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新視界-微博的力量

2010/10/24

* 2010-10-24 * 旺報 * 【費閑】

 前不久,江西省宜黃縣黨委書記邱建國、縣長蘇建國等人因強制拆遷而被免職、立案調查。9月10日發生在宜黃的拆遷自焚事件,至此暫告一段落。《南方周末》曾統計,在最近三年發生的八起拆遷自焚或活埋案中,無一名地方一把手受到問責或追究,宜黃官員集體受到查辦,因此顯得有些與眾不同。

 暴力拆遷反映執政危機

 大陸的威權政體,在席捲全國的強制拆遷運動中,並沒有展現問責上的任何效率,甚至於在立法上也陷入停滯,曾被媒體炒作一時的新拆遷條例,如泥牛入海再無消息,表明地方利益已經滲透並嚴重影響中央決策。一個對蔓延全國的暴力拆遷運動束手無策的中央政府,其執政的危機可謂深且重矣。

 宜黃的問責事件,也很難和執政黨的警醒掛上鉤。事實上,這很可能只是一個意外插曲,並不必然意味著接下來強拆出事的地方要員,都烏紗帽難保。宜黃的意外問責,和新技術的介入,更確切說和互聯網微博對事件的放大和擴散相關。

 微博大面積介入宜黃拆遷事件之前,鍾九如家3人在阻擋強制拆遷時自焚,其中一人死亡,而後還發生政府搶屍事件。傳統媒體已經大範圍介入此事。後來,鍾九如姐妹赴京接受電視媒體採訪時,在南昌機場被數十個宜黃政府工作人員圍住,機場的公安人員也站在政府一邊,不准她們搭乘開往任何城市的飛機。

 躲入女廁的鍾家姐妹,開始電話向記者求救,從而引發一場網上的微博直播。微博直播本身,成為一個公共事件,將鍾家的遭遇幾何級放大,成為當天中文互聯網上最被熱議的話題之一。

 權力精英懼怕信息公開

 後來,相關網站收到刪除相關微博的指示。南昌機場公安人員和網路監管部分的行為,說明權力精英的緊密結盟,一個內地縣城的官員,就可以將利益輸送到省城乃至中央,讓他們為自己的違法背書。但同時,對微博的刪除指示,也反映出權力對信息公開的懼怕,這仍是色厲內荏的權力結盟,它們只適合在民意壓力不夠大的黑箱中生存。

 微博的信息發布門檻低,可以隨時隨地更新,而且其信息呈裂變式傳播,其附有的評論、回覆等互動功能,更強化了影響力度。微博、網路視頻網站的介入,引發更大範圍的傳統媒體跟進。公關能力並不差的宜黃政府,終於為此付出代價。很顯然,這勝利至少部分拜新技術所賜。

 互聯網仍在進一步改變中國的現實。有正面的改變,也有負面的改變。從正面的角度說,那個結盟的權力精英體系,因了網路新技術所導致的信息發布與互動功能的強化,而變得不再那麼牢固。

 這對執政黨未必不是件好事,因為,如果沒有這種衝擊,它可能會在無法自制的貪腐結構中,更早落敗。

 (作者為北京資深媒體人)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