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團體513大遊行即時報導

2000/05/13

2000.05.13 pm01:30

513反核大遊行 要求反核不跳票

  豔陽高照的513,反核團體再度走上街頭。 513反核大遊行目前正在位於羅斯福路上的台大第二活動中心前集合,除反核團體、學生與一般民眾外,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鹽寮反核自救會」動員了六台遊覽車,而「金山、野柳反核廢料自救會」也有一台遊覽車前來參與這場反核大遊行。

  來自貢寮的鄉親表示,不瞭解為何一向反核的新政府上台了、台灣變天了,鄉親們還要像過去一樣走上街頭反核。而過去一向在反核遊行中擔任要角的民進黨主席林義雄,和新任的環保署長林俊義,也在這場遊行中缺席了。他們宣稱,這是為了避免「以黨領政」,造成「新」政府的「包袱」。這番話讓人不明白選舉時的「政黨輪替」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在「全民政府」的口號下,一切的政治主張都變得彈性化了,過去的政治主張成為執政所必須撇開的「包袱」,彷彿媚俗才是台灣政治的唯一出路,「公投」成為民進黨與「新」政府在反核議題上解套的萬靈丹。

  513反核大遊行,就在這樣一種詭譎的政治氣氛下展開。「立即停建核四、建立非核家園」是此次遊行的主訴求,此次遊行總指揮為高成炎,整個遊行隊伍分為兩個大隊,分別為「母親台灣大隊」,由主婦聯盟組成,以呼應明天的母親節,期待為後代子孫留下一個無污染的環境;而「非核家園大隊」則由學生與來自北海岸的在地民眾所組成。遊行隊伍目前已聚集約二千多人,稍後即將進行本日的遊行。

2000.05.13 pm02:15

反核團體前往原能會 提醒原能會「新政府」的反核立場

  就在513大遊行整裝待發的同時,反核團體代表施信民與主婦聯盟,立委趙永清、林重模、賴勁麟組成了遊行的代表團,前往位於台大旁舟山路上的原能會,遞交陳水扁的「競選反核承諾書」。然而原能會並未派員接應。遊行代表團將承諾書張貼於原能會大門後表示,反核是陳水扁的競選主張,新政府應立即終止不當的核四工程,為建立非核家園而努力。

  面對目前新政府模稜兩可的態度,原能會乾脆來個相應不裡,而「反核立委」們則對這個狀況置若罔聞,林重模更樂觀的向記者們表示,這是「最後一次的反核遊行」。對於核四是否應採公投、是否堅持反核立場,「反核立委」們隻字未提。由於新政府尚未對核四問題進行表態,因而遊行代表們只好代為宣示,將「競選承諾書」張貼於原能會大門口,「警告」原能會新政府是反核的,期待原能會要有所節制。

  遊行代表在完成這個宣示性的動作後,在原能會沒有任何回應的狀況下,便逕行返回台大第二活動中心的遊行隊伍中,準備和遊行隊伍一同出發。

關於陳水扁的「反核承諾書」,請參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新聞稿: 2000.03.07 許一個族群和諧的非核家園—要求候選人對核四表態 2000.03.11 環保團體公佈候選人對反核立場記者會暨請願活動新聞稿

2000.05.13 pm03:00

台電大樓前 反核團體表達反核決心

  頂著正熾的夏日午後嬌陽,反核遊行隊伍於14:40分左右抵達位於羅斯福路的台電公司大樓,依照原定計畫,針對長年來為核電政策扮演背書與執行者角色的台灣電力公司,再一次表達反對核電立場。

  反核隊伍來到台電大樓時,台電大樓內部已經調來鎮暴警察嚴陣以待。對於已經多年與台電公司交手的反核人士,面對這一個不陌生的景象,絲毫不感到意外。至於此行的目的,則是將洋洋灑灑的民眾反核四簽暑名單,以及總統當選人陳水扁簽署的「反核承諾書」送進台電大樓,以表彰反核民意,並強調新政府應堅持一貫的反核立場。反核人士並且向採訪的媒體表示「如果新政府未能貫徹反核政策,反核行動必將持續下去」,回應外界對於反核團體對陳水扁政府態度的疑慮。

  由於台電公司始終不見人員出面,反核團體在象徵性地將書面張貼於台電大樓門口後,未多作停留便很快地朝向此次遊行的下一站:主掌台灣能源政策的「經濟部」,再度進發。

2000.05.13 pm03:30

反核遊行代表於經濟部前張貼陳水扁「反核連署書」

  目前513反核大遊行的隊伍已行至經濟部前。能源政策與產業發展向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由於台灣向來鼓勵高號能、高污染的產業,造成環境負擔,也成為台灣「缺電」的源頭。遊行隊伍於經濟部前稍做停留,由環保聯盟教授施信民、高成炎與主婦聯盟秘書長陳曼麗代表,向經濟部遞交陳水扁的「反核承諾書」。不料遊行代表行至經濟部大門口照樣無人接應,三位代表將連署書張貼於經濟部大門口供記者拍照後,便返回遊行隊伍,在總指揮高成炎即將帶領隊伍離開經濟部前時,突然帶領群眾高喊「王志剛下台!」,讓許多在場民眾不知所措。高教授在520前夕的一聲「下台」,充分說明了許多社運團體在面對政局「變天」的慌亂態度,今日遊行所至的各機關不派員出面協商,在這個尷尬的時刻裡,或許反倒還為環盟總會保留了些許顏面,以免在今日的遊行訴求上進退失據。   

  在總指揮正帶領第一大隊「母親台灣」離開時,由貢寮、金山、野柳等地民眾和反核學生所組成的第二小隊「非核家園」也抵達經濟部,「野柳反核廢自救會」在經濟部前提出「撤銷核四、尊重生命」的要求,他們表示這是金山、萬里鄉民最沈痛的呼喊,因為核電廠在過去數十年來早已成為他們家鄉最讓人恐懼的夢魘,而去年的「核廢料翻覆事件」不過是台電處理核廢問題上的冰山一角而已。他們強調核二廠的經驗是「桌上吃飯、桌下放核子屎」,表面說得冠冕堂皇,私底下核廢處理亂糟糟,而近二年來更興建「核廢料減容中心」,用焚化爐焚燒核廢,讓地方民眾恐懼不已,因而他們也要求「核二廠立即停止燃燒核廢」。

  另一方面,第二小隊的反核學生也演出了一場「核電死神」的行動劇。由輔大、台大學生所演出的這場行動劇,強調位於地震帶上的核四,將因大地震而導致核災的危險,而推廣核電運用的美國帝國主義恍若死神,將核災散布到地球各個角落。

  由於總指揮與第一大隊早已在混亂中前進總統府,第二大隊只好在倉促中趕往會合。真正感受到核能夢魘的地方鄉親,他們沈痛的呼聲在「支持反核總統」的歡呼中被淹沒,反核,於是成為空洞的符號,任由主流媒體妝點為一場嘉年華。

2000.05.13 pm6:00

總統府前演出核災恐怖 要求新任總統落實廢核承諾

  513遊行隊伍浩浩蕩蕩地來到凱達格蘭大道,卻被一列排開的警備隔離在離總統府仍有一段距離的外交部正門口附近。冷漠肅然的鎮暴警力或許沒什麼改變,然而過去站在國家暴力的對立面,宣稱自己代表人民與民主正義的民間團體,卻在新舊政府交接的前夕找不到自己的立足點了。

  總統府前,遊行隊伍仍持續今日一貫的和平理性訴求,首先由舞者演出蕭靜文編舞的核災舞蹈劇,舞者滿身黑漆,就地在大片潑滿了紅色油漆的柏油廣場上扭曲翻滾,以靜穆的哀樂拌奏,無聲地以扭曲的肢體表達承受核災後的無盡痛苦,這場靜默而漫長的戲劇,取代了過去遊行場上充滿怒吼、嘲諷與揭露的行動劇,為今日的遊行做了最適當的註腳。舞蹈結束後,遊行的主辦單位將象徵核電廠的紙模型就地焚燒,象徵性地凸顯了拒絕承受核害恐懼的訴求。並在『若陳水扁總統不能履行反核承諾,抗議行動永不終止』的宣示下,於下午五點出頭宣布解散,為今日的反核遊行活動劃下句點。

  此次遊行主辦單位以『要求陳總統當選人履行反核承諾』為基調,並進而提出『五二○就職後,核四廠立即停工,並進行替代方案』的具體訴求,遊行主辦單位並且在總指揮車上喊出為阿扁打氣,要阿扁加油貫徹廢核主張的聲音。「阿扁總統加油、反核總統加油」的呼聲,讓新政權收割了十多年來反核運動的果實,新政府於是名正言順地成為民意的依歸,而和舊政府的獨裁相對立。於是反核成為新舊政府間的矛盾、成為政治頭人間的矛盾,心向新政權的民間團體於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民間反核的怒吼喊不出來。

  反觀我們這位被環盟總會正面期待的總統當選人,至今對於核四興建案的諸多問題,卻僅以曖昧不明的『核四廠現在就像頭洗到一半,不知道要不要繼續洗下去』做表述,一反競選期間面對貢寮鄉親要求廢除核四廠時的滿口承擔!『洗頭論』、『公投論』的提出,清楚說明了反核群眾以選票為賭注,將陳水扁送進總統府之後,並不能就此扭轉政客媚俗的投機習性。政客以投機媚俗攫取政治權力、視政策的堅持為「包袱」,在大選後的局勢中早已清楚的表露無遺,而期待政客為受害人民平反,則是民眾的投機,問題是,反核的人民有什麼投機的本錢呢?人民賭上的不只是自己的選票,更是賭上了自己的生活。任何一個「反核」團體都不能拿非核家園當賭注。

  今日的遊行以貢寮鄉親所動員的人數最多,這些十幾年來謂了對抗犧牲偏遠地區的核能政策,從壯年抗議到髮白齒搖的鄉親們,再一次謙卑地被動員到台北首善之區的政治中心來表達鄉民卑微的心願,再一次在領隊教授、民意代表對著媒體慨慨而談、口沫橫飛的鏡頭下,成為熟悉而靜默的背景。也再一次地,在汗流浹背地走完預定路線之後,抱著滿腹對於政府回應的不確定與疑慮,在主辦單位宣布解散的指令下,登上遊覽車離去。貢寮、金山、萬里的鄉親,他們的堅持與承擔的生活,就是興核的真實內容,然而這場遊行,看不到這個內容,卻只強調某某政客過去「曾經承諾」反核,這種看上不看下的勢利眼,終將讓這場遊行成為空泛的嘉年華。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