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光鮮背後:交織勞動汗水與金錢暴利利益鏈條

2010/04/10

  從4月3日在美國全球首發那刻起,ipad成為喬布斯的又一台超級賺錢機器。在蘋果公司光鮮的表面背後,隱藏的卻是一條交織着勞動汗水與金錢暴利的利益鏈條。

  在這個全球的鏈條上,有三部分與中國緊密相連:一是40萬左右大多出生於1990年以後的年輕中國工人,拿着以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為基準計酬的底薪,在嚴格保密的生産線上消耗着他們一生中最為美麗的青春;二是以富士康為代表的組裝廠,他們的毛利僅在2%到4%之間;三是以蘇州聯建科技為代表的零部件供應商,他們的毛利稍高,也只在8%左右。

  事故

  4月、深圳、凌晨6時,一群群睡眼惺忪的年輕人從10到12個人一間的宿舍湧出,沖向設在公共走廊上的洗手間。這裏是蘋果公司在中國的代工組裝廠——深圳富士康的員工宿舍區。雖然工廠規定8點上班,但7點40打卡交班,之前還要做早會等准備工作,而且從宿舍到工廠還要走半小時,所以員工6點就得起床。

  中午12點開始吃飯,規定吃飯時間是1個小時。但是生産綫不能停,一般只能休息半個小時。

  富士康的規定是工作六天休息一天,但因蘋果方面的壓力,往往是13天休一天,這樣員工的壓力很大,同時也不符合中國相關法律規定。但是知情人士披露,蘋果要求代工企業簽訂企業承諾書,表明這樣的休假方式和自己沒關係。

  每年的6到9月是蘋果訂單的最高峰,隨後進入低潮期。代工企業也被迫開始裁人。富士康曾一次遣散員工上萬人。這些遣散費用都是由代工企業來支付,不計入蘋果的費用。

  蘋果的産品因為對外表面的處理工藝要求非常高,需要對錶面進行嚴格的拋光,由於大部分代工企業受場地和條件限制等原因,不少女工都是滿手血泡。

  2009年7月至今,蘋果在中國的代工廠已有接近上百人遭遇事故的公開記錄。

  在所有這些事件中,最嚴重的要數聯建“正己烷”集體中毒事件和富士康“孫丹勇跳樓事件”。

  今年2月中下旬,聯建科技百余名員工“正己烷”中毒,截至2月26日的數據顯示,在整個“正己烷”中毒事件中,直接或間接涉及2742名員工,共有134人受影響。

  除了“正己烷”事件,富士康的“孫丹勇跳樓事件”也被媒體廣為報道。

  2009年7月16日凌晨3時許,富士康員工孫丹勇從位於龍華基地的兆利花園A3棟12樓跳下。出事前,孫丹勇主要負責富士康蘋果iPhone第四代N90的導入。7月10日,在給蘋果寄産品時,一共為16台樣機,但蘋果最終只收到了15台。

  7月13日,富士康觀瀾科技園區發現蘋果樣機丟失並彙報給孫丹勇所在事業群的環安課。7月15日上午,富士康觀瀾科技園區環安課開始正式調查,孫丹勇作為樣機的經手人,被列為重點調查對象。當晚,孫丹勇跳樓自殺。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稱,以前,一個企業一旦和蘋果發生了故事,就等於戴上了一個光鮮亮麗的花環,但現在這或許是個“死環”。其稱,代工企業本身也在檢討,這幾年,他發現一個規律,代工企業發生的重大事件,基本都和蘋果有關。

  霸權

  誰是“正己烷”事件的罪魁禍首?員工把矛頭指向了聯建,而一位離職的聯建中層卻把矛頭指向了蘋果的霸權。

  上述聯建中層表示,2009年8月聯建在蘋果的建議下開始用這種溶劑取代酒精讓員工們擦拭手機顯示屏,這種化學製劑在中國及台灣地區均非嚴控化學藥品。聯建一位員工說,正己烷比酒精更經濟。據稱蘋果當時建議的理由是,其他工廠也在用,你們可以用看看。

  在聯建內部員工看來,“正己烷”事件後,聯建的安全隱患並沒有消除。該員工稱,事件之後,蘋果再次給出了新建議,建議用丙酮等溶劑。

  一家蘋果零件供應商表示,為在短時間提高良率,蘋果會建議代工廠商試用其他在中國已經使用的不同化學藥劑,如丙酮等易燃、易爆的高危品,雖然是遵循中國法規合法使用,但是在訂單的急迫壓力下,往往沒法做好事先的工業安全評估及保護措施。

  其稱,聯建“正已烷”事件是為了達成蘋果極端的出貨標準要求,而以員工健康為代價和廠長撤職收尾,而蘋果則報之以更多的訂單,聯建的台灣母公司勝華科技的股價也因此在近來飆漲。

  備受世界輿論指責的 “孫丹勇事件”也被指與蘋果有關。知情人士稱,孫丹勇的悲劇本可避免。在出事的富士康蘋果代工廠中,原本安裝了監控設備,但蘋果為了防止泄密而拆除了監控設備,並把生産車間圍了起來,這被認為給了員工“上下其手”盜走樣機的機會。事後,導致孫丹勇死亡的樣機是如何丟失的也無從查證。

  蘋果被詬病的地方顯然不止這些。除了干涉代工企業的正常生産經營,蘋果通過其強勢話語權,已經滲透到了代工企業內部,甚至包括高層人事任命。

  2009年8月,郭台銘親點的接班人之一蔣浩良突然脫離鴻海一綫核心業務,轉為特別助理的崗位。早在他加盟鴻海之前,他曾在蘋果公司任職16年。被郭台銘挖到鴻海後,藉著當年的關係,他成了蘋果訂單的負責人。

  知情人士稱,鴻海之所以能拿下iPod、iPhone訂單,除了這家公司強大的代工服務能力外,蔣浩良也被視為關鍵。在他任內,來自蘋果的訂單,一年創造的貢獻,曾經佔據鴻海集團整體營收的10%到15%。

  蔣浩良的職位變動一度與孫丹勇事件聯繫在一起。上述知情人士卻證實,這位曾經的“蘋果人”正是被他的老東家趕下了台,具體原因僅僅是因為在一個iPhone小零件的成本控制上,沒有聽從蘋果的調遣。據說,要求換人的電話直接找到了郭台銘——這個總經理要下來,要不然不跟你做生意。

  類似的事件也在聯建身上發生過。上述聯建中層稱,因在一些問題上的看法與蘋果不同,聯建的一中層幹部也因此被迫調離。同樣,要求換人的電話也直接找到了聯建的高層。

  在代工企業看來,蘋果的霸道還反映在其強勢的保密文化上,蘋果為防止技術外泄而採取的令人窒息的保密措施令代工廠管理者和工人面臨嚴重的心理壓力。

  在富士康代工蘋果的深圳觀瀾基地有保安130余人,而且基地裡戒備森嚴,如同一個工業堡壘,任何工人都需刷卡進門,保安則會對來往車輛的乘客進行指紋辨識掃描。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員工表示:“廠內各處的安檢措施都非常嚴密,出門都需經金屬探測器檢查。只要發現任何金屬物件,都會立即報警。”

  可是蘋果的要求不僅限於此,知情人士透露,富士康為蘋果等需要嚴格保密的客戶生産綫設立的專職保安規模高達四五百人,是整個廠區保安數量的三倍多,而這個需要嚴格保密的客戶主要是指蘋果。

  一富士康離職人士透露,做iMac和iPhone分別是兩個單位,按照蘋果的規定這兩個老總是不宜互相往來的,蘋果不希望他們有直接的溝通管道,他們前後經過同一個地方都是要避嫌的。至於iMac和iPod生産情況,他們相互完全不清楚。

  上述人士說,蘋果應該檢討的是他頑固到近乎無情的保密制度和以此為基礎的所謂蘋果保密營銷策略,這種保密營銷雖然有利於提升産品的認知度,但也直接對其他同類産品和代工人員造成了傷害。蘋果每年發布的不具名的勞工報告也被其解讀為營銷的一種手段。

   最低工資

  4月初的江蘇蘇州。與往常一樣,每天下午5點左右,在聯建工廠門口,接送員工的大巴在廠門外排成一長條,工廠的大門會在5點半準時開啟,待大門嘎吱一聲打開,大巴就魚貫而入,那些在5點半下班的工人們就搭乘大巴回到宿舍。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員工下班後都會自覺回到宿舍,與聽話的女員工不同,部分男員工下班後會選擇到附近溜溜。

  聯建一員工告訴本報,“中毒”和“罷工”事件後,男員工因不好管理而被管理層列入限招黑名單。這種政策的變化直接反映到了介紹費上,年後,受民工荒的影響,聯建缺工厲害,因此號召員工自發介紹,但男女有別,“男的介紹費200元,但基本不要;女的每個提成400元,來者不拒。”一名女工笑稱,蘋果再不加大對這種行為的稽核,以後男工將是廠裡的“稀有動物”。

  但高提成並不能打消員工的疑惑和怨氣。讓聯建員工意見最大的就是過低的工資待遇。但聯建覺得自己有苦難言。一台資代工廠高管表示,類似於蘋果這種強勢公司限制了工人工資的提高。其稱,限制是通過兩條途徑完成的,一是借道最低工資標準;二是通過代工企業的倒逼。

  在國內,代工廠工人的工資分為兩部分:一是基本工資,二是加班費。對於加班費,國家明文規定,其基數是與基本工資嚴格掛鉤。因此,對工人整體工資待遇起決定作用的還是基本工資。

  在外界看來,是代工廠的克扣造成了工人基本工資的低下,從而限制了工人的整體待遇,但上述高層卻稱,真正能決定工人基本工資的既不是當地政府,也不是代工企業,而是蘋果這樣的大老闆。

  “蘋果在國內有很多代工廠,有強大的稽核團隊,他們對代工企業的流程非常了解,對國內的法律法規、社保體系乃至對各地的最低工資標準也了如指掌。蘋果在核算代工成本構成時,大多隻按照當地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來核算人工成本”。

  其還稱,這一做法的直接後果是,代工廠為了利潤,不可能高於蘋果的標準給工人開工資,致使工人的工資長期處於低位。到目前為止,在富士康,普通員工的工資是按深圳市最低工資標準制定的——底薪每月960元,外加每小時7元多的加班費。在蘇州聯建情況也大體類似,中毒事件前,聯建的底薪是當地工資標準850元。出事後,聯建出現了大面積的用工荒,聯建已將作業人員的基本工資由850元/月調整到1200元/月,以解決用工短缺的問題。

  另外,在蘋果嚴格的成本控制下,當代工企業不賺錢後,羊毛出在羊身上,代工企業就開始倒逼員工。

  一位富士康資深離職人士透露,由於蘋果將産業鏈的各個零部件等分工環節全部打散了,零部件由蘋果直接與供應商縱向採購,從而封死了代工企業的利潤提高空間。

  而其他客戶和蘋果顯然不太一樣。上述離任的富士康人士說,惠普和戴爾都會把代工企業看成自己的合作伙伴,他們覺得跟代工廠某種程度是唇亡齒寒的關係,所以惠普指定的零件不會太多,只有在主要部件如CPU和繪圖卡指定廠商,其他的代工廠能提供的就由代工廠提供,“這樣的話我們利潤就提起來了”。

  上述廣達人士也證實,蘋果是成本控制最嚴格的客戶。業內代工惠普和戴爾的毛利率一般是在5到8個點。加上批量採購零部件的利潤,一般毛利率在8到10個點左右。毛利還要攤銷固定資産投入,如果管理不善將直接導致虧損。上述台灣資深人士說,大部分代工企業代工蘋果其實都處於微利的邊緣,從而限制了代工廠改善員工待遇的空間。

   暴利

  如今,iPad正以499美金的價位在全球瘋狂售賣,但一代工廠高層卻告訴記者,iPad的零部件成本不足100美元。

  “相對iPhone的200%的毛利,2%的毛利是我們代工企業的悲哀。”上述富士康離職中層說。

  一位具有海外背景的台資代工企業資深人士說,從純粹的零部件成本看,16G的iPhone零部件費用大約是180美金,美國的售價為499美元。蘋果的毛利率大約在60%到70%之間。iPad利潤比iPhone還要高。這還不包括下載蘋果店的軟件收入。目前,蘋果提供的軟件最貴達到近千美元。但上述計算方法沒有將運輸成本、生産成本、分銷成本等成本計算在內。

  即使按照美國的 iSuppli和BroadPointAmTech等市場調查機構更詳細的計算方法,iPhone和iPad的成本均不到其售價的一半,總體利潤率超過50%。相對iPhone利潤率高達50%,三星手機的利潤率為10%,而諾基亞的利潤率為8.9%。

  全球最大筆記型電腦研發設計製造公司台灣廣達電腦(以下簡稱廣達)的一位人士表示,蘋果的筆記本成本除了目前售價最低的一款外,其他的成本也不足售價的一半。廣達是蘋果筆記型電腦重要的代工企業。

  如今銷售正旺的iPhone,讓蘋果的毛利率還有不斷擴大的趨勢。2009年第四財季,蘋果的凈利潤對應同期增長達到了47%,營業收入增長約25%。

  從最近的兩個財季來看,蘋果的凈利潤增長速度遠高於營業收入的增長速度,這被市場解讀為其毛利率還在不斷的提高。

  江蘇聯建的一位吳姓員工怎麼也想不明白,天天加班,生産綫還在不斷擴張,公司怎麼會虧錢。聯建是全球知名的中小尺寸顯示屏製造商台灣勝華科技在大陸的子公司,資料顯示,勝華科技在2009年前3季度虧損22.02億新台幣。

  聯建的一位基層幹部說,聯建因為是上游供應商,毛利率在8到10個點左右,但是依然無法抵消成本上升的壓力。公司發現即使把工資提高到遠高於富士康的960元到1200元後,現在還依然有5000人的用工缺口。提高工資後聯建已經基本不賺錢了,聯建正謀求在蘇州建更多的生産綫來實現規模化抵消成本。上述基層幹部表示,已確定要新建數條蘋果生産綫,新招員工5000人。該人士感嘆,聯建所在地江蘇新城的高端定位不適合他們這種微利企業,他們來錯了地方。

  上述聯建人士說,高端的開發區不准在廠區建宿舍,旁邊的住宅區又都已經被炒成了豪宅,為了把員工安置到遠離工廠更便宜的住宅區,聯建每個月上下班公交車費的支付就超過了100萬元,每天超過130多個班次。

  上述台灣資深人士說,代工一台在美國售價為499美元的iPhone,代工企業獲得大約4美元。其中還包括工人的工資和攤銷固定資産投入等。蘋果不直接參與生産獲得的收入卻超過了200美元。

  資料顯示,蘋果第五代iPad共有451個部件,其主要分工網絡和價值分割體系包括銷售、物流運輸、硬碟製造、顯示器模組、晶片、存儲器、組裝等衆多環節。蘋果在全球有數百家供應商,分佈在中國內地、中國台灣地區、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捷克以及美國等地,但是大部分産品是在中國組裝。

  在蘋果遍佈全球的代工廠中,中國是重中之重。上述資深人士透露,蘋果的代工廠在其他國家難以運行的原因之一是人工成本高,二是工人不願意加班,而且人多了管理難度極高。

  聯建人士認為,像富士康和廣達這樣大型的代工企業,對蘋果肯定有話語權。結果他很失望,富士康的接班人撤換已經給出了實例。上述廣達人士的答覆是言聽計從,否則蘋果照樣砍單(撤單)。

  從蘋果系列産品的組裝代工企業來看,組裝代工的成本僅占到其銷售價格的1%左右。但代工企業人士普遍認為,代工企業在蘋果面前,惡性競爭導致根本無力改變現狀。發展中國家處於分工的最底層,對跨國公司形成依賴,最終難以升級。他們只能奢望蘋果在贏得最受尊敬企業和堅持做社會責任的同時,應該給代工企業有所返還。

  在本報截稿前,蘋果方面給本報的回復稱,有關蘋果公司對於供應商的企業責任,參閲蘋果官方網站2010年報告及其他信息。對於其他方面則不予置評。

  連接

  在其官方網站的報告中,蘋果公司披露了2009年對其在中國大陸、捷克、馬來西亞、菲律賓、中國台灣、泰國及美國的102個供應商稽核中所發現的問題,現部分摘錄於下:

  一、17個嚴重違規:

  ①8家工廠對外籍工人收取過高的進廠費,2009年Apple已協助外籍勞工追回近兩年共220萬美元的額外費用;

  ②在3家工廠過去出現違反童工規定的工廠復查,查出11名當時已成年員工(含在職及離職),在進廠時為童工,已要求供應商加強聘用程序(如身份證件確認)

③3家工廠對有害物質處理不當;

  ④3家工廠提供造假資料。

  二、頻繁出現的違規:

①工時:Apple規定每週工時不得超過60小時,在65家工廠中,過半工人每月至少一次超過連續6天上班。 Apple已要求改善管理體系;

②工資:48家工廠加班工資計算不正確;24家工廠工資低於法定最低工資標準;

③歧視:52家工廠對肝炎歧視,還有其他11家沒有政策及程序防止反歧視。 20家工廠對工人進行懷孕測試。 23家工廠無任何反歧視的政策;

④職業工傷:70家工廠對安全違規無行政控制,如無證駕叉車,設備未檢修。 49家工廠未佩戴合適的個人防護用品;

⑤人因工程:未能為工人設計合適的工作台或進行崗位調動,以防止職業危害及工傷事故,共24家工廠被列入缺失。

  三、環境許可證及報告書:44家工廠未進行環境影響評價。 11家工廠未取得廢氣排放許可證,4家工廠操作條件不符合排放要求。

  四、管理系統:55家工廠無“APPLESER行為準則”實施監控的指定負責人。 41家工廠對工人《勞工人權》培訓不足。 30家工廠對工人《健康及安全》培訓不足。 34家工廠對管理層的《勞工人權教育》培訓不足。 33家工廠對管理層的《道德標準》培訓不足。 

臉書討論

回應

蘋果電腦少假了....
對輿論風險控管很有經驗啊...
明知代工廠就是血汗工廠....還裝蒜....
拿供應商法則來卸責....裝傻裝不知
US$499的IPHONE 代工廠賺幾塊錢?? US$2 蘋果電腦你賺幾塊?? US$498
只是代工廠賺的錢都進了那幾個頭兒...
只有規模量產才能賺....高耗能高耗水重污染血汗工廠....

郭董啊...是戰遷者族群中...難得慈善家....
但是代工的錢賺滿了...
還是要回歸自立自主的事業才是正途啊...
為國際大廠代工是沒有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