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警察不明人士 暴力阻止學生聲援茉莉花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1/03/01
資料來源: 

二月二十六日晚間,一群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大學生,前往台北市信義區希望向中國代表陳雲林傳達中國民主化、政治開放等訴求。約20名台大、清大、政大、 東海等校的大學生,晚間九點左右遭到約40名疑似便衣警察的不明人士圍堵阻擋,發生激烈口語及肢體衝突,造成一名學生頭部及手部挫傷。這群不明人士若是警 察,顯然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未穿著制服、未出示相關證件、又未遵照《集會遊行法》舉牌三次就包圍在場學生,並且出言恐嚇「通通抓起來」。無論是不是 警察,為何政府縱容暴力發生在人潮眾多的台北東區?

整個過程由大學生手持的相機以影片方式記錄下來,已公開在網路上。連結如下:

此事件中,在松壽路松仁路路口現場的學生質疑:這些自稱警察卻未著制服的人究竟是誰?事發從頭至尾,他們堅拒出示警察證件及表明警察編號,衣著上也無任何 得以辨識的標誌,卻在過程中不斷對在場學生做出踰越警察職權的行為。若他們真為警察,為何不光明正大地表明自己身份?便衣人士的違法行為,除了以人牆圍堵 學生妨害自由、不斷跟蹤落單學生使其心生畏懼,甚至在學生欲經斑馬線步行至對街時,遭此群便衣人士暴力攻擊、言語恐嚇。最令人髮指的是自稱警察的便衣人士 強拖、拉扯欲過馬路的學生,其中一名學生被強壓倒地受傷;同時不斷恐嚇學生,「我要把你們全部抓起來」、「你們不要玩的太過份」,威脅「你們已經被我們蒐 證」,甚至要求學生「出示證件」;又表示「你們已經違反集會遊行法」,卻在學生反問何以不依照集遊法規定舉牌時含糊帶過,不做正面回應;同一時間,斑馬線 行人來來往往,很明顯地現場並非管制區,何以單單這一群學生不能過馬路?

由於便衣人士始終不證明自己的警察身分,在場學生表示無法理解此群人士於法理上有何正當性進行前述種種行為;縱使真的是警察,也不應該對人民有如此違反法 律程序、侵犯人權的行為:不當圍堵、盤查、言語恐嚇及暴力相對,甚至妨害學生單純過馬路的自由,並欲以集遊法處置時也未依正當程序處理,執法在行政程序上 早已嚴重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的規定,嚴重逾越警察職權!

本小組在此聲明當日晚間該群學生並無任何違法意圖與事實,卻遭自稱警察的不明人士如此對待,對於自詡民主自由開放的台灣來說實屬一重大治安、司法事件,同 時希望相關當局能盡速展開專案調查,查明、公佈真相並要求相關失職人士道歉、接受懲處以還給在場學生及社會大眾一個公道。

新聞聯絡人:陳同學 0911065526 action0226@gmail.com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表述立場也不敢說出來,反而要說過馬路...太也膽小了吧...

明明就是非法集會!
學生有錯在先!

樓上的 工讀生喔 不懂嗎? 去巴哈問看看啥是工讀生

非法集會?! 從頭到尾都沒看到舉牌!? 沒知識就別亂出聲

「中國的走狗馬英九」已經無法無天到「聯中國壓制台灣人」啦!
人肉搜尋那群在台灣對台灣學生施暴穿便服的中國公安,將他們送法究辦!
如果法律已被中國走狗馬英九蹂躪到只變成鬥爭殘害台灣主人的工具,不能法辦穿便服的中共公安,
台灣回到無法律狀態,難道只能將這群無法無天的『中共走狗馬英九的走狗』亂石擊死以保護自己的國家了嗎?

哪裡非法集會?人民有秘密集會自由,你如何證明學生們是集會,證據呢?警察的認定必須俯合倫理與經驗法則,警察呢?在哪裡?畫面上只看到一群自稱「王八」的流氓,而且沒有依據法定程序作為我所同意在維護公共利益時,可以依法限制人民自由的事項,只看到一群操著中國北京官話的惡霸,非法侵犯台灣人民的人權,我懷疑你不是台灣人,可能是滲透在台灣的共谍,假裝是勞工的工賊吧。

我建議軍情局以後的負責機關,基於國家安全的需要,向法院要球調查這各訪客的IP 也許可以再破一件共諜案也說不定喲!

華裔台灣人!加油.........
別讓人民的自由權被剝奪了.....
看完後我非常生氣!為什麼自由民主的盛地會由一全群自稱警察而無法舉證身份的人剝奪自由權呢?難道台灣寶島開始東屏效尤.那就再戒嚴吧!
學生們!加油...
悍衛自由沒罪...不過下次別呆呆不先提出聲請...
第一立場要有.第二訴求.第三要有媒體陪伴!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一堆笨蛋演這種戲碼,糧價一直上漲中…

你爸就看你們能演到什麼時候!

就看看還有誰會上當!

笑死人了,違法集會? 違反哪個法說出來讓我們笑一下

你好,我是當晚行動的學生之一,在此我想特別澄清資訊不足所造成的些許誤解。我想強調的是,我們「真的」是要過馬路,決不是明明在抗議,卻故意說自己只是要過馬路。我們完全沒否認自己的抗議行為,而當時我們希望可以過馬路到對街去,因為那裏是陳雲林用餐的私人招待所門口,我們認為那樣可以更明確的向他表達我們的訴求。而之後發生的事情在新聞稿中都已經相當清楚的說明,在此想強調乍聽之下的確甚似有點胡鬧的「我要過馬路」,卻實實在在是我們當下真的想要做的事,一件完全不犯法卻被刻意阻撓的事。從頭到尾,我們呼應著另一街角的夥伴,隨著他們的大聲公高喊我們的訴求,我們哪裡不敢承認自己在抗議呢?哪裡膽小呢?

喔 原來人民有秘密集會自由 很好阿 你跟我說你住哪我天天帶人到你家樓下集合 最好別指望警察會來驅趕齁~

多可笑的說法 大馬路上叫秘密集會 在你家集合才叫秘密集會嘛 公共場合~叫秘密 從理論上來就都不成立了 還談到法律真是可笑至極

再來這一群人是怎樣? 不明人士 我是不知道我耳朵有沒有問題啦 但自稱這些叫警察不明人士的我確定他耳朵一定有問題 影片開始前就說了 要看證件 好我拿給你看 都這樣表明了 還被稱為不明~ 被媒體牽的鼻子走的還真不少
為此我對這些人感到悲哀阿~

Re:那個「訪客」‧‧‧喔 原來人民有秘密集會的自由‧‧‧

首先,自由就是民主政府向人民的保證,並不是需要人民向政府作為任何義務才可以享有的權利。而且不包括你對我的挑釁與恐嚇。既然在大馬路上的公共公開的場所,就不是祕密集會,請問如何有具體的事實足以證明這些學生不是單純的散步,遷徙,過馬路呢?認定權必須要達到「有相當的客觀的事實,的相當之因果關係的程度」方足以相符限制人民的自由的法律要件,人民的自由權利,非經法律不得限制之。

民主政府向人民保證法律沒有明文限制的,人民之自由也,法律沒有明文授權者,政府機關之限制也。人民有遷徙之自由,也就是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公開公共場所的馬路,啥麼樣的人不可以走,非有明確的違背善良風俗,或重大的公共利益及法定要件和嚴正的正當程序的踐行,政府機關應不得限制人民的行動自由,包括你要求我告訴你我住在哪哩,我也沒有必要告訴你,因為我不是政府機關,我有不作為的自由,且政府對於你要天天帶人來我家樓下集合的行為,如果讓我心生恐懼,就有義務依據刑法的恐嚇妨害自由罪偵辦你,你老兄的說法還真令我「心生畏懼呀!」。

可是民主人士都有尊重和誓死保障別人的自由人權的信念才稱得上是真正民主人士,你老兄或者應叫做老兇,怎麼連這麼淺顯的知識都不懂,跟連家那個寫文章說:「鴉片有益人身」來毒害台灣人的傢伙一個樣子的貨色,怎麼樣看都可疑是中國國民黨蔣幫當年教育我的那一種匪諜與匪類。啊!魯迅說阿Q的中國人有一種意淫式的精神勝利法,說理說不過人時就賴,賴不過就兇,至於兇不過以後就‧‧‧我不知道了,不過前面數語,我不是引自原文,也許全不是那一回事也說不定呀!若有差異倒是要向魯迅賠不是啦!

倒是你天天帶人到我家樓下集合,我保證我不指望警察會來驅趕,我一定不讓警察驅趕你們。因為我會因心生恐懼而直接送你上地檢署,你信不信我會辦你呢?這個口氣夠像那個不經舉牌,無客觀事實就枉斷專制蠻橫的法官了吧!
或者是所謂的「警察」了嗎?這樣子的警察只會讓其他的正義善良警察,在暗巷裡遭到孤立無援時的致命傷害,警察是人,有家小父老,誰也不願意變成全民公敵,或者是代罪羔羊,我就不相信沒有人民支持的警察走在暗巷處會是無敵鐵金剛,當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時,躺在暗巷血泊中孤立而無有援助的絕不會只有是人民。呆在家中擔心受怕的也不會只是警察的妻小父老,何苦相煎太急呢?

我一個苦勞,一般普通人的認知,當不得自修研讀法律而罪該萬死嗎?法律解釋首重字面上的字義解釋。要讓人民易懂了解,解釋適用法律脫離一般普通人的認知的程度,才是違背倫理經驗法則的違反民法與可笑,程序不害正義,程序不害實體,有時後司法有其窮於映照實體的證明要求,其實是為了保障人民與法官的人權與安全,是民主政治必要的成本,不能看成必要之惡。我一個苦勞怎麼夠資格不鬧笑話呢?但是我是一般普通人的認知的民主國家的公民,不是嗎?

要看證件,好我拿給你看。拿了嗎?給看了嗎?給詳細查證警察身份了嗎?瘋了昵!有警察證件並不代表其時警察所做為的合於法律的要求,警察栽槍刑求時也都是警察呀!警察即便穿著制服也不代表他當時執行的工作合於法令的比例和法律保留,甚至不代表有得到合法的授權呀!臨檢要有臨檢的法定要件,不是你警察說了算的耶!無依標準程序作為的執法,就是侵犯人民自由的強制罪行,警察不會違法嗎?違法的警察就不該當警察權的保障,就是人人得而逮捕的現行犯,你說好,拿給你看就算是喔!不如說你是「廟前」的我還比較害怕。這樣子夠你感到悲哀了吧!中國奴態的狗子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