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掏空陽信 薛凌、陳勝宏夫婦聲押

2007/07/25

趙國明、陳佳鑫/台北報導

檢調偵辦陽信商銀超貸掏空案,昨日約談陽信董事長陳勝宏及立委薛凌夫妻檔等五人到案。檢方複訊後,常務董事林金隆及劉振陞遭檢方聲押禁見,出納李若華因協助湮滅證據,諭知卅萬元交保候傳;薛凌、陳勝宏在檢察官複訊後,以涉嫌重大、有串供之虞,亦遭聲押。

前一波已聲押四人

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薛凌遭身兼陽信股東的同黨立委林文郎指控,於九十三年間競選不分區立委初選時,利用陽信商銀常務董事的身分,涉嫌與董事長陳勝宏等勾結,涉嫌掏空陽信四十億元。

士林地檢署昨天指揮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展開約談行動,約談的五人分別是,薛凌、陽信董事長陳勝宏、常務董事林金隆、劉振陞及放款部出納李若華。

檢調在六月中旬前一波偵查中,已聲押包括陽信常董薛宗賢、其女友王玉蘭、分行經理陳益源、襄理何明龍等四人,昨天是第二波約談行動。

不法掏空將近五億

據了解,陳勝宏接受約談時,表示貸款過程合法,否認協助薛凌及其胞弟薛宗賢,利用人頭建設公司向該行超貸或掏空陽信資金的背信及詐欺的犯意。薛凌則保留的說,因時間久遠,是否與檢調掌握的證據符合,她已記不清楚。

士林地檢署追查,發現薛凌及陳勝宏涉嫌透過薛宗賢及其女友王玉蘭等人頭進行超貸,至少有近五億元不法掏空。檢調發現,薛宗賢手中擁有兩家建設公司、三家營造公司及一家工程行,但他以王玉蘭等人頭負責人,利用購屋或擴建房屋等名義,多次向陽信銀行貸款近五億元,卻全數轉匯到薛宗賢名下使用。

可疑資金進出異常

檢調約談人頭負責人到案,供詞多指向薛宗賢就是公司實際負責人。其中,居關鍵地位的王玉蘭,即使對案情瞭若指掌,仍否認知情,被聲押禁見獲准。薛宗賢則將責任全推給姊姊薛凌,因此,檢調彙集各項證據,認為薛凌也涉有重嫌,昨天約談她到案。

據了解,檢調調閱陳勝宏、薛凌等人帳冊,發現有異常的可疑資金進出,這些證據對他們相當不利。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何必貶寫成[民驚黨]?你們這批臭外省族群[中國豬]永遠是[不問是非.見綠就批臭.].[美國綠卡馬.無能馬.全家居於美.思葬於美.未曾見你們外省人批評][無能的九比貪污的扁更糟糕].容不得[臺灣人做總統].死你祖宗18代.外省豬.

昔為反共義士,今為中國豬
2014/12/02 銀正雄
http://blog.udn.com/ganghu999/19448283

人文曆書24
1月23日 昔為反共義士,今為中國豬

這14,850人,在1954年的這一天,分成3批從基隆上岸。他們來自南韓的美軍戰俘營,美國人稱之為「韓戰義士」。當年的中華民國以「反共義士」待如上賓,各縣市的自由鐘為之敲響23聲。
但實在講,這14,850人幾皆是1949年來不及撤離大陸的軍官、士官與士兵。年紀大的還參加過北伐、抗戰,年輕的甚至面對過毛澤東的人海戰術。儘管他們最後為勢所逼不得不投降,滿心巴望著毛澤東可以兌現善待他們的承諾。人活著,茍全於亂世,是最低最無奈的一種要求。
但對毛澤東而言,國民黨戰俘從來是心腹之患。不殺降,只是籠絡人心的權宜之計。最終他還是得把這幫人料理乾淨,關鍵只在他殺人是否殺得很正確。而這個時機,恰恰是美國人送給他的。
1950年6月25日,北韓金日成揮軍越過38度線,韓戰爆發。3天後,南韓當時首都漢城淪陷。這一下,杜魯門大驚失色,立刻要求聯合國召開安理會,讓美國組織聯軍抵抗金日成的赤化南韓霸業。3個月後的9月28日,美軍奪回漢城,誓言進攻平壤。
現在輪到金日成大傷腦筋了,只得一邊拍發急電給史達林,一邊向北京乞援。這就給了毛澤東天大的機會,先是對著人民宣傳「美國侵略朝鮮」,繼而以「中國人民志願軍」名義,兵渡鴨綠江,展開「抗美援朝」的正義之戰。
毛澤東的「正義」,包括了把國民政府留在大陸的部隊全都送上戰場,殺死一個少一個,最好全部讓老美的先進武器通通殺光,省得他傷神。這是毛澤東兵法的借刀殺人。
然則身為接任麥克阿瑟統帥的赫爾將軍,以及遠在美國的白宮,固然知道老毛的如意算盤。但四年戰爭打下來,卻也面臨多達21,300個中國戰俘的燙手山竽,最終全都丟給台灣的蔣介石總統善後。
這14,850人,在1954年的1月23日享受「反共義士」的風光後,開始陸續歸建。有的死在一江山戰役,有的犧牲於823砲戰,有的葬身在中部橫貫公路的工程建設,沒死的也上了梨山、大雪山、合歡山去拓荒開闢果園。這14,850人,如同在1949年隨著國民政府播遷的外省人一樣,為了保衛台灣肝腦塗地,為了建設台灣而一生清苦。
但時隔半世紀後的21世紀初,這14850位「反共義士」以及後代子弟,通通都被沒有為台灣流過一滴血的民進黨政客和台獨學者怒罵為「中國豬」、叫囂著「中國豬,滾回大陸去」。
據稱,這是台灣媒體最熱衷於報導的主流趨勢──台灣天天都是這種自由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