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罰嫖、不罰娼、身心都健康性產業除罪化大遊行,藍保守、綠迴避

2004/02/08

  2004國際娼妓文化節於二月六日開幕,來自世界各國的性工作者組織與妓權團體,在台北市齊聚一堂,希望為在性工作者權益議題上,還處於極度封閉的台灣社會,灌注活潑的動力。

【各國性工作者互勉互助】

  二月七日,日日春互助關懷協會特別在台北市發動了一場「性工作者除罪大遊行」,除了就性工作合法化的議題,希望得到市民的認同,並且針對兩組總統候選人提出廢除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條對性工作者的除罰,同時,遊行也批判有部分團體提出「罰娼不罰嫖」的論點。

  遊行在SOGO百貨旁的小公園集結,首先由學生、老師、護理工作者……等各種各樣不同職業的朋友組成的「辣辣雞舞蹈團」火辣的舞蹈揭開序幕,並由日日春協會排演一齣故事劇,說明性產業的歷史與公娼抗爭到今天爭取性產業除罪化的過程。接著來自泰國、韓國、瑞士、香港、英國……等國的團體紛紛上台,說明世界各國妓權運動的現況,其中來自瑞士的社工員Marianne表示,在瑞士,早在西元1942年就已經明定不罰娼,並且明定在憲法中,現在在瑞士有20多個妓權團體,但是觀念開放、進步的瑞士,對於性工作者的保障,也並非沒有問題,..說明,現在瑞士對瑞士公民從事娼妓的行為,雖然不處罰,但對其他國家到瑞士從事性工作的人,卻仍存在著歧視,尤其是非法入境的外國人,政府以取締「非法入境」之名,對其進行道德的污名化與邊緣化,這個現象也同時出現在台灣,大量從大陸跨海來台討生活的姊妹們,在公權力、媒體與社會大眾的壓力之下,遭受嚴重的剝削與生命威脅。

  Marianne強調,台灣人應該傾聽性工作者的心聲,建立能夠保護他們的制度,人的身體有自主權,Marianne說,罰嫖、罰娼都是罪惡的、是非法的。來自英國,代表性工作者國際工會的Ruth一上台,就吸引的在場者的目光,她首先強調她所代表的「性工作者國際工會」受到英國政府的承認,是一個正式的工會組織;Ruth說,IUSW是一個國際性的組織,並不只關心英國性工作者的權益,性產業與性工作者在全世界都有,她們的權益應該受到同等的正式;接著Ruth使出她作為一個脫衣舞孃的專業,在台上進行了一場專業的表演,高窕、美麗的Ruth拿出諷刺政治人物的標語,在台上盡情扭動身軀,以各種撩人的姿勢,以最真實的身體、突顯出政治的現實和虛偽,Ruth說,性工作者和所有的勞動者都一樣,需要的是尊嚴,她們要享有和所有勞動者一樣的保護、在各種領域,要有自己的代表權、在社會上發出自己的聲音。

  共同參與遊行的,還包括同志諮詢熱線等同志團體,與性工作者同樣的,他們因為自己的性傾向與性認同,在社會上飽受污名,他們喊出「同性戀支持性工作」的口號,大膽的走出來,對抗道德污名的挑戰。

【藍營保守,拒絕回應】

  遊行高呼「不罰嫖、不罰娼、身心都健康」口號。沿著忠孝東路、復興南路,首先朝向八德路上的國民黨連送競選總部出發,早在出發之前,由於日日春協會就已經得到消息,連宋總部並不會簽署「不罰娼、不罰嫖」的訴求,參與遊行的中央大學教授何春蕤在指揮車上表示,國民黨在這一次競選的文宣中,聽起來是最反對挑動「族群對立」的,但是今天的遊行,卻正是要他們注意到,所謂族群對立,並不只有「省藉」這一種對立而已,對於不同性別認同的歧視所造成的仇恨,是一種更嚴重的對立,何春蕤說,今天遊行的最大意義,也在於要求社會重新思考「族群對立」的意義。日日春協會秘書長王芳萍,則針對過去與黑金結合極深、縱容其各級民代包賭包娼的國民黨放話,她說,過去國民黨從壓迫娼妓的黑白兩道手上獲利,而今天則因為選舉,而聲稱將要進行改革,那麼,為在過去國民黨壓迫下的娼妓平反,就是他們表達改革決心的最好機會,但是很遺憾的,他們卻不敢回應這個問題。

  在競選總部前,總部發言人龐建國登上宣傳車,就如同之前的到的消息一樣,表達國民黨「對這一個問題沒有討論過」,而不能簽署的態度,雖然大家喊出「國民黨改革、國民黨漂白、性工作者要除罪」的口號,但龐建國仍無視大家的訴求,說完了話,就轉回競選總部,這時Ruth在宣傳車上,拿出「國民黨、真守舊」的牌子,開始跳起艷舞,諷刺連宋競選團隊口稱改革,骨子裡卻仍是在道德上保守、在性工作者的議題上,站在施加壓迫的黑白兩道的一方。

【什麼是公平、平等的性?】

  未得到連宋總部的承諾,隊伍開始向民生東路的扁呂競選總部進發,一路上冷雨不斷地下著,而從SOGO到兩個競選總部的路途又非常地長,遊行特別借來了電子花車,由Ruth領軍,幾位大學生,身穿清涼的服裝,在花車上表演了起來,在台灣各項年節喜慶都可以看到的電子花車,出現在台北東區的街頭,卻是一種奇景,平常沒有機會上花車表演的大學生,在音樂的鼓舞下,從羞澀、漸漸進入狀況,除了讓遊行的參與者看得目不轉睛之外,沿途店面的商家和路人紛紛放下手邊的工作,駐足圍觀。所謂性工作者決不限於娼妓,花車舞孃、牛肉場的表演者、AV男優、女優……全部都是性工作者,當大學生扮裝成為花車舞孃,在台北街頭盡情扭動身軀、吸引大眾窺視的同時,隨著身體的解放,而使得意識藩籬也隨之突破,在社會上從事不同職業的人,突然間和性工作者不再有界線了,這時何春蕤強烈批判包括勵馨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終止童妓協會……等婦女團體,日前在贊同廢除罰娼條款的同時,卻轉而要求「罰嫖」的主張,何春蕤說,這些團體提出,要建立「公平、平等」的性行為,這沒有錯,但是,對這些認為只有在男女兩性婚姻中,才有「公平、平等」的人來說,她要質疑婚姻之中的性行為就真的公平和平等嗎?何春蕤說,剛剛好不是,剛剛好是在兩廂情願的性交易下,性行為才更平等,所謂要建立「公平、平等」的性行為,社會剛剛好要跟性工作者學習!

【綠營閃躲,趁機落跑】

  遊行隊伍來到民進黨扁、呂競選總部。內政部委託專家學者對性工作者除罪化議題研究報告,今年一月六號,內政部長余政憲終於宣布性產業將朝除罪化的方向修正,經歷過台北市政府在陳水扁市長任內廢公娼,到內政部長余政憲的這個宣示,民進黨可謂已經有了部分的成長與突破,此次遊行本也對執政黨有所期待,但是就在這時候,包括包括婦女救援基金會、勵馨基金會、彭婉如基金會、終止童妓協會、花蓮善牧中心、台灣女人連線等婦女團體,卻在二月初跳了出來,表示雖然可以對於「賣性者」不處罰,可以接受,卻不同意不罰娼等於「性產業除罪化」,他們成立了一個「推動縮減性產業政策聯盟」,認為性產業對於兩性關係、家庭及社會有多重負面影響,表達不罰妓、但是要罰嫖的立場。

  而原本已經立場明確的民進黨,在這些婦女團體提出訴求之後,立即改口,說因為婦女團體之間對性產業除罪化問題,還有不同看法,所以要等社會討論有所共識之後,在考慮這一個問題,所以也沒有簽署遊行所提出的訴求。競選總部由文宣部鄭文燦出面宣布這一個訊息,日日春協會嚴厲批判民進黨,利用社運團體之間看法的差異,迴避問題,在場的私娼代表也明確地表示,「罰嫖不罰妓」和處罰娼妓根本沒有什麼不同,仍然會使得性工作者處在不安全的環境下工作,並且也仍將使得性產業繼續為黑白兩道惡勢力所把持。這時 Ruth再度出場,拿出「民進黨,真會閃」的牌子,在街頭再度跳起豔舞,諷刺民進黨政府打蛇隨棍上,趁機落跑的態度。日日春協會指出,關於婦女團體之間對於性產業問題的不同看法,近期內將邀集不同意見者再進行辯論,但是對於民進黨政府不願責任態度表示嚴厲譴責。

  面對連宋陣營對性產業問題的無知,以及扁呂陣營的迴避,在遊行的最後,奮戰多年的公娼代表官姐表示,性工作者將繼續奮戰下去,而日日春協會則呼籲性工作者與在社會上遭受性別壓迫的人,一起在總統大選中投下廢票,表達對當權政治人物的不滿。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