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得諾貝爾獎意義重大

2010/10/09

不出各方所料,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昨天因「長期以非暴力方式為中國基本人權奮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因政治異議正坐黑牢的劉曉波獲獎,不僅是中國公民首次得到這一殊榮,諾貝爾基金會抗拒中國政府事前強大壓力,堅定地反映了世人對中國專制統治、鎮壓異議的有力批判,最值得喝采。

五十四歲的劉曉波,現今正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被關入監獄服十一年徒刑。前年十二月,在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簽署六十週年紀念日前夕,他發表參與起草的「零八憲章」,為中國人民請命,提出修改憲法、司法獨立、保障人權、軍隊國家化及集會結社自由等訴求。顯然,劉曉波身為知識份子,只是行使提出政治主張的言論自由。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卻認定,劉曉波的民主訴求危及政權,去年耶誕節當天把他判刑。

這並不是劉曉波第一次被關進黑牢。從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廣場事件以來,這位作家即數度以言論獲罪,遭中國當局拘禁、勞改、開除公職等迫害;且每逢敏感政治季節甚或重要外賓往訪,當局就對他實施軟禁,禁止外出、訪友,甚至切斷電話。劉曉波的「罪行」,按民主社會的通俗說法,「不過是簽署了一紙聲明,渴求一個更開放和允許民眾參與的政府」;或者有如他自己所強調的,「為尊嚴,說真話」,但中國政府卻不能容忍,並在拘捕審判過程嚴重侵害其人權,以致美國政府強烈批評中國違反它所簽署的聯合國「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不符大國形象」,「尚未準備好進入二十一世紀」;歐盟及國際人權機構也群起譴責中國。

近一年來,面對國內外抗議,中國政府顯然不知自我反省。今年夏季起,中國就直接向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施壓,要求不能讓劉曉波得獎;中國或指劉曉波係被判刑的罪犯,或宣稱違背諾貝爾的原則,甚至以危及挪威與中國外交關係要脅。中國的這一舉動,只有增添國際社會反感,增益力挺劉曉波的聲浪。包括當年「七七憲章」起草人、前捷克總統哈維爾等人公開呼籲,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劉曉波,且獲得達賴喇嘛、南非屠圖大主教等世界級精神領袖響應。在台灣,由知識份子組成的澄社不僅公開聲援,並主張應立即釋放劉曉波。即使在中國,也有上百位學者、律師呼籲,讓劉曉波獲獎,強調將有助中國政治改革。

諾貝爾基金會終於宣布劉曉波得獎,既表現基金會抗拒外在壓力的獨立性,也凸顯中國未能善待自己的人民、容忍異己,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切。

現實上,實施經濟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無疑已經在經濟方面「崛起」。但是,一個一黨專政、民主人權嚴重欠缺的中國,不但不能建構和諧的文明社會,也無以成就令人尊重的大國。這種畸形的現況,對於中國權貴及相關利益集團,也許是「盛世」;就一般中國百姓來說,卻可悲地連做一個現代公民的權利也談不上。劉曉波的得獎,因而反映國際間對中國「和諧社會」的質疑及要求,這是繼最近從天安艦、釣魚台到南海紛爭,國際社會對中國「和平崛起」高度疑慮之外的另一不利觀感。

從中國政府昨天的反應,似乎顯示這個極權政府仍一味蠻幹。它的發言人仍強指劉曉波所作所為違反和平獎宗旨,獲獎是褻瀆和平獎的下流行為。同時,它立即騷擾包括新聞界的探訪,阻撓中國人民知曉這一「中國公民首度獲諾貝爾獎」的天大消息,被官方控制的媒體對此隻字未提,主要網站也只出現官方回應,甚至逮捕維權人士。同時,劉曉波所倡議的人權、自由、民主,都屬普世價值,中國卻連這些都懷疑,指這些價值是西方破壞共黨專政的陰謀,引發爭辯。劉曉波獲獎,極可能使這一爭辯加溫。

在台灣,一向對中國極度馴順的馬英九政府,雖宣稱劉曉波獲獎具歷史意義,並向他表達祝賀之意。不過,有鑑於馬政府上任以來,向中國靠攏,不但引起國際側目,有如美國專家沙特(Robert Sutter)教授最近所說的,台灣「似乎選擇與中國站同一邊」。近墨者黑,這已導致台灣在新聞自由等民主倒退,昨天又有蘇永欽當上司法院副院長,令人對司法改革前景不敢樂觀。台灣要站在民主自由的一邊,還是與專制極權同流合污,馬政府顯然一意孤行,人民卻絕不能讓它胡作非為。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