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生代農民工眼中的「用工荒」

2011/02/23

【新華社】

「民工荒不是民工造成的,是企業造成的。」23歲的林濤說。林濤念完高中就出去打工,對《勞動法》的條款很熟悉。他年前從沿海回來,想在家鄉四川找個薪資較高、勞動權益保護規範、老闆對員工態度好的地方務工。但他失望了,在找了一個月工作無果後,他於22日返回去年務工過的江蘇省。記者幾天前在成都市一家人才市場遇見他時,他穿著看起來品質不錯的黑色棉服,臉色也不像年齡大些的農民工那樣黝黑帶紅。在此之前,他已在這裡轉了一個月。

這兒是四川省最大的勞動力市場。室內長條凳子上坐著很多婦女,腳前的地上放著厚紙板,寫著「食堂炒菜」或者「進廠」。她們邊打毛衣邊閒聊,等待僱主來招工。但林濤等男性務工者更喜歡聚集在場外的空地上,或坐或站,一旦有老闆模樣的人進來,他們就圍過去。用工者開出價錢,和農民工討價還價,如果雙方覺得合適,就直接帶走。林濤年前從江蘇返鄉,春節也沒回家,在這裡找工作。

「還是想離家近點,不想跑大老遠的地方去打工。」他家在以「五糧液」酒出名的四川省宜賓市,離成都有5小時的車程。林濤期望的工作是:扣掉雜七雜八的,拿到手至少有2000塊一個月。「在江蘇一個月拿到手有3000多塊,在家要是低於2000塊,心裏過不去。」然而,在這裡,洗車學徒工之類的八九百一個月,非學徒工開一千兩三百,好點的能開到一千七八。「扣掉食宿、再罰點款,拿到手最多1000多塊。」林濤說。

林濤去年在江蘇各地做建築工,一年換了五六份工作。其中換的兩三份工作是因為老闆有活兒就招人,沒活兒就讓他們就地解散。他也炒過(主動離職)兩三個老闆,因為老闆對員工的態度不好。但該拿的錢林濤也都拿到了。

「那邊一般不欠工錢,保障做的好,企業裏五險一金交得全,勞動保護也做得到位。」回到成都,這邊企業讓他有點失望。「說是『用工荒』,『3000塊招不到人』,有幾個人能拿到手3000塊?好多標得高,「工資1000塊到4000塊」,實際上大多數人都只能拿到1000塊,拿4000塊的也可能有,都是老闆的親戚。」

與大多數沒念過太多書的農民工相比,林濤的表述很有條理。他的身邊站著十幾個臉面黑紅的農民工。一個55歲的農民工幹了活,卻沒拿到錢,他希望記者能有辦法幫他討回工錢。另外一個33歲的農民工問記者知不知道合適的崗位,他希望能找個月薪1800元的工作。林濤說,「現在內地和沿海工資差距縮小了,但很多地方還差得遠。有的企業加班不給加班費,有的企業勞動保護做得不行。」

林濤是新生代農民工的一員。按照現在通行的定義,新生代農民工主要指出生於1980年以後,戶籍在農村、人卻在城鎮就業的人群。隨著第一代農民工逐漸退出就業大軍,新生代農民工逐漸成為外出務工的主體。根據全國總工會去年6月的一份研究報告,新生代農民工現已佔農民工總數的60%以上,總數量約為1億人。林濤的想法也代表了大多數新生代農民工的心聲。

根據四川省社科院去年10月的一份調查顯示,新生代農民工成長期間家庭經濟壓力減小,對他們來說,工作是為了生活,也是為了自我價值的體現。「他們也不再願意像父輩那樣,靠出賣體力從事臟、苦、累的工作,節衣縮食,到老歸根農村的從業模式。」牽頭做這項調查的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長郭曉鳴說。「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我就回江蘇,雖然我很想留在家鄉。」林濤說。

【2011-02-23 新華社】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