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腐爛 比野草更腥臭

2011/01/22

2011-01-18 中國時報 【南方朔】

一九六○年代是美國的進步年代,不只社會進步,甚至政治及道德也進步,並因為價值進步而解決了許多自古以來即存在的道德糾纏之難題。

我印象最深刻的,乃是當時媒體對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性醜聞黑新聞的態度。當時金恩博士氣勢如日中天,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堅決的想把他鬥死鬥臭,只要把金恩鬥臭,胡佛相信民權運動也會崩潰。於是他遂下令對金恩全面跟監錄音。而現在的人已知道,金恩雖然在公共性的民權運動有無比的貢獻,但他的性問題卻亂七八糟,他只要赴外地,就常會召妓;有次他的召妓就被預置的錄音機錄到,而且居然是一男二女的三P遊戲,於是胡佛欣喜過望,認為「這傢伙死定了」,但他把這個黑資料給媒體,卻沒有任何一家要這個天大的獨家新聞。理由是:

一、從某個角度看,金恩的確是個「道德上的偽君子」,但政府機關用公共權力搞他的黑資料,卻是更可惡的「卑鄙真小人」,媒體不要這種爆料獨家新聞,是不想成為卑鄙手段的幫凶。因為這種當權者的爆料如果被接受認可,那麼政府還有甚麼更卑鄙的事做不出來?

 二、媒體拒登這則爆料性醜聞,可能也有另一重考慮,那就是黑人行為難測,媒體登出這則新聞要鬥死鬥臭金恩,搞不好惹翻了黑人,不但報社一把火被燒掉,甚至該媒體所在的城市都會被暴動的人群弭平,沒有媒體敢犯眾怒。黑人被欺侮了兩百年,好不容易出了個金恩,將以前憤怒的黑人民情導向到非暴力的新方向,摧毀金恩的結果可能是暴力路線的再起,沒有那家媒體敢去做這種豪賭。

因此,當年美國媒體拒絕做卑鄙的幫凶,實在是道德上的了不起貢獻。在西方,自耶穌之後,對偽君子的兩難問題都一直糾纏,耶穌勉勵人們向善,但他在《福音書》裡卻早已指出,人們或多或少都是個偽君子,因此才有那個重要的故事:有次人群逮到一個行淫的女子,人們根據當時的習慣,要用石頭扔擲那個女子到死,耶穌遂對眾人說:「你們中間那自認沒有罪的,他就可以先用石頭打她。」耶穌講了這話後,人群由老到小遂一個個離去,最後只剩耶穌跟那個女子。耶穌跟那個女子說「以後別再犯罪了」,讓她離去。

那個有名的故事,顯示出耶穌知道人人都有偽君子的成分,因而不要在道德上論斷別人。耶穌的真義乃是在勉勵人們道德上自求圓滿,走窄門而止於至善。但耶穌的這個故事,對邪惡的權勢人物卻也啟發了他們硬拗硬扭的空間。每當自己出了問題,就搞那種「諉責對罵的遊戲」(Blame Game),把別人偽君子的部分捅出來,當他證明別人也很爛,他的爛好像就變得可以原諒。而金恩博士那個往事卻顯示出偽君子雖然不應該,但卑鄙的真小人更可惡。卑鄙的真小人可以用揭發別人為偽君子這種賤招而得到一時利益,但這種比爛的伎倆很快就會被人識破,到底誰賺到便宜,猶未可知。

由「卑鄙的真小人」和「偽君子」這種對比,我就想起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第九十四首。在該首詩裡,莎士比亞對有權勢的人表示,縱使有權力去鬥人整人,但這種賤招也最好不要用,因為權勢有如天生美麗的花朵,但若搞賤招,就等於好花自爛,最後它的臭味會比腐草更為難聞:

 但若好花受低劣所傳染

 則雜草將覺得自己很高貴

 美好的事物將因惡劣行徑而成最醜陋

 權勢的百合當其腐敗它的氣味將比腐草更腥臭。

最近,國民黨因為十八趴搞得裡裡外外都討不到好,最後使出爆料這個賤招,將矛頭轉到蔡英文的偽君子課題上。國民黨在一陣起鬨下似乎又搶回上風。但當權政黨用爆料賤招對付在野者,這種招數讓我回想起當年聯邦調查局長胡佛鬥臭鬥垮金恩博士的伎倆,卑鄙的真小人和偽君子雖然一樣爛,但誰才是真的更爛!(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