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級工會會務不准假 勞工蛋洗勞委會

2004/03/16

  今天中午抵達勞委會的民眾一定會大吃一驚,整個大門立面,蛋汁淋漓、臭氣沖天,憤怒的勞工甚至將雞蛋丟到高於勞委會招牌的四樓外牆。由於勞委會訴願會日前針對新竹縣產總前理事長陳國樑的個案,基層工會會員當選為上級工會理事長,辦理上級工會會務可不可以請會務公假的事件,作出不利於工會的決定。今天新竹縣產總動員各工會前往抗議,在談判破裂的情況下,現場勞工當場拿出雞蛋,蛋洗勞委會。

  有那麼嚴重嗎?不過是工會會員請假而已,需要這麼激烈的動作嗎?事實上,今天的抗爭除了新竹縣產總動員之外,全產總、台北市產總、高雄縣產總、苗栗縣產總、自主工聯、中華電信工會、兆豐金控工會‧‧‧等等理事長皆親自帶領會員出席。新竹縣產總統計,今天出席相挺的團體高達45個,書面聲援的有50個團體。

  勞動黨榮譽主席羅美文氣憤地說:「勞委會是居心險惡,未來資方只要拿著勞委會新出爐的解釋,理事長不准假,各個上級工會根本就不用運作了。」竹縣產總也說,壓縮會務公假就是壓縮工會的活動能量、破壞基層工會的團結權,請假這件事情對一般人來說看起來事小,但其影響深遠重大。

  這個事件的起因是新竹縣產總前理事長陳國樑,在去年七月處理新竹縣產總會務時,由於陳國樑服務的富美家公司,認為上級工會的會務,並不屬於富美家工會的內部事務,公司認為不適用工會法第35條第2項所謂「辦理會務」,記以曠職兩日之處分。而經過新竹縣政府的調解,新竹縣政府於去年9月對資方處以罰鍰。但富美家公司不服,向勞委會訴願會提出訴願。

  勞委會訴願會於3月8日作出決定,第一,認為基層產業工會會員當選為上級工會理事長,處理上級工會會務,非屬於工會法第35條第2項保護事項,要請假,勞工必須與資方進行勞資協商;第二,陳國樑的請假,原本已有三日前請假之勞資協商,所以本個案的問題只在於陳國樑有沒有按照勞資協商規定請假。

  由於新竹縣政府檢陳之資料並沒有查明相關事實,所以勞委會訴願會撤銷新竹縣政府對富美家公司的罰鍰處分,要求竹縣政府查明事實後另為適法之處分。

  新竹縣產總對勞委會的決定極為不滿,要求勞委會撤銷訴願會的決定。但勞委會回應絕對不可能同意。在談判破裂後,群眾立即拿出雞蛋向勞委會招牌丟擲。並前往監察院,向監委檢舉勞委會官員瀆職。

  勞委會認為,訴願會並沒有做最後的決定,只是要新竹縣政府查明事實後另為適法之處分。新竹縣政府一旦真的查明陳國樑三日前有請假,那仍然會作出相同的罰鍰判決。

  新竹縣產總強調,勞委會根本是在模糊焦點,繞在有沒有請假的問題上打轉。現在工會氣憤的是勞委會作出基層工會會員當選理事長,處理上級工會會務,還必須與資方進行勞資協商。而不是直接適用工會法第35條第2項的會務假相關規定,有每個月50小時的會務假權利。將上級工會理事長的會務假作縮限解釋。

  勞委會承認這次訴願會的確是以民國79年7月13日的函釋中,有「縮限」會務的精神,來對這次陳國樑的個案進行解釋。但勞委會說明,對於上級工會理事長請會務假的問題,勞委會一貫的立場就是要勞資協商,而且陳國樑也和富美家公司簽訂了三日前請假的協商,表示陳國樑自己也知道要勞資協商。

  新竹縣產總回應,這根本證明了勞委會是根本沒有搞清楚狀況,就撤銷原處分。陳國樑和公司的勞資協商,是針對所有事假的請假方式,況且陳國樑也按照協商,在提請工會及上級工會的會務假時,三日前請假。另外,就新竹縣產總所知,勞委會也從來沒有對上級工會理事長請會務假的問題,曾經白紙黑字寫過其立場是要勞資協商。

  勞委會承認,訴願會的公文中所引據的民國88年12月10日函釋,並沒有特別針對上級工會理事長請會務假的問題有相關的規定。這一次訴願會是根據民國79年7月13日的函釋,對會務「縮限」的精神,第一次寫明對上級工會理事長請會務假,應經過勞資協商這個明確的規定。

  但勞委會表示,訴願會雖然做出上級工會理事長請會務假要經過勞資協商的決定,但這個決定不是不能談。勞委會在近期內將邀集學者專家,研商一個通案的原則出來。而就陳國樑的個案,現在仍屬於行政救濟階段,仍必須在原本勞資協商的規定及框架內,認定陳國樑是否有三日前請假,來判定資方是否違法。如果新竹縣政府作出不利勞方的處分,勞方也可以進行訴願或行政訴訟。

  新竹縣產總認為勞委會每次都說近期、近期,但一直都拖得非常久,況且這些學者專家會做出什麼決定誰也不知道。而一下子又訴願、又撤銷、又可以繼續訴願,讓勞工耗在公文旅行上。拖下去可能各地產業總工會、基層工會可能都倒光光了。新竹縣產總今天晚上緊急決定,將於3月19日至立法院舉辦「取消會務假!消滅工會?」邀請各工會幹部、官員、學者,對上級工會理事長請會務假、工會法中對於會務假的修法、勞動三法修法方向等規定,進行討論。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