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料遷出蘭嶼,不需最終處置條例拒絕核電工業完成循環,弱勢相挺(一)

2003/01/16

1 月 1號,蘭嶼達悟族人在核廢料處置場前,進行抗爭,由於處置場租約已經在去年(2002)年底到期,因此,拒絕續租,成為這一波首先要爭取的目標。而在台電方面溝通無效之後,1月9日,行政院政務委員陳其南、葉俊榮也到蘭嶼,與部落人士協商。

在確定蘭嶼土審會已經駁回台電公司續租場址的申請後,官方代表拿出「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設施場址選定條例」,回應族人的訴求。葉俊榮等人不斷表示,遷場時間表與土地續約議題,要等這個條例通過之後,才能對達悟族人正式回應。據報載,預定於昨(1/15)在臨時處置場的抗爭,也緩和下來,前縣議員郭健平等人甚至呼應行政院的說辭,希望最終處置場址草案早日通過。

在官方的說辭裡,「最終場址條例」似乎是核廢料遷出的前提,但是,核廢料遷不遷出,和條例通不通過真的有關係嗎?如果政府真的有心要把核廢料搬出來,當年核廢料可以從核電廠往蘭嶼送,現在當然也可以從蘭嶼移出來,送到另一個臨時處置場去。把「條例」和「核廢料遷出」混為一談,很明顯地,目的在「最終場址」而不在「核廢料遷出」。

台灣第一座核電廠,興建完成於1978年,自那之後,24年來,核廢料就源源不絕地被製造出來,1982年,臨時的低階核廢料儲存場在蘭嶼落地生根,到現在也已經超過二十年了。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就在這個問題實在過於敏感,哪個地方一旦被選中,核廢料的惡靈纏身,永無翻身之日。

核廢料無法處理,不管是國民黨時代,還是民進黨時代,都是一樣的,不管有或沒有最終處置場也都是一樣。最終處置場所處置的並不是永續污染的核廢料本身,而是「核廢料問題」;只要最終處置場找到了,像蘭嶼這種,過不了多久就搞一次抗爭、就會產生續租、各方要求遷出的壓力,就不會再發生,只是國民黨的時代,還沒有想到好的「處理」方法,民進黨上台之後,起用了環保法規的專家葉俊榮當政務委員,拿起美國半套方法來用,最終處置條例就這麼提出來了。當然,這裡所「處理」的,不是核廢料,而是弱勢地區的居民。

條例反反覆覆的程序,看起來文明許多,其實吾道一以貫之,還是用「買」的,看哪裡最窮、最需要經濟的援助,就讓他們拿性命來換錢,再不成,草案中也有對付給錢不要錢、給臉不要臉的人的強制手段。動用這麼強力的威脅利誘手段,其目的只有一個:永久解決核廢料問題,而這個問題的解決,其後果就是二十幾年來,台灣核電工業循環中間的一塊大石頭也就搬開了,你們不是說核廢料無法解決?看!我不是解決了!

嚴重的後果,跟著來臨,核電工業循環的問題一旦解決,下游有了出路,上游也就蠢蠢欲動,從消極的層面說,核一、二、三廠的除役將更加遙遙無期,核四廠的興建,也將更難阻止;從積極的層面來說,雖然眼前各黨派好像建立了一個「非核家園」的共識,將來不會再蓋核五、核六廠,但政治的風向球是隨著實力而轉動的,如今,反核的力量,在民進黨背叛之後,力量消長十分明顯,加上核工業又與美、日等國積極的輸出有密切的關係,就算不蓋新電廠,三座核電廠老舊的機組,也即有可能在「拼經濟」的大前提下,汰舊換新,核電工業循環的完成,等於是為核電工業的生生不息,打下一個基礎。

更荒謬的是,這一切的工作,竟是在民進黨的手中完成。遠的不說,先拿去年底,號稱民進黨最反核的立委趙永清就提出「核廢料尚未妥善處理前,核四不應運轉」,這種說法,先是肯定核四廠可以繼續興建,繼而再肯定只要核廢料「妥善處理」,核四也可以運轉。更早之前,曾有鄭朝明、黃宗源、郭榮宗、邱垂貞四位立委,提出「買下蘭嶼」之說,粗暴惡質的言論引起許多撻伐之聲,但是幼秀文明如趙永清、葉俊榮之流者,他們的想法,比之這四個人,差別又在哪裡呢?赤裸裸的惡行,人人一眼就看得出來,但包藏禍心的偽善者,卻是真正造成傷害的人。

最終處置條例一旦通過,台灣核電工業即將跨出二十四年都跨不出去的一大步,這也將是反核運動史上的另一次重大挫折! (二之一)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