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聲援尼加拉瓜勞工工作小組呼籲: 莫以政治陰謀論掩蓋年興侵犯勞動人權真象

2001/01/09
亞太勞動快訊、敬仁勞工中心、苦勞工作站

在1月 2日李正宗委員辦的”年興勞動人權”公聽會裡,年興公司與外交部、勞委會、勞工團體就年興公司在尼加拉瓜正太廠開除12位工會幹部與200多名會員一事就各自立場充份表述,並達成五項協議,惟一月二日以來,部份媒體以政治陰謀論之方式報導此事件,勞工團體茲就此說明如下:

1 是台商打壓工會,不是工會欺負台商!

年興公司宣稱外移台商在尼加拉瓜當地傳統龐大工會勢力的陰影下謀生。事實上,我們在眾多國際人權與勞工團體的報告中看到的是:年興的員工們一旦開始組織自主工會、希望照法律展開勞資協商,馬上被大量解雇、毆打、誣陷起訴。勞工自主的團結權是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保障的基本人權。但是,年興公司在國內的工廠根本沒有工會,完全無法理解什麼叫做勞動權益,以致於把最基本的結社權視為「政治陰影」。這種不明事理的態度令人痛心!

2 「暴力對抗」的說詞極為可疑。

年興宣稱桑定中央工聯,在去年三月起罷工甚至強佔工廠暴力對抗,事實上,工會幹部也因此遭到最高刑期十二年的刑事起訴。然而,國際紡織、製衣與皮革工人 (ITGLWF)聯合會致國際勞工組織ILO的報告書中詳盡地描述了這些所謂「暴力事件」的真相。舉例來說:2000年5月2日,公司惡意開除工會幹部,32位工會幹部與會員下班後留下來等遲到的勞工部副部長來調解,結束時已十點多,工會的人無公車可搭,公司於是留他們在公司的食堂過夜,並有多名警察在場陪同。隔天公司卻反過來誣告工會「強佔工廠」。其他罪名的真實性可想而知。

國際勞工組織1946年的結社自由權公約早已規定,勞資爭議中的爭議行為不應以一般刑法入罪。更何況這些「罪行」根本就是羅織的!

3 國際勞工與人權團體的關心是護衛基本勞工人權,與保護主義無關!

年興公司宣稱美國工運團體因中美洲廉價產品威脅及美國工人就業機會,故主導這次桑定工會的行動。對桑定陣線與美國的歷史淵源稍有瞭解的人應該都看得出這是多麼荒謬的推論。而且,介入極深的國際紡織、製衣與皮革工人聯合會,其理事長本身並非美國人,此一國際性的紡織業工會組織更不可能為了美國的保護主義而出來替尼國工人背書。

即使是美國的勞工團體,也從來沒有要求過年興的客戶取消訂單,而是要求他們向年興施壓、要求年興誠意對待工人。而且,與年興同時受到侵犯勞動人權控訴、並為國際勞工團體施壓抗議的還有同在尼國Las Mercedes工業區的美國公司Mil Colores。顯示了此一事件根本與民族主義無關,「保護主義」一說明顯是一種混淆視聽的說法。

4 是年興以關廠要脅工人、不是勞工團體威脅工人工作權!

年興公司宣稱美國工會團體繼續透過宣傳向美國主要買主施壓,兩千名工人可能即將被迫加入尼加拉瓜超過百分之六十的失業大軍。事實上,無論是美國或台灣的工運團體,在支援勞工團結權一事上都是希望保障勞工工作權與勞動條件,我們從不曾要求年興公司關廠,倒是年興公司從2000年初工會要求談判時,就不斷以關廠威脅工會幹部、甚至以聯合撤資威脅尼國政府做出對年興有利之裁決。

5 爭取不當解雇員工復職,是保衛基本人權!

年興公司質疑如果工會這些人當時把Chentex說成是勞工的煉獄,現今為甚麼擠破頭還硬要重返工作崗位?這顯示了該公司始終無法理解問題的癥結。台灣的工會法照國際公約保障工會幹部與會員不得因爭議行為而被解雇,這是對勞工結社自由權的最基本保障。台灣戰後工運史上至今最大型的1989年遠化罷工同樣是肇因於開除一位工會幹部。爭取復職,是原則之爭,不是個人私利之爭。

我國政府在勞工團體敦促之下也認為尼國工會的要求合情合理,因此,在十二月初外交部、勞委會與工業總會就年興案會談後,建議年興讓十二位尼國工會幹部復職。此一決定並由我國駐美代表程建人於12月19日向美國勞聯─產聯(AFL-CIO)等關切團體提出書面聲明。然而,年興公司顯然並未認真考慮我國政府的建議。台商財大氣粗、睨視一切的姿態值得國人憂慮。

6 年興公司捏造「人權調查」為其造勢。

在某報1月5日關於年興的報導中提到了「中國人權協會」派出所屬「海外和平工作團」之總幹事羅孝悌就年興案做了深入調查,卻未發現任何勞動權益問題。該報導嚴重偏離事實。羅先生與海外和平服務團均向我們表示,羅先生既非該團總幹事、到尼國也不是去做勞工人權調查,而僅僅是去評估一項年興也參與資助的慈善援助計畫,並曾與幾位現職年興員工談過話。羅先生從未接觸被解雇幹部或工會會員,當然談不上什麼「客觀公正」的調查。年興公司如此扭曲事實可以理解其動機,媒體缺乏平衡報導而為其利用卻令人深感遺憾。

 

聯絡人:劉瓊雅  電話:0928 106767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