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尼國勞工 年興總公司前燒褲抗議 不能阻止台資在國外的剝削 就不能阻止我們自己的失業

2000/11/06

  由苦勞工作站、亞太勞動快訊、敬仁勞工中心組成的「台灣聲援尼加拉瓜勞工工作小組」今天(11/6)上午前往位於台北市復興北路、民權東路口的年興總公司抗議年興在尼加拉瓜壓榨勞工、打壓工會的行徑,全國總工會、全產業總工會、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勞動人權協會、台灣勞工陣線等工運團體,台大大論、大新、輔大黑水溝、世新台研、北大青年社等學生團體,以及左翼雜誌社一行五六十人,也加入聲援的行列。

  抗議活動由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陳信行主持,並由亞太勞動快訊戴瑜慧說明年興的十大罪狀,年興紡織利用台灣政府對於尼國加工出口區的建設,以及對其對外投資的補貼,由台灣等地提供原料,建立為美國LEVI'S、LEE、EDWIN……等牛仔褲大廠代工的加工生產基地。他們在尼國的種種對付勞工的行為,在台灣工人的眼裡看來,實在倍感「親切」。

  他們透過壓低底薪的薪資制度,變相地強迫工人加班,工人們必須每天超過十二個小時的工作,也無法賺到足以餬口的薪水。利用美其名為「軍事化管理」的方式對工人施加暴力與監視;而當工人企圖透過團結自救的時候,年興資方便扶植親資方的「黃色工會」,並對於自主的工會進行打壓,一九九九年七月,接連開除十二名工會理事,自二○○○年五月以來,接連威脅參與自主工會的工人,並開除了一百多個人,一直到最近的勞資協商中,年興資方強悍地拒絕讓這些遭到非法解雇的工人恢復工作,這些舉動已經引起了跨國際的抗議。

  全國產業總工會代理秘書長邱毓斌表示,關於年興打壓勞工的事件,全產總也收到許多來自外國總工會的詢問,這個事件已經引起了國際之間的關切,邱毓斌要求年興立即拿出最大的誠意妥善回應勞工的要求;全國總工會副秘書長王娟萍則指出,過去台灣在國際上一直塑造出「勞資和諧」的錯覺,今天年興的事件剛剛好讓大家看清楚過去台灣資方打壓工人的種種伎倆,王娟萍特別強調,支持國外的勞工也是支持我們自己的勞工;接著發言的勞權會秘書長唐曙特別將跨國資本流動下,政府的角色給強調出來,他說,台灣出錢建設這些「友邦」的工業區、出錢補貼資本家去國外壓迫外國的勞工,無論如何,政府一定要負起責任來;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今天由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顧玉玲代表發言,她說現在在資本加速流動的狀況下,工人運動已經不僅僅是要面對勞工政策的問題,更需要對產業政策的問題,在這種狀況下,非得要做跨國之間的勞工聯繫不可。台灣勞工陣線林良榮說,年興只是一個台灣資本壓榨勞工的個案,早在數年之前,寶成對勞工侵害的案件也曾經上過美國的新聞,其實台灣在這種生產線上工作的傳統體力工人的處境和尼國工人的處境也十分類似,反抗必須要同時進行。

  相當巧合的是全產總、全總、勞權會和工委會最近在世界各地都將受邀出席參加由國際勞工團體舉辦的國際會議,他們異口同聲的表示,將會把年興壓迫勞工、打壓工會的這些事情,傳遞到國際之間,對年興形成更大的壓力。

  今天最受到注目的到場聲援者,還是在台灣同樣曾經遭到惡質資方打壓的工會幹部:佳鼎科技工會、金緯纖維工會,他們都在最近因為籌組工會而遭到資方開除,與尼國的工人一樣,正在進行抗爭的階段。而另一位也因為組織工會而遭到打壓的工運前輩大同公司三峽廠幹部劉庸認為,工人無祖國,現在資本在一個地方剝削完了,就到另一個地方剝削,劉庸強調,工人組織的壯大是工人力量的展現。

  年興紡織派出發言人吳明澄接受抗議團體的抗議書,吳明澄拒絕承認「非法」打壓工會的事實,並在新聞稿中繼續抹黑自主工會,聲稱年興正太廠中的「桑定」工會是受到美國工會資助、從事政治目的的組織。看來年興果然「外移」「得十分徹底,不但把生產線、把剝削工人的手法移植出去、也把戒嚴時代政權用以抹黑抗議人士的手法移植出去了。當他們抹黑為自己爭權益的工人是有「政治」目的的時候,怎麼不去說說自己本身苗栗地方派系的出身?年興紡織董事長陳榮秋的唐兄陳超明,不就正是現在還有弊案在身的無黨籍立委陳超明?他們怎麼沒有看見自己貼著貪贓枉法的尼國總統阿雷曼、在和陳水扁、林信義觥籌交錯之間,把震動國際的勞資爭議化為無形?尼加拉瓜政府的許多公共建設,正是台灣官資建設起來的,阿雷曼政府的法院「合法非法」的標準又豈能不參考台灣官方、資方的意見呢?難道這些就不是「政治」介入?工人之間的跨國相挺就是政治介入?

  抗議團體不能接受年興公司方面的說明,於是在現場焚燒一條象徵第三世界勞工血汗的LEVI'S牛仔褲,在這條牛仔褲的熊熊火光裡,我們看見了台灣六○、七○年代,一針一線,為著美日資本生產的工人、終其一生地勞動,一切的生產成果,由光鮮的外國資本家和本土買辦收割,到了將近退休之際,精明的生意人發現在遙遠的海外,有著更大一群任由其宰割的工人,於是所謂「傳統產業」的關廠、出走風潮起來了,在台灣製造失業、在國外無盡的剝削,為什麼台灣工人要聲援尼加拉瓜工人?不只是因為「同病相憐」的彼此同情,更是因為,我們從尼加拉瓜勞動者的處境裡,看到了他們所謂「產業升級」、「資本外移」的真相,資本家永遠都在尋找廉價的勞動力來取代本土的勞動力,如果我們不能阻止他們再這樣地剝削第三世界工人,我們就不能阻止他們的外移,不能阻止我們的失業危機。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