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恐怖主義 斷送巴勒斯坦和平

2010/04/12
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責任主編:徐沛然

「諂諛取容(servility to power)為知識份子的傳統之一。」

── 喬姆斯基(Noam Chomsky)

台灣政治學界及商業媒體常將中東問題簡化為「蠻橫」的阿拉伯國家屢次挑釁「忍辱求全」的以色列。此一論述和以色列的真實面貌大相逕庭。聯合國於一九四七年建議將百分之五十六的巴勒斯坦劃歸猶太人,百分之四十四的巴勒斯坦領土劃歸阿拉伯人。以色列學者帕斐(Ilan Pappe)於《種族淨化巴勒斯坦》(the Ethnic Cleansing of Palestine)一書指出,錫安主義者(Zionists)為兼併領土,於一九四八年立國之時,屠殺以色列境內的巴勒斯坦人。此難即阿拉伯語之浩劫(Nakba)。以色列經此一役強奪接近八成的巴勒斯坦領土。倖存的七十五萬巴勒斯坦人遂成難民,流離轉徙於中東各國。聯合國大會,簡稱聯大於同年之一九四號決議案要求以色列承認巴勒斯坦難民及其後裔返回家園定居(the right of return)的權利。此外,以色列應對不願返回現今以色列(即一九四八年之前地理上的巴勒斯坦)的巴勒斯坦人負擔賠償責任。以色列對聯合國決議案全然置若罔聞。

從種族淨化到種族隔離

以色列為斷絕巴勒斯坦人建國之念,於一九六七年六日戰爭兼併殘存二成的巴勒斯坦領土,即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東城、加薩。同年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含中華民國暨十個非常任理事國以十五票一致贊成通過二四二號決議。安理會重申聯合國憲章禁止戰爭奪取領土原則、爭端和平解決原則,責成以色列承認巴勒斯坦民族自決權利。提案同時要求以色列歸還於六日戰爭劫掠所獲地區含敍利亞的戈蘭高地(the Golan Heights),並徹離非法占據的巴勒斯坦領土。

以色列不但違返聯合國決議案,更於占領區廣設猶太人殖民地。一九八二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後放任以色列傭兵,即黎巴嫩長槍黨(Christian Phalange),包圍以色列軍方管轄之巴勒斯坦難民營,並射殺三千多名手無寸鐵的巴勒斯坦平民,此即薩布拉夏提拉大屠殺(the Sabraand Shatila Massacre)。巴勒斯坦人椎心蝕骨。嗣後始以自殺炸彈報復。

一九九三年以巴雙方簽定奧斯陸協議(the Oslo Accords)後,以色列為永駐占領區,遂以一百三十五個殖民地及近七百個軍事檢查站棋布於約旦河西岸。一百三十五個殖民地皆為無償豪奪巴勒斯坦人房舍田地而來。七百個軍事檢查站再將巴勒斯坦村鎮所有聯外道路層層封鎖。巴勒斯坦人每日離村、就學、工作、訪友耗費四至八小時在檢查站前大排長龍,靜待以色列士兵搜身或羞辱已是司空見慣。分娩者因赴醫受阻,不得不於路旁生產。產婦因分娩異常、難產、產後出血、感染、衰竭或死亡者時有所聞。夜晚至清晨軍事檢查站全面封鎖,欲就醫而無門。

自公元二零零二年六月迄今,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占領區境內建構綿延七百二十一公里長的(八公尺)高牆。即阿拉伯人所謂的種族隔離牆(Apartheid Wall)。該建築的長度為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邊界長度的二倍。種族隔離牆連接星羅於約旦河西岸的一百三十五個以色列殖民地。該建築與殖民地不但鯨吞約旦河西岸近五成的土地,更將約旦河西岸村鎮支離成上百個互不接壤的「群島」,以色列殖民者,可於高牆內的猶太人專用公路直達地中海的台拉維夫(Tel Aviv)沿途未遇一阿拉伯人。種族隔離牆行經之處如同摧枯拉朽。巴勒斯坦人田地房舍皆遭以色列無償強占,無一倖免。

流氓國家視國際法如無物

二零零四年七月國際法院(the International CourtofJustice),亦為全球位階最高的國際法裁決機構,就以色列於約旦河西岸肆意擴張殖民地及興建種族隔離牆作成諮詢意見。國際法院以十四票贊成、一票反對(美國)重申禁止戰爭奪取領土原則,並裁定以色列必須返還於六日戰爭侵掠而得的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東城及加薩。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全數殖民地、已完成及持續擴張中的種族隔離牆、猶太人專用公路,皆違反國際法。國際法院明言,以色列必須拆毀種族隔離牆,全數放棄非法殖民地,並為非法擴展版圖,夷平巴勒斯坦房舍、豪奪田地、水源,負擔賠償責任。各國不得以殖民地、猶太人專用道路、種族隔離牆是既成事實為託詞,與以色列朋比。儘管國際法院判決事實俱在,以色列迄今仍訛稱美國出資,使柏林圍牆相形見絀之種族隔離鐵幕的合法性無庸置疑。

清廉素著的哈瑪斯(Hamas)是巴勒斯坦人於二零零六年一月經民主程序選出的政府。哈瑪斯在一百三十二席的立法會選舉囊括七十四席,巴勒斯坦解放組織(the 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sation)內勢力最大的派系美國傀儡法塔(Fatah)僅得四十五席。哈瑪斯並取代法塔成為第一大黨。美國的一貫政策是不承認巴解,只承認巴解組織的法塔。美國掌控法塔,幾乎等同掌控巴解。美國和以色列不甘法塔失勢,故串通埃及、沙烏地阿拉伯、約旦,大舉逮捕、暗殺哈瑪斯成員。法塔與哈瑪斯內鬨後,哈瑪斯棄約旦河西岸,南遷加薩。

以色列自二零零五年後雖未屯兵加薩,仍舊掌控加薩邊境、領海、領空、水電基礎設施。為威逼巴勒斯坦人對哈瑪斯反戈相向及迫使哈瑪斯彈盡糧絕,以色列自二零零六年一月起對加薩境內一百五十萬人集體斷水、斷電。加薩鄰海,然而以色列不容巴勒斯坦人捕魚為生。食物短缺造成加薩百分之九十的兒童營養不良或貧血。加薩醫院因缺電致使醫療設備如嬰兒保溫箱、洗腎儀器和加護病房停擺。衛生設備如化糞池亦無法運作。以色列對譴責該國殘民以逞的國際特赦組織、紅十字會皆於加薩邊境以閉門羹待之。

儘管以色列咄咄逼人,合法政府哈瑪斯仍願以六日戰爭前的疆界為基礎,於尚未被以色列併吞的巴勒斯坦立國,即僅存二成的巴勒斯坦。由於甚得人心的哈瑪斯為建國善意盡出。以色列已無飾詞拒絕和談。以色列即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進入加薩,尋釁殺害六名哈瑪斯成員。哈瑪斯因以色列惡意違反停火協議,亦中止停火協議。以色列遂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假托哈瑪斯違反停火協議,發動加薩屠殺。

綠色部份為巴勒斯坦領土,白色部份為以色列領土或非法占領的巴勒斯坦領土。圖片為種族隔離牆尚未立起之前繪製。種族隔離牆持續擴張之中。圖片最右方約旦河西岸綠色區塊再縮減五成及殘存的加薩走廊即為巴勒斯坦實際領土。(圖片來源:巴勒斯坦團結運動 Palestine Solidarity Campaign)

從加薩屠殺到種族滅絕

自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起,為使加薩人民膽戰心搖,以色列非法使用美國出售的化學武器白磷彈。白磷彈火苗高達攝氏八百一十六度。火焰無法以滅火器或水撲滅。毒煙灼燒呼吸道及肺部。一旦火苗著身,猶如鈍刀慢剮,先燃膚、再熔血肉、後蝕骨、慘絕人寰。以色列在加薩屠殺二十二天期間,夜以繼日以白磷彈攻擊醫院並對平民趕盡殺絕。

美國除白磷彈外,另售予以色列高密度不活性金屬炸藥(dense inert metal explosives)。該武器導致傷者下肢截肢。然而截肢狀況與尋常刀切斧砍或砲彈碎片造成的截肢全然不同。此一化學武器爆裂力道將人體下肢肌肉片片自骨骼扯裂再截肢。倖存者體內留存大量無法清除的化學殘餘物,另外引發肌肉組織病變或肌肉癌。

加薩面積為三百六十平方公里,約為台北市與新竹市面積總和。以色列以三千架次的F16戰機,無日無夜空襲加薩,約每小時,五點六八架次,哈瑪斯的簡陋武器全無還擊之力。據以色列士兵形容,入侵加薩如同「孩童持放大鏡燒螞蟻」,大可肆虐無忌。屠殺期間,加薩五成以上的醫院遭以色列摧毀,殘存的醫院傷者如潮。由於以色列自二零零六年一月哈瑪斯勝選後,即對加薩平民全面斷水斷電,空襲更使巴勒斯坦兒童、婦女、平民飢寒與傷病交迫。一百五十萬人因加薩四面圍困、進退無路,又因時時顫慄飛彈或白磷彈從天而降、滅門絕戶,無不心膽俱裂。

一月十八日屠殺告終,以色列戰機悉數分毫無損。巴勒斯坦平民,死傷相藉。一千四百名巴勒斯坦死難者中,近一千二百人為平民,平民之中,三百四十人為兒童,一百一十人為婦女。傷者六千人,其中一千六百人為孩童。

屠殺過後,以色列持續封鎖加薩邊境、領海、領空。各國人道救援物資及醫藥皆未能進入加薩,遑論重建工程的原物料。加薩電力系統幾近全毀。半數以上醫院及醫療儀器亦毀壞至不堪使用。巴勒斯坦平民急需手術救治者,只得申請許可證,赴以色列就醫。以色列情治單位屢屢以離境就醫機會利誘加薩人為以色列臥底。拒絕同謀者,只能留在加薩坐以待斃。生死攸關,決意損人利己,也是人之常情。然而近於全數的加薩人毅然選擇與同胞和衷共濟,雖死無悔。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責成南非國際法權威戈德史東(Richard Goldstone)調查以色列入侵加薩的戰爭罪及違反人道罪。猶太裔的戈德史東雖譴責哈瑪斯發射火箭為戰爭罪,然而他亦坦言以色列自二零零六年一月起封鎖加薩迄今,即屬國際法的戰爭行為。他明言,哈瑪斯從未藏身醫院、學校或聯合國難民收容所,亦從未使用救護車運送軍火,更遑論以巴勒斯坦平民為掩護或人肉盾牌。他言道:以色列蓄意攻擊十五所醫院,四十間診所,二十九輛救護車、二百八十所學校包含幼稚園、一萬一千間民宅、七百家私人企業含三百二十四間工廠,主要為食品廠和加薩所有的水泥廠、燒燬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糧倉、毀耕地、耕作機具、電力系統、水利設施、民宅儲水設備、污水處理系統,戕害醫護人員、記者、並以平民做人肉盾牌,屢次加害舉白旗的平民,屠殺一百多萬隻雞,三萬六千頭山羊及綿羊,實屬戰爭罪。戈德史東報告(the Goldstone Report)重申以色列窮凶極虐、荼酷備加,絕非自衛權利。他的結論與國際特赦組織及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分別發佈的諸多獨立調查報告一致。以色列對戰爭罪指控一概亂扣反猶太人(anti-Semitism)的帽子。

流氓國家以色列視人命如糞土及蔑視國際法的罪惡已非戰爭罪能概括。加薩因以色列的封鎖,民生凋敝。屠殺之後,雪上再加霜。加薩因污水處理系統遭破壞,地下水受嚴重污染,不堪飲用。飲水猶如慢性自殺。罹患肝腎疾病者日增。國際特赦組織指出,每人每天用水量至少為一百公升。以色列掌控巴勒斯坦領土的水源,並不容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鑿井或接雨水使用。由於虐政日益,不出十年,西岸所有的巴勒斯坦村鎮將無滴水可用。以色列現下雖按兵不舉,如此處心積慮的污染水源和截斷水源之舉實與種族滅絕無異。

歐巴馬政府與以色列為趕盡殺絕,於加薩和埃及邊界立起長達十一公里的種族滅絕牆。該建築物為美軍設計、監造、施工。種族滅絕牆深入地下二十五至四十公尺,相當於地下八樓至十三樓,強化鋼材砲彈不侵,另附數以千計的防爆監視器,以阻絕巴勒斯坦人自加薩和埃及邊界地下坑道運送食品及醫療物資。該牆可引海水灌入加薩,破壞、截斷現存地下坑道,並鹽化加薩土壤。建築物已幾近完工。慢性種族滅絕,已在眉睫。

以色列自立國迄今從未公告官方領土。為擴張版圖、煎膏炊骨,無所不用其極。美國每年以「援外」之名,助其為虐,六十年來已投入超過一千億美金鞏固軍事占領。巴勒斯坦人民,雖處境日益困厄,人性尊嚴,不因逆境而減。相較之下,台灣政治學界和商業媒體若非睜眼說瞎話,設法替帝國主義開脫,則是裝聾作啞、不動聲色的將霸權種種滅絕人性的罪行自國際政治抽離。知識分子刻意混淆視聽、唯恐天下不亂,以及對言論自我審查的甘之如飴絕非台灣安全依賴美國可以解釋。若無反常人格,恐怕無法為之。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曾言道:「和平並非只是沒有戰爭,和平係指正義的到臨(the presence of justice)」。巴勒斯坦人民渴望和平如同大旱望雲霓。反觀台灣所謂的知識份子,真心追求和平嗎?

後記:這篇文章為合併舊作:巴勒斯坦人權 日暮途遠(未經中時刪減之全文)及美帝以色列朋比斷送巴勒斯坦和平(苦勞公共論壇),重新改寫。全文以編年方式書寫,刪除以巴衝突以外的中東問題,並加註三個小標題,用以突顯以色列從種族淨化到種族滅絕罪行的脈絡。

鄙人呼籲台灣民間加入全球抵制與制裁(the Global 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以色列的行動。拒赴以色列旅遊。全面抵制以色列商品, Products of Israel 產品條碼以729開頭。

事件分類: 

回應

這種問題不可以談,因為那會觸及台灣的佔領問題..

甚麼問題不可以談?
因為觸及台灣的甚麼占領問題?

請把話講清楚。

以色列, 南非
當它們受到經濟制裁及國際孤立時,
台灣和它們仍有來往,
台灣地區,以色列佔領區,南非及其侵吞原國聯託管的納米比亞,
是世界三個二戰後遺留的未決議題,
是異質的非國家地區,
聰明的人知道,
不要去碰觸這樣的問題,
尤其是台灣...

鴕鳥心態,讓大家有知的權利,哪有說不能談的.

所以說~諂諛取容(servility to power)為知識份子的傳統之一。喬姆斯基(Noam Chomsky)

以色列泯滅人心、虛僞作假,但風水輪流轉,他們不會永遠得逞的

乔姆斯基式的“通三统”(启蒙与古典自由主义、美国的某些立国精神、自由人的联合体)让国内的思想界普通感到“难以标签”。而这,或许正是他的中国行的最大贡献!(南方都市报 w

http://gcontent.oeeee.com/b/40/b407fff41b00613d/Blog/0bb/4333da.html

美國是以色列的幫兇,現今只有中國與俄羅斯可以制衡美國
不過這2個國家本身就有問題,豈能顧及國際正義?

邪惡的猶太人應該被從世界上消滅掉

任何意圖以殺害消滅他人種族者,才是最邪惡的妖魔。

以色列的猶太人並不能代表波蘭境內的猶太人,就像侵占聯軍佔領地「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中國人,不能代表1949年遷移到台灣的中國人全體,有時候現在的中國國民黨核心高層或當權派,都不能代表中國國民黨全體。因為,現在的中國國民黨核心高層,違反三民主義的社會主義屬性,完全偏向自由資本主義,甚至比民主進步黨更為極端的極右派極端的自由資本主義,也就是走資派中國國民黨其實是叛黨違憲的中國資本奴主的代表人。

親民黨的宋楚瑜究竟是了解蔣經國歸化為台灣人的心志,蔣經國說:「我也是台灣人。」其中的「也」字,說明了蔣經國的歸化台灣的心志。而他馬的政權,明知中共代表中國,卻仍然主張他馬的「也是中國人」,也就是他馬的雖然是呷台灣米,喝台灣水,但是仍然「也是中國人」。

中國國民黨的中國軍閥佔領台灣,至今仍然以「中國軍」威脅恐嚇台灣人不能爭自由。仍然意圖以「四書」,孔家奴教的思想要繼續給台灣年輕人奴化洗腦,想要繼續奴役台灣,更是邪惡的妖魔黑幫。

我是台灣人,它馬的R O Cer 是啥米碗糕?

美對台 死道友不死貧道
2017-11-20 中國時報 江鴻銘(台灣留英倫敦大學研究生)

台灣政經情勢問題重重,亟待改善,恐怕是目前朝野與社會的少數共識。其實大家都知道,關鍵在於兩岸關係、能源政策與民粹主義阻礙了一切改變與開創。所以,真正的問題在於台灣為什麼如此僵化執著,自陷於泥淖?這就牽涉被台灣社會忽略的國際謀略。
台灣人民看台灣政治,總是掉進「見樹不見林」的陷阱:「樹」是台灣本身,「林」是台灣所處的國際環境,而國際環境中的最大勢力除了美國還有誰?自冷戰以來,美國在全球進行各種形式的「政權更替」,從早期在拉美非洲與越南搞軍事政變,到近期大舉進軍攻打伊拉克、阿富汗;固定模式就是扶植聽話的當地傀儡政客、政權,「更替」掉難以控制的原有政府。
回顧30年來,台灣歷史的關鍵戲劇性轉變,是李登輝的變節走向台獨,開始了一直演到今天的政治連續劇。目前主角蔡英文還是李登輝當年人馬,只是「抗中台獨」已成檯面上的主流情節。台灣觀眾至今未理解,這齣政治大戲並不是單純的台灣本土劇,而是國際最大勢力美國政府的精心製作,內容還是「政權更替」:分裂瓦解有統一疑慮的國民黨,扶植易操縱的民進黨。
美國國家利益是長保台灣島不落入中共手中,避免威脅美國的太平洋安全。依照美國一貫標準作業程序(SOP),就是吸收扶植傀儡台灣政客取代原政府執政,堅持「仇中、反中、去中」為不可改變的最高原則以保障美國的利益。
在台灣的政治操作就是自稱台獨、鼓舞民粹,將反對者一律打成賣台統派。台灣本來只是反共,無意與共產黨統一,但始終視大陸人民為同胞,並不想獨立建國,「統獨」是假議題。台獨運動則是以「統或獨」掩蓋「反中還是和中」的選擇。但美國為自己的利益,選擇「和中」,卻要台灣傀儡政權「抗中」以防堵中國崛起。
美國不會考慮台灣人民的生計與福祉,寧可瓦解台灣人民傳統文化歷史認同與長期經濟發展前途,只為達成防堵中共的戰略目的,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
台灣民進黨政權是國際陰謀黑森「林」中美國所「栽培」操控的一棵小「樹」,蔡英文、賴清德政權政策受美國主宰而非台灣本身利益,就是台灣政經情勢無法從最高戰略層次改善的真正原因。台灣人民需要領悟:外國勢力的綁架台灣民主政治,限制了台灣人民的選項與前途;愛台灣,就要努力建立真正自主的民主政府與「台灣優先」、「不統一但可和中」的政策,讓兩岸中國人的智慧在時間的長河中找到雙贏的出路。

學不會在國際現實求生存, 就是這種下場,
巴勒斯坦如果在1947年先接受
UN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 181的安排,
現在至少也是個獨立的國家, 來日方長, 可以跟以色列慢慢耗,
所謂的阿拉伯兄弟國家也個有盤算,
戰爭打贏了, 土地也是被阿拉伯國家分走, 也不會留給巴勒斯坦人.

"邪惡的猶太人應該被從世界上消滅掉"...你最好把這句沒水準的話吞回去. 猶太人不代表一個國家. 更何況你看看這篇文章完全偏頗你就完全相信?作者看來也只是看偏頗的文獻, 你竟然完全就相信. 搞什麼鬼.

"戰爭打贏了, 土地也是被阿拉伯國家分走, 也不會留給巴勒斯坦人."....
完全正確. 阿拉伯國家把巴勒斯坦這個問題懸在那邊就是政治棋. 像埃及也不爽以色列, 但是他們也不希望這些難民跑到自己領土. 作者說巴勒斯坦的人民困苦, 問題是他們的著名巴勒斯坦的英雄--阿拉法特, 可是全世界其中最富有的, 他的錢少說是3億美金至13億. 他死前有把這些貪來得錢捐出去嗎?沒有, 而說他貪, 是因為這些錢都是從世界各國同情巴勒斯坦處境而捐過來. 問題是只有讓他的人民窮, 才能讓各國更同情他們.
我不知道作者這些參考文獻從哪來的, 但是有很多對以色列不實指控,看起來真的是很可悲的.因為你的偏頗, 造就更多人對以色列的誤會. 就像當年歐洲在屠殺猶太人, 說猶太人是魔鬼是豬是掌控世界經濟....一切一切看似有根據, 造成對猶太人屠殺的藉口. 希望作者也能多看看不是以巴勒斯坦人為主, 更客觀的文獻, 這樣才不會散發不實的論文.

我們跟以色列的命運是一樣的
外有強國 內有國賊 處心積慮想要滅亡我們
以色列剛獨立第一天 巴勒斯坦民兵就跟五國聯軍一起動手了
猶太人還一度處於劣勢 後來才慢慢扳回一城
猶太人對巴勒斯坦人的統治方式是正確的
你如果放任 他隨時會跟外國一起來把你滅掉

而且隔離牆
也是巴勒斯坦方先撕毀以巴和平路線圖
一直用火箭砲砲轟以色列住宅區跟學校後不得已的作法
要守護自己的國民孩子免於受到恐怖分子的攻擊
如果是我 我也會做
天平的一邊是巴勒斯坦居民的不方便 另一邊是以色列居民的死亡
孰輕孰重 一望可知

再者 哈瑪斯清廉?
哈瑪斯是以消滅以色列為目標的激進派團體
還訓練了一票恐怖份子
在以色列到處用火箭彈砲轟平民
在那種一窮二白的地方
你以為他們的資金是哪來的?
養1000個輕裝士兵一年要花一億台幣
他們養了五千個士兵而且還有重型武器
更重要的是 他們是私兵 不屬於巴勒斯坦安全部隊或是巴勒斯坦警察
這些資金可能從正途來嗎?
肯定是走私或是貪污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錢搞來的嘛

原本以巴的協議很簡單
停止恐怖攻擊>談判>建國
結果頭腦正常的巴解選輸
哈瑪斯選贏 他們決定要繼續恐怖攻擊(有病) 滅亡以色列(真的有病)
不要照原本的協議馬上停止攻擊並立刻開啟建國的談判

以色列當然要出兵把這些瘋子幹掉
如果你支持巴勒斯坦建國
那妳一定要支持加薩大掃蕩
因為這個掃蕩是以
"被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宣告為非法團體的哈瑪斯私人武裝"
為目標
這些恐怖份子被打掉之後
巴勒斯坦才可能建國阿

你說對了 猶太人不是一個國家 因為牠們跟以色列樣都是猶太蟑螂! 蟑螂是大害蟲應該被全部消滅

這些猶太蟑螂做著希特勒對牠們相同的事 牠們才應該被滅絕
絕對支持杯葛猶太蟑螂

Kasama: Archive for the "Palestine" Category
http://kasamaproject.org/category/international/palestine/

美國會支持以色列對抗巴勒斯坦的攻擊,但絕不會允許以色列消滅巴勒斯坦人,只要中東保持不安定狀態,美國才有介入的機會,美國的軍火商才有商機。唯有當功利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相結合時,才能產生所謂的帝國恐怖主義,以色列只是一個無法自拔的馬前卒。
台灣過去不也就是帝國恐怖主義的馬前卒?CIA成立的西方公司,除了利用台灣情報單位為其蒐集情報外,也利用它們在東南亞製造動亂,例如支援印尼反蘇卡諾的革命戰爭。台灣以前沒有軍購這個名詞,所有軍需都是由美國供應與控管,甚至連用油量也要接受美國監控,以防蔣介石暗中儲存足夠軍備後,脫離美國掌握而破壞了被美國操作的棋盤。美國直接培養的南韓KCIA崛起、人造衛星、電訊科技的發展取代美國對台灣提供情報的需求,冷戰結束、越戰終結、美中建交使台灣不再位居美國規劃的戰略地位,美國終於棄卒保馬。
從美國對台灣的歷史,可預以色列未來的命運。當阿拉伯國家都受美國控制而不再反美時,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都是可以被帝國恐怖主義犧牲的棋子。

猶太人民族由12族裔組合而成由於不同宗教的信仰自古分為猶大國與以色列國其間的恩怨情仇並不是其他國家可以干涉任何的學者專家也無法干涉
巴勒斯坦建國遙遙無期其來有自聯合國的決意文也就是說由英美諸國主導形同虛設?
諸位看官想要找出源由請參考聖經 ?

長老會的美國思維搞笑文
2008-08-26 聯合踹人天地 mocear

今天看到搞笑文一篇

http://www.pct.org.tw/article_soc.htm?strSiteID=S001&strContentID=C20080...

搞笑點如下
1.大國俄羅斯起兵侵略人口僅僅七萬的民主小國喬治亞
看看外交部網站的介紹
http://www.mofa.gov.tw/webapp/fp.asp?xItem=187&ctnode=276&style=comuprint
439.4萬人(2007)
七萬???那一個國家?阿不卡茲+南奧賽梯嗎
更何況,明明是協助對抗侵略,砲轟南奧塞梯的是誰?不就是喬治亞嗎?更何況,北約當年也是侵略南斯拉夫而幫助科索沃獨立
怎麼?北約做的就是對的,俄國就是錯的嗎?
根本是錯亂了吧,長老會系統的都是美國思維?

2.這新聞讓人非常憂心﹐尤其讓台灣人不能不膽戰心驚﹐因為不曉得甚麼時候共產中國會侵犯台灣

看到應該感到高興,因為南奧塞梯要獨立了阿??看到想要脫離喬治亞的南奧賽梯在俄國的幫助下獨立
逢獨立必支持的長老教會怎麼不說話了?當初科索沃獨立的時候不是很支持嗎,但是同樣是公投超過
95%支持獨立的波黑塞爾維亞與南奧賽梯要獨立就忽略了喔?
可見長老會的獨立思維根本是美國主義,只有符合美國價值的獨立,才是長老會支持的獨立
美國的價值就是回教徒與斯拉夫獨立於別人不可 但是別人都可從斯拉夫與回教國家內獨立
同理套用在西亞的庫德族 北賽普路斯 東歐 科索沃內的塞爾維亞 波士尼亞內的塞爾維亞 等等………
要不然,長老會要不要替北賽普路斯與波黑塞爾維亞獨立運動發聲一下?
波黑賽裔也被血腥屠殺不輸給西藏人喔更別說被伊拉克人用毒氣 被伊拉克屠村 被土耳其人跨界攻擊的庫德族
到現在美國人都說不可以獨立…

3.當今的世界剩下兩大共產國家﹐俄羅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別搞笑了,當今的共產國家有古巴北朝鮮跟中國,俄羅斯早就民主化了…
還活在反共抗俄的年代嗎?

4.這一次俄羅斯的坦克車﹑轟炸機把喬治亞炸得人仰馬翻﹐喬治亞只能以卵擊石﹐令人看得很不忍心

那砲轟南奧塞梯的時候,喬治亞有手軟過嗎?那轟炸塞爾維亞的時候,長老會的反應呢?用貧鈾彈時
長老會有靠北美國人嗎?

5.「你是侵略者﹑以大欺小的惡漢﹗」

偷掛歐盟旗幟,讓歐盟超不爽的喬治亞總統,才是真正的惡漢吧,攻擊兩萬多人口的小國
不就是喬治亞開始的嗎?在奧運會開幕時砲轟南奧的,不就是喬治亞總統?
被人打的時候怎麼沒想到當初是怎麼打人的,根本是非不分,唯美國的思維至上!!
講起以大欺小,發動第二次伊拉克戰爭的…是哪一國總統?

政治掛帥講起來的文章總是那麼的搞笑與沒有說服力,長老會應該要修正一下國際觀
檢查一下發文的內容是否有誤
否則老是說俄國人是共產國家放在自己網站上豈不讓人笑話

[沒有23459總統不選馬英久]被我神打臉:
2005年,民進黨勾結國民黨,蠻幹推動立委減半與單一選區兩票制,砍殺台聯等同道的參政權。
2007年,民進黨還透過台灣社等社團抹紅台聯,大綠滅小綠,以壟斷本土論述。
2007年,綠黨致贈「黑金黨旗」給民進黨,丟臉的當然是打著綠旗反綠旗的民進黨啊!
2006年,楊碧川暗諷民進黨:「用愛本土為藉口,做得比國民黨更爛!」
台灣本土最無恥的民進黨被絕對多數台灣人民唾棄,一點都不冤枉啊!

寃冤相報何時了! 戰爭實在太汙染了, 這篇觀點完全持相反說法, 真象在那邊? http://direct.watchinese.com/article/2014/16532?page=show

http://direct.watchinese.com/article/2014/16532?page=show
舉世皆知,這篇文章的作者曹長青是美國極右派的打手.

扁黨復辟 民進黨內戰?
2011/05/30 葉海天
http://blog.udn.com/seachange/5270422

陳師孟替王定宇發難,背後的動機是:辜寬敏和所謂「本土社團」挺扁部隊要出來鬧了。
自由時報(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30/today-p2-2.htm):【辜寬敏今天將赴民進黨中央黨部樓下,與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陳唐山、專欄作家金恒煒、北社社長陳昭姿等人召開記者會,對民進黨遲遲不提名王定宇,讓派系的利益凌駕民意、崩解初選正義提出抗議。】
本土社團幾個人號稱代表全台灣人。在陳水扁當台灣大統領的時代,本土社團幾個大頭目都成了扁政府的禁衛軍,是扁政府用來當橡皮章的「假台灣民意之聲」。他們以保扁為活命的唯一目標,保扁保到沒有是非對錯、沒有道德廉恥,凡是陳水扁和吳淑珍所做的事都是為台灣好、都不可以批評,凡批扁的台灣人就是不愛台灣、是中了國民黨的毒、是必須追殺甚至打死的反扁反台的惡台灣人。
金恒煒、曹長青、陳昭姿這三人尤其是兇猛異常,也最敢發表保扁、保貪、保腐、自以為愛台其實是保扁害台的怪文章,而自由時報是他們的舞台。若無自由時報照單全收這票人的怪論,他們其實是沒有什麼作用的,他們只是幾個自封為北社、南社、東社、中社、台灣社、……的社長、副社長、祕書長,形同自刻官印、自行封官、大搖大擺當起台灣人的太上皇;其實是當貪污腐敗陳水扁的東廠太監,來打壓、威迫台灣人「不得批扁、反扁」的特殊扁家軍罷了。
蔡英文當家後,台灣人得到救贖,拋開陳水扁不堪聞問的八年亡台罪行,齊心向蔡英文的旗子靠攏,全心想助蔡英文贏回執政權。這樣就得罪了扁黨?
不管怎說,陳水扁貪污腐敗,不搞台獨,搞海外藏錢,是台獨的罪人,也是台灣被統的功臣。這票保扁的所謂「本土社團」早該叫陳水扁下台謝罪、由呂秀蓮繼任才是;然而,他們保一個不台獨的貪污腐敗奸巧之人,叫人懷疑:這批本土社團保扁集團是不是明獨暗統、打著台獨反台獨?
辜寬敏老先生是什麼角色?他是台獨嗎?恐怕未必!他手下養的一批辜家軍是台獨嗎?也未必!他的人馬上中媒和藍媒的興趣大於和台媒互動。
如果台獨是由這批人來主張獨立建國,那不如沒有台獨;因為,口喊台獨者可能正是在掩飾自己並非台獨,但要騙票和騙對岸來和他們談條件,不要和不是台灣人的馬英九藍營去談併台條件。
王定宇將八八水災捐款的公帳和他家的私帳混在一起。要不是王定宇支持者出去發黑函抹黑李俊毅,壞事做在前,李也不會告發王的公帳入私帳。
王定宇的手法不是和陳水扁一樣嗎?什麼大水庫理論?不要這樣搞,抓到了就說大水庫,沒抓到不就是錢來也?來的錢都是自己的財富,有沒有藏錢海外?什麼時候調查?
民進黨不能決定不提名王定宇,也是窩囊。怕什麼?窩囊才讓辜寬敏和扁黨吃夠夠。去年五都選舉,蘇貞昌選台北市,是違背黨規,自己宣佈參選,公然不把黨中央看到眼裏;那時黨中央都笑納,黨紀蕩然無存,誰都可以目無法紀。到底黨中央有那些人是縱容蘇貞昌的陳師孟口中「黑幫」?
又高雄縣市初選,楊秋興落敗不服輸、然後投藍,有些扁黨和辜黨、蘇黨的人都還和叛黨的楊秋興相當麻吉,這是什麼意思?民進黨沒有能力制裁一些隱名的「黑幫」?
台南市初選落敗的許添財也一樣不服輸,裝模作樣要脫黨參選,看到楊縣長情勢不對而縮了腳;但「本土社團」非但不譴責許先生敗選不服輸,還怪勝選的賴清德不去三跪九叩表達誠意。陳昭姿還主張,賴清德應立即辭去立委一職,讓許添財選立委,別人不要來搶;陳女士不知這是搓圓仔湯嗎?
現在辜寬敏率一群扁黨和他自己的辜黨出來向黨中央要脅一定得提名某人,要是黨中央不從呢?辜寬敏去組一個辜扁黨不可以嗎?
扁黨/辜黨/本土社團想的是什麼?奪權!奪不到所要脅的東西,就來內戰?得了吧!有種出去組黨,不要帶一群敗台有成的土匪來搶奪中央從無變有的人氣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