外,是否為公視制度做什麼努力?透過公視法修法解決上述爭議,刻不容緩。(洪貞玲為台大新聞所副教授、劉昌德為政大新聞系副教授,二人皆為媒改社執委)

(Your News是由政大新聞系大學報、中央社、Yahoo!奇摩合作)YourNews - 3月25日 下午12:17荒繆報導募兵制約在民國104年上路,所有役男須先接受4個月的軍事訓練,修過軍訓課的學生可抵服役日數,但折抵日數未定。林秋霞表示,即使未來執行募兵制,軍訓課依舊必須存在,屆時也需教官授課。,「要一般社工人員取代教官的工作實在不太可能。」

原本軍人退出校園省下一年百餘億教育經費可聘用專業人員及照顧弱勢學生,但軍訓界以"校園膨風詐騙助選團"自居,以經威脅國民黨火速將教官復編四千人,五班一位教官(幾乎無課)不含各校軍訓主管及生輔組長,但是反霸凌卻是20校一位社工師.吳清基蓄意肥"軍閥"謀殺社工師!(弱勢社工師不均.中縣南投等多縣市零人),吳清基先生除違法擴編軍閥校園又以教育經費給教官優於國防部福利!

大陸學生.外籍生來台先見識與北韓相同反教育專業逆校園民主之"軍閥校園"世界奇觀!

退休軍訓教官18日成立後援會(軍訓處幕後黑手),全力支持國民黨大台南市長參選人郭添財,會長軍訓督導許勝賢表示,全部退休教官親友和"學生"都會動起來,要打贏這一場神聖的市長翻盤戰。(親身體驗軍訓界利用學校資源偽造選舉名冊威脅國民黨候選人.使世界同北韓僅存一甲子威權體制存在校園) 繳學費買軍訓課本給威權體制升官發財!(其實教官學歷都比老師差太多.自成矮人一節封閉體系.只能自吹欺人.別談助選!缺德!)

冷血無情江國慶案證實軍訓處一群國防部疏除C咖軍官透過封閉集權體制 "殺害教育"/ ”軍閥校園殘害專業校園",被政戰教官騙二十餘載國民黨齡(教官說:黨會幫你未來.... )評新北市吳豫州校安/軍訓教授"升官發財應入軍訓/貪生怕死請轉教官"? 不願意教育專業的老猴子?)

春節全國教官室內扮家家酒內維護校園安全場景,以公帑購足扮家家酒年貨、第四台節節目及DVD等歡樂道俱備妥、預知督導長官到校發紅包、求保全人員長官到管制措施、鋼門窗保護歡暢!詐騙上級稱比保全警衛有效、廉價?

『綜吳軍訓教授之言,對升官發財應入軍訓/貪生怕死請轉教官?相當諷刺!』
「吳軍訓教授所言1、校園霸凌事件在媒體聚焦後,備受各界重視,曾經因為政治因素逐漸淡出校園的教官,又再被重視?」
A1:全世界只有威權思維國民黨及北韓將軍人植入校園,長年以學校資源從事國民黨選務工作,努力畸型教育輔導、專業體系,傷害國家長遠教育發展,只有國民黨才會使軍閥校園復辟!威權時代教官除現有工作,尚須需收學生入黨、政戰紀錄回報上級學校師生動態、學生國防體育競技、學生閱兵…等等現微乎其微;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四五○號解釋軍訓違憲,很多大學已將軍訓列選修,2006年教育部將高一高二必修的軍訓課程更名為「國防通識」,並從10學分縮減為4學分,本年度教官人數應不到500人,馬政府公然政治黑手擅改編制規定以教育部99年3月16日 部授教中(二)字第0990500590B號令,目前恢復1994年至4千人編制。軍訓界一年耗費教育預算百餘億(尚不計學生繳軍訓學分費、書籍費、時間),對7萬餘流浪老師情何以堪?依國民黨理論全國師範培育大學含碩博士班都該裁撤!
「吳軍訓教授所言2、校園內有不同的聲音,肯定教官能協助學校處理許多教職員難以面對的安全事件?」
A2:軍訓處提案修訂現行「高級中學法」第20條第2項之內容為:「前項秘書、主任、組長,除學生事務單位負責生活輔導業務之組長得由具輔導知能之人員兼任及總務處之組長由職員專任外,均由校長就專任教師聘任之。」使具輔導知能之高中職校軍訓教官得以依法兼任生輔組長,請問哪位生輔組長、主任教官俱完整輔導學分?更別談門外漢少將、上校總教官一竅不通?如果文職生教組長比照軍職組長有一大群幾乎無課教官協助,可2-3年升學務主任(主任教官),再2-3年年升大學該科(副)教授,那幾破頭搶當生教組長!再者請多月薪逾十餘萬私校自付教官薪資,看私校會不會要教官!全國太多逾3至4千學生人數國中,無教官、甚至很多學校/縣市無經費聘請輔導老師、專任老師、行政職員,僅一位文職生教組長;更很多縣市少年隊總編制或社福工作人員比單一學校教官少。依照軍訓處自簽文5班編配一位教官,尚不計零鐘點軍訓主管、生輔組長;且本學期後教官幾乎無課可上,閒的慌,教官群心力多聚焦公帑補助之在職碩士專班,幾乎人手一張五花八門與國防通識職務完全不相干學歷,確是升等軍訓教授、副教授加分捷徑,甚至有學生質疑教官要求的報告很奇怪?好像是教官的作業?全國忙碌公務團體有如此龐大進修及補助?實在荒繆!
「吳軍訓教授所言3、如今軍隊國家化、國家民主化,以前外界對教官的疑慮不再?教官既是教育行政人員?又是現役軍人的角色,對上級要求貫徹命令的服從性,廿四小時校內輔導?校外照顧學生?」
A3:保證軍訓教授群(國防通識)課本考不到30分、教育行政考不到10分、輔導原理考不到10分、教育法規考不到10分、不懂青(少)年心理學…..如何輔導學生,連軍中都要派專業心理師進駐輔導官兵,只有眷戀官位軍訓界反其道而行,將教育部是做國防部疏除C咖軍人肥貓養老所!
很多學校無24小時執勤(或乙類執勤),號稱教官界最辛苦完全中學教官大多不用值班、準時下班,比輔導課老師、晚自修學生早下班,謊話不攻自破。放學後空無一人學校,多不同意軍人住校睡覺,浪費資本門、經常門,駐校睡高級套房,看第四台、吹冷氣、上網、Game、甚至聚眾打麻將、領執班費及補休、寒暑假約4月!更已以鋼門、窗保護女、男教官睡覺安穩!
教官具社工?心輔?檢警?消防?無知大頭症!軍訓處霸凌學校、學生民主,將軍人擴權如軍權國家!
「吳軍訓教授所言4、校園教官已不再扮演嚴肅斥責?記過處罰的刻板印象?更多教官像是苦口婆心的歐巴桑?運用輔導技巧?安慰失戀情緒?協調同學糾紛,關心學生飽暖和安危?」
A4:教官最會罵人!教官最會記學生過!嚴以要求學生(幫派學生不敢管/成病貓),變動性高的嚇人,汲汲營營升官發財,調月薪十餘萬私校、遷大學當教授(月薪十餘萬.寒暑假四個月)、退俸7-8萬月薪在轉任校安人員(每年補助100萬/員)!排擠教育人員、行政人員任用,加劇專業人員失業,衍生社會、家庭窮困問題。所以教官流動性之大,令各方匪夷所思!◎學生人數減少、流浪老師逐年增加、教官人數增加、工作減少、業務都在搞疊床架屋,自己升官發財!
見識到軍訓主官如蒙古大夫誤導學校單親主管小孩,讓該主管迄今遺憾!學生問題應由導師、專業輔導人員才能落實學生心理、學業、情緒、前途全方位溝通。軍人戰場在國防部,對青少年問題應落實2、3級教育專業人力。

「吳軍訓教授所言5、教官要站到第一線?防堵幫派毒品進入校園?阻擋黑幫利益?教官工作的危險性令人捏把冷汗?」
A5:真是太荒繆!面對霸凌、幫派、毒品問題,學校跟軍隊一樣都需要專業協助,這個專業不是軍警,應該是投入資源,設立學校社工,結合各種專業,成為校園的支援系統。讓老師有所後盾,教育專業的靠山。聘用一個職業軍人的經費,足以聘用三位社工師或心理師,如果國家有經費增派教官,那請把這個資源用在增聘專業社工師或心理師..,讓教育有真正的後援。
國民黨的教育部把霸凌問題交給軍訓處處理,這是錯誤的作法,軍訓處的專長不是教育也不是輔導,如何能統籌涵括教育的、社工的、輔導的..人力資源及方案?要真正改善校園霸凌問題,需要有具備專業的專責單位,雖然教育部還沒做到,主責青少年學生輔導的專責單位,統籌分散於各教育、社政、民政和警政的資源,建構跨專業的工作團隊,來解決青少年學生問題。當前國內各直轄市尚無此類行政組織的設立,從組織再造入手,設置專責單位,建立青少年學生輔導工作的典範,才是子孫之福。

教官是危險工作?將心比心看看全國各校文職一人生教組長!大多學校全年無休不能睡覺的學校一人保全!高危險群學生(家庭)得輔導老師、導師、社工師、心理師(多要家訪)、校護等等….無知的幼稚說法!另外工人、農人、商人、保險人員、警衛、消防、醫護(面重症病患、精神病患)等等百工…哪一樣工作不是更危險!

民主法治時代,教官牽強以「全民國防動員法」法源寄生教育部,實際上國防部多將待退、無發展潛力或學識較差之軍人(兵科)疏除至教育部,大多連在軍事兵科學校任教資格都無!教育部[020-97006246]等數案回本人投書稱:教官甄選非國防通識專長,軍訓課本考不到30分,教學評鑑全官官相護,反正長官更差!竟然可擔任國防教師!且大都為國防部成績差、無發展之疏除C咖軍閥! 吳軍訓教授之言:對升官發財應入軍訓/貪生怕死請轉教官?相當諷刺!

朋友擔任大學學務長:「對於老師依賴推卸心,應歸罪一個國家教育體制面依賴軍人錯誤制度…一群軍人扼殺導師責任制!....」。

公立高中校長友人:「我要落實導師制,教官對老師只有導護交通功能…」。事實上學校社區化,高中職學生比國中生人數多,如國中小志工父母能做到更貼心,友善校園社區化,讓大部分學生到教室配合班級運作,(全國教官領的導護費、誤餐費真不少!大學教官更悠哉無導護)。

教官管宿舍軍訓界體制面而言,大學補充新進教官多要求負責宿舍、賃居或無教官想做之學務行政業務,因為負責上述工作教官寒暑假將短少15天-20天,每位軍訓(副)教授都想放35天寒假、75天暑假及春假,竟然要求對學校生態陌生教官接此教官燙竽,2年晉升中校副教授,立即換少校講師接手(中校比照副教授、上校比照教授/尚支領不少補助),故上述業務永遠青黃不接、事倍功半、摸索渡過,傷害住宿生權益甚鉅,所以很多大學宿舍改由專人負責;但私校不要白不要!若改聘專業教育行政人員,薪不過3萬,駕輕就熟,無教官”眼紅少放寒暑假酸葡萄心態”,高中職雷同。且全國最燙手高中職體育班幾乎都住校,教官都不敢介入,體育班學生都由教練照顧。

聽太多導師/老師討論說:說教官人多.課少(主管/組長無課).錢多.福利好(教育部/國防部/私校多重福利),我們離開校園/班級去辦事…..不然要教官做甚麼?連學生大型校外數天活動.各系導師也如此…..且軍訓高層指示幫導師便宜行事,否則教官無存在價值,軍訓處存在是傷害導師責任制最大元兇!

導師經營良好班級,教官不敢管,曾體驗體育班(舉重、健力、足球項目原住民不少,比後段及普通班難纏多了!)原是男導師,開口閉口要教官做甚麼?所以要學生有事找教官就好,處處學生找不到導師,班級經營非常糟糕,但中途換女老師,如影隨形以愛關心學生,班級經營良好,也不容教官介入,動用學生。

社團老師若是有專長、用心,學生自然有趣,找些不學無術混口飯吃是傷害學生。學校行政人員不宜兼社團(因為上班時間 上班可支領鐘點費) 但是教官若是教師卻無教師證、也無專業證照!若是教育行政也不具素養!但每位教官想儘辦法兼社團支領鐘點費,社團老師需提出證照專長、教官卻不需要。校外有專長想兼社團老師多的是,電洽民間社團或個體委會太多學有專精要上社團課(我有國家級證照,很多朋友也爭相想兼社團),學校社團評鑑機制建立,才是學生之福!

無賴軍訓教官界慣用學校資源製造選舉名冊,控制教育威權復辟國民黨 唉!荼毒子孫福祉,王福林主導軍訓教官霸凌教育界!

全世界科學界吵了幾十年的老故事:「幸島的一百隻猴子」(軍訓處一批一群國防部疏除C咖軍官透過封閉集權體制 "殺害教育"像是不願意教育專業的老猴子?)。

後來幸島上的猴子們發現蕃薯可以吃,但是蕃薯上頭的泥巴實在很討厭,所以猴子們在吃蕃薯之前就會用手來拍落蕃薯上頭的泥巴。

某一天,一隻一歲半的聰明小猴子突然發現用清澈的溪水也可以洗淨蕃薯上的泥巴。幸島上其他猴子也很快學會這一招,於是幸島上85%猴子,從此就改用溪水來洗淨蕃薯,但是僅佔15%的老猴子卻始終不願意學習這招。

後來幸島唯一的小溪乾枯了,於是又有一隻聰明的小猴子發現用海水來洗蕃薯,滋味似乎也不錯!於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幸島上85%猴子又全部學會這招!

接下來就是這個故事的重點了!大家要專心聽好!

當幸島上出現第100隻「用水洗蕃薯」的猴子時,居然.........

這僅佔15%「堅持抗拒改革」的死猴子,居然全部是公的,而且年齡全部都超過12歲。

如果我們用人類年齡來換算的話,這群猴子就是相當於人類的45歲。更糟糕的是:這群死猴子居然清一色都是猴子裡頭有權有勢的領導階層。

政大的前身是中國國民黨的黨校,中國國民黨向來無恥。賄選當選無效的有之,黑道電玩議長有之,政大無恥蛋頭學者有之。政大新聞系怎麼會有恥?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

應該有許多人的看法與本文作者完全相反。除了作者點名的人以外,還有在NCC任官的政大新聞系教授也該算在內。這些人都是政大新聞系之光!那麼多老師都可以在枱面上或枱面下,以自己的手或假他人之手,掌握媒體、左右輿論、影響群眾。這不是把理論暫擱一旁,親自下海操刀搞實證?應該給予鼓勵而非批評。他們都是政大新聞系之光!小子們。

教室裡教一套仁義道德,私下地暗中出小刀,你當真以為王郁婷是自己辭官的喲!政大之光用檯面上冠冕堂皇,檯面下以權操控媒體,根本就是「梅毒」,還政大之光?恐怕是陰謀掉光吧。

公視董事會提名審查應透明化與公共化--我們對「災後重建公視」的呼籲
2010/10/14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澄社

發起團體: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澄社
連署團體: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打狗驛古蹟指定聯盟、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社團法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台北市婦女新知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婦女新知基金會、勵馨基金會(陸續增加中…)
【歡迎參與連署,來信請寄: media.watch@msa.hinet.net

公視董事會爭議與內部治理衝突越演越烈,不僅外界霧裡看花,也造成公視形象受損,民眾對公共媒體信心漸失。但我們必須指出,公視爭議並非從天而降,國民兩黨都是肇因。
民進黨執政時,雖修法促成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宣佈成立公廣集團,但卻未曾積極修改法規,公廣集團並未真正公共化。而2007年,民進黨舉行第四屆公視基金會董監事改選時程序草率,也為公視發展立下不當示範:不僅部分董事當選人未獲徵詢,亦有公開反對成立公共廣電集團者獲得提名;立院進行審查時,審查委員當場才看到候選人資料,憤而離席抗議過程太過匆促草率,造成公視董監事提審過程嚴重瑕疵。
國民黨長年利用國會多數凍結公視運算,使公廣集團無法正常運作。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不僅未提出完整的傳播政策,也不願解決公廣集團法規未臻完備及財政不足的窘境;相反的,卻利用國會多數,作出干預公視營運的決議;後更擴增公視董事會人數,將手伸入公視,過程粗暴,使公廣集團的運作陷入政治惡鬥的漩渦,不僅公視員工士氣受挫,多年來台灣公共媒體建立的正當性與公共性也面臨風雨飄搖的困境。
我們認為,缺乏明確的公共媒體發展政策以及國民兩黨怠忽修法的消極作為,不僅是權力者的重大缺失,亦是第四屆公視董事陷入混亂與惡鬥的重要原因。我們除呼籲朝野政黨應負起政治責任完成法規修訂、提高對公廣集團捐贈,促使台灣公共媒體真正朝公共、獨立發展外,對即將進行的第五屆公視董事會提名審查與連動改組的華視董事會,我們要嚴肅提出以下訴求:
一、關於公視基金會董事會提名審查程序
1.行政院應在提名前一個月向社會徵才,由社會各界推荐公視基金會董事會人選。提名人選確定後,應向社會公告,並說明提名理由。
2.立法院應事先公告提名審查委員會審查委員名單,各黨並說明審查委員之詳細背景及推舉理由。審查委員不得具有以下身份:政府官員、民意代表、與公廣集團有業務往來及應利益迴避之人士。
3.公視基金會董事會審查過程需秉持公開、透明、公共參與之原則,全程轉播,開放公民提問、接受公共監督。
二、盡速修改公視法,減少公視基金會董事會人數,回復十一至十三人組成。
三、有關華視董事會
1.應即修改華視公司章程,將現有20餘名董事降成13人為上限,以維決策效能並降低董事會開支。
2.在集團法制未修訂完成前,宜由公視基金會推派現有董事(含企業經營背景的董事),並佔二分之一席次以上,結合民股董事與員工董事組成之,以確保集團整合、實踐公共精神及企業營運效能。
我們並不會天真的認為,落實上述三項訴求便能讓台灣的公共媒體走向康莊大道;更重要的是,行政與立法部門應儘速提出完整的公視發展政策,並展開整體修法之工作。但公視董事會提審過程透明化與公共化,是公視災後重建的第一步,也是檢驗馬英九政府重要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