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青年選議員-李盈萱的募款信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0/08/13
資料來源: 

untitled

各位朋友你們好:

在台灣,年輕人一代比一代更被污名化,知識﹑生活與夢想也越來越昂貴。民主,卻仍只是有錢人的遊戲。

我叫李盈萱,今年25歲,即將進入東吳大學人權所,在準備辦貸款繳學費時候,手上還有一張近六十萬元的大學學貸帳單。爸媽是清潔工,當然從大學就得自己靠打工賺生活費。畢業後,眼見滿街都是22K的工作。看著暢銷書「35歲之前一定要做的事」的書皮,我只知道未來十年,我一定得做的事,就是還債。

這不只是我個人的難題,而是我們這個世代共同的困境。我相信唯有參政,才能扭轉年輕人的未來,把這個結構性貧窮的天花板,敲出一點隙縫,讓陽光透進來。

兩年前在野草莓學運的廣場上,我發現關心社會的年輕人很多,也看清兩大黨無論誰執政都只是虛應故事。大學畢業後,擔任亞太綠黨大會籌備的核心工作,很幸運地認識不少同樣是20歲出頭的各國綠黨青年,他們早就有以參選啟動改變的志向,德國綠黨19歲女生當選國會議員的故事更深深激勵了我。

決定參選後,我跟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等團體共同構思政見。並在過去半個月中,開始在捷運站﹑公園﹑百貨公司前面走街發傳單。平均每小時有十位民眾願意停下腳步,和我們討論政見。未來三個月,我跟二、三十位志工的團隊,有信心鼓舞上萬顆良心,為了改變貧窮青年世代的未來而投票,至少拿回保證金(約3250票)不是難事。

除了繼續和選民互動,我也將搭配綠黨在北市六個選區的聯合競選活動(我也蠻期待有原住民候選人一起加入),估計整體競選經費不會太多,一起創造平民/貧民參政的奇蹟。

但橫在面前的第一道門檻,是二十萬元的選舉保證金,我需要在九月中旬之前募到這張候選資格的門票。就像全民認股救白海豚的動力,只要400個五百元的小額捐款,大家就能聚沙成塔讓希望的政治萌芽。

請給勇敢站出來的年輕人一個機會!!

------------------------------------------------------------------------------------------

李盈萱/綠黨提名台北市議員參選人(南港, 內湖)

請支持 [貧窮青年選議員] 戶名:第11屆臺北市議員擬參選人李盈萱政治獻金專戶 銀行:台中銀行 台北分行 帳號:092-20-0128304

注意事項:個人不得超過十萬元,對所有候選人不得超過二十萬元。 · 匯款或ATM轉帳後,請將姓名、住址、電話、身份證字號、ATM轉帳帳號末五碼,寄至ecolys.tw@gmail.com,以便依法開立收據抵稅。若不想公開徵信請註明。 · 更多選舉訊息請見:www.ecolys.blogspot.com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歡迎大家來盈萱的部落格逛逛。

-------------

http://ecolys.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3606.html

真心的測試──八月十三日走街日記

今天盈萱參加由成大學生團隊辦的202意見交流會,一開始眾人以為有官方性質,後來很快知道是學生的研究為主。

中研院瞿海源教授等對於學生準備的資料做了一些指正,綠黨召集人潘翰聲再跟著把問題引導到比較實際的方向。

綠黨秘書處跟綠黨的夥伴們去了不少人,甚至盈萱之前八月二日遇到的好本事老阿伯也到了。一到現場大家就很熟絡的樣子,當然這其實不是為選舉,只是剛好大家都愛自然罷了。

竑廣事前邀請了愛樹的公民記者好奇寶寶(是位老大姐)過來拍攝紀錄,所以之後應該會有報導。之前竑廣跟她在亞太綠人大會就見過面,而且因為感動於她的報導,或者說綠黨讓她感動過,而轉貼她的報導到綠黨電子報(註)。彼此印象深刻。

一進入集思廣益的階段之後,眾人參與的熱度又馬上回溫,(留下來的)居民們提供各式各樣珍貴的意見。

除了翰聲跟長期關心202運動的居民就生態角度(貓頭鷹、果子貍等)與對都計、環評的認識提供意見之外;好本事老阿伯從住民歷史角度,告知我們那裡因為兵工廠很多隧道,因為越戰的關係,一度是台灣經濟的引擎,下班都好幾萬人騎腳踏車。也有人從人文角度看這件事情,告訴大家當地埤塘的珍貴歷史。

盈萱一開始自介的時候交待作為內湖居民的自己跟202的關係,接著專心開會做紀錄,並構思如何進行這項運動。她希望能多辦些一日行程,來讓居民認識,積極地跟居民詢問可能的方式。

本來在場的還有兩位國民黨議員,但他們聽到這只是學生研究就走了。今天很難得兩三位里長到達現場,而且表現出強烈的保留意願,跟某議員在電視上講的民意有很大落差,跟我們之前遇到的民眾也完全不同。

但是之前遇到的民眾真的討厭「公園」嗎?這個問題之前在辦公室跟翰聲助理的朋友聊過,他說與其說是討厭,不如說是台灣公園缺乏維護跟規劃,多半給人陰暗的感覺,也難免想到遊民群居等風險。儘管有的人也只是純粹覺得開發就是好。

不管怎樣,回到老問題,也就是盈萱想辦活動的目的,先認識(自然環境),之後的話才是真心。

回程我跟翰聲說,蠻不好意思以參選人身份參加這種活動,畢竟我們參與有限,他說:「雖然里長聽到盈萱是參選人也嚇一跳,但沒關係,這樣他就知道我們是真的關心這件事情,你看議員馬上就走了。我們都還一直待著。」

另外我作為選舉助手還有許多不足之處,後面翰聲又細細地指導著。我覺得,選舉沒做好,對運動也不好,辜負了樹的請託。

盈萱雖未刻意,但很自然地跟許多人聊了開來,並熱情地留下聯絡資料,其實一路以來民眾對她的反應都不錯,不敢說票一定投她,畢竟這是誰也不知道的事情,或者以她的個性,她要做得更多、做些真心想做的事之後再說。

真心的測試,總在不知不覺之間。

小單元:好奇寶寶其人其事

關於好奇寶寶與綠黨的淵源,見其公民報導綠黨潘翰聲先生為文提醒:6/12廣慈博愛院BOT環評說明會 系列報導六十三:「當初好奇寶寶知道了附近社區已經有四十多年的廣慈博愛院要BOT給財團。到處找可能幫忙的環保團體,結果是綠黨的召集人潘翰聲先生,帶領我一步步走入環保的議題與團體...」

好奇寶寶真的是非常愛樹的一位奶奶,最早竑廣還不知道她跟翰聲認識時,就心儀她愛樹的語調而轉貼到綠黨電子報:「他只有我,一個退休的花甲婦人!我又能做什麼?只好硬著頭皮,發揮創意。。。」「我去找這棟新建大廈的保全,他一直在這裡巡邏,他應該知道,為什麼樹倒在這沒人理?這個保全,他很棒,願意找有權利主宰這棵樹的人來作主。我在等他的時後, 環顧這個環境,看是先進國家的一流環境,有沒有一流國家仁民愛物的環保思維?至少保全是有良心,不願擔負一棵生靈的生死命運。他忙著找人,我回去照顧那受重創的樹。」──樹樹 是誰將你去根又撂倒在這?─台北信義計畫區的救樹現形記

附錄:盈萱和綠黨友人的合照

圖一:盈萱與綠黨支持者anne合照,下面附上她的護樹網站,請大家多多支持。圖二:盈萱、anne與翰聲的合照。圖三:綠黨友人洪俊傑先生,之後還會幫忙盈萱走街,回家後被竑廣凹,認捐一千元。

請搶救天母最後一片美麗原始叢林和磺溪

連署網址: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09112505315800

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oldtree-911

????where is she?

被送走走了,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3645,這告訴我們,政治是很黑暗的,懷抱理想的年輕人,千萬要小心變成被人利用,用過即丟的便利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