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二十年的兩大錯亂

2007/07/13

真快,解除戒嚴已經二十年了。

一九四九年五月,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以維護治安為由,宣布全省戒嚴,長期限制台灣人民的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等自由;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蔣經國總統宣布解除戒嚴,台灣終於結束長達近四十年的戒嚴體制。

在漫長的戒嚴時期,國民黨政府宣稱戒嚴「只實施百分之三」,但光是黨禁、報禁及刑法一百條動輒入人於罪,台灣人民的集會結社、言論出版自由就已被徹底剝奪,這是戒嚴時期永難抹滅的印記,也是台灣民主化歷程中的重大傷痕。

台灣能夠維持這麼久的戒嚴體制,與東西方冷戰結構密切相關。儘管長期戒嚴並不符合普世民主價值,但因台灣在冷戰結構中扮演圍堵中國的重要戰略角色,美國遂將實施戒嚴的兩蔣父子視為長期盟友;直到冷戰結構逐漸瓦解,島內反對運動前仆後繼,社會力興起、民主化浪潮皆沛然莫之能禦,戒嚴體制才在國內外壓力下走向末路,台灣人民終於享有完整的集會結社、言論出版自由。

解嚴二十年後的今天,台灣逐一達成國會全面改選、省市長民選、總統民選、政黨輪替等民主化里程碑,過去二十年的快速步調令人目不暇給;然而,解嚴二十年後出現的民主化兩大錯亂,卻已嚴重混淆台灣社會的是非價值,今昔對照令人不勝唏噓。

台灣民主化的最大錯亂之一,在於昔日標榜民主進步、自由多元、包容尊重等核心價值的民進黨人士,竟然與上述核心價值漸行漸遠乃至背道而馳。民進黨人士在今年黨內初選期間展現的黨同伐異、亂貼標籤等「忠誠比賽」政治文化,已讓其當年爭取民主化的身影為之蒙羞。

民進黨治國無能、政績不佳,固然有負於支持政黨輪替選民的殷切期待,但民進黨真正讓人痛心疾首之處,卻是一手摧毀自己辛苦建立的創黨精神與核心價值。當民進黨人士愈來愈以粗糙口號、粗暴標籤做為鬥爭工具(例如稱蕭美琴為「中國琴」等等),就已愈來愈失去當年衝撞戒嚴體制時的感動人民力量。  

台灣民主化的另一項重大錯亂,則在於昔日保守反動的反對解除戒嚴人士,如今竟然以民主鬥士自居,渾然忘卻自己過去曾經如何迫害或打壓異議人士、本土文化。這些昔日戒嚴體制共犯結構,至今仍以缺乏檢討、不曾悔悟的姿態,大方爭食解嚴二十年後的民主化成果。 

這些昔日捍衛戒嚴體制,大力為黨禁、報禁辯護,反對人民有主張台獨言論自由的人士,不少人已儼然變身民主先鋒或正義戰士。台灣社會還來不及聽到他們的反省與告解,他們就已選擇性遺忘個人歷史,彷彿自己才是台灣民主化的守護神,成為解嚴二十年後的最大諷刺。

 解嚴二十年誠然值得記念,但對台灣社會而言,如何從上述兩大亂象回顧民主化歷程、重新思索民主化內涵,在檢討與反省中印証解嚴二十年的重要價值,進而重建台灣社會的是非價值標準,恐怕才是更加珍惜民主成果的實踐方式。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