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像顆煙幕彈

苦勞網記者

洪朝壽(前國產汽車員工)

在我看起來,所謂的企業重整只是一種騙術。它就像一顆煙幕彈,讓我們看不到前面架好在等著的機關槍,誘騙大家向前衝,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血流成河。

2000年,法院裁定公司重整的時候,大家都抱著一絲期望,想說法院派來的法定重整人都是公正、中立的專家,至少不會亂搞。尤其是分公司的同事,配合政策減薪、縮減人力、變賣資產,就盼著公司能夠起死回生。可是過了一年發現,公司業務還是沒變好,只是一直在拖。果不其然,拖了五年最後還是宣告破產。最讓人家生氣的是,重整的時候公司還價值28億,一重整,反而負債63億。

重整這兩個字聽在員工耳裡,就像是一線生機。但對那些重整人來說,好像只是多領一分薪水、多個名位而已,並沒有把心思放在公司上。還好我們新莊廠的員工堅決反對重整。一旦重整,所有的權利都會被凍結,連討價還價的空間都沒有。重整成功當然好,但像我們公司重整失敗,連討都沒得討!後來分公司的同事都說我們比較聰明,不像他們最後搞到中年失業,連資遣費都沒有。其實不是我們聰明,而是當時整個新莊廠幾乎已經是工會在主導,連副總都支持我們,扣住公司的器材、貨款,拿來當資遣費。雖然前後花了四年,但至少保住大家的資遣費。

實在沒想到當初這麼賺錢的公司,居然變成企管教課書的負面教材。以前在國產汽車的時候,工作輕鬆、待遇好,每年還有兩次員工旅遊,賞金(三節獎金)也是領得笑嘻嘻!那時候誰不知道國產汽車?它的支票丟到水裡都會有聲音哩!記得有一次聽到人家說台灣企業很容易倒,我那時候心裡還在想:國產汽車是全國排名第11大的公司呢,再怎麼從後面倒過來也輪不到我們!後來才知道,原來公司要倒不是這樣子算的,如果老闆真要亂搞,鐵票也會變壁紙。

自己也想不到現在要靠開公車來討生活。我常常載到老同事,每次碰面都嘛在怨嘆老闆為什麼要公開上市,拿公司、員工的錢去炒股票?可是說實話,政府要放任,工會也沒那個能力介入公司營運,最多只是在爭取資遣費的緊要關頭發揮作用。像王又曾那樣要掏空力霸、嘉食化,工人也拿他沒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公司垮掉,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

我覺得自己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果不是這張牌(公車駕照),說不定我也跟那些搭我車子的老同事一樣,只能去當保全,或是打零工。雖然開公車一個月才休3天,一天要開10幾個小時,每天就是開車、睡覺;睡覺、開車,不知道什麼叫作休閒,但收入至少比較穩定。像我們這種中年失業的人,只想多賺點老本起來。工作辛苦不要緊,老了才跟孩子伸手,才叫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