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菱點交 抗爭逼現法律原形無奈妥協 艱辛路將永留歷史

2005/08/17

  8月17日,東菱電子員工們九年來相依相繫的舊廠房,終於面臨法院的點交。事前,互助會在廠內佈置起層層的防禦工事,誓言捍衛家園,這裡,本是大半輩子辛勤勞動的工作現場、也是突逢巨變後,賴以求償的佔領地;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裡,更已經漸漸化身為大家共同生活的家園。

  「護巢」斗大的黑底白字,迎著仲夏早晨的驕陽,迎風展開,紅磚工作隊、自主工聯、工委會、勞權會、北市產總、竹縣產總、桃勤工會、基客工會……還有許許多多的大學教授、學生,紛紛湧了進來,單一廠場的求償,本來就非單一廠場的家事,但是,這一天,東菱的生死關頭,卻被工運界當作一件大事,願意共同用肉身串成人鍊,捍衛東菱人的家園,互助會九年來不離不棄的堅持,實在是最重要的因素。

  聲援的人多,法院、警方的準備更加周全,五百名警力、保全、前後各兩台大機具,形成包夾合圍之勢,聲援團體集中在大門口,互助會成員固守廠內,更有七八位聲援者,用鐵鍊將自己鎖在工廠大門上;八點半一到,警方不顧大家要求「協商、談判」的高分貝呼籲,怪手首先開始動作,這時聲援團體手勾手擋在圍牆前,與警方爆發第一波拉扯,用實際的動作,回應了這一個測試性的舉動,接著,工廠內的制高點,傳來擴音器的聲音「挖土機從後面攻進來了」,大夥兒紛紛往後門移動,此時挖土機已經打開一條通道,隨時可以攻破防禦工事、進入廠區,但是在眾人機動性的前後固守之下,十點鐘左右,警方也漸漸地安靜了下來,他們體認到,不經談判、強制點交不是不可能,但是,勢必付出慘重的代價。

  在苦等法官周建興到大門前談判沒有得到回應之後,互助會推出代表,與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陳信行共同前往警方的指揮中心談判,買主鬆口,願意付出1200萬補償金;東菱員工當年佔下廠房,原為取得資遣費與積欠薪資的擔保,當年欠下的這些錢,大家算一算,互助會該得的,大概有5400萬,半生的辛勞之外,現在又多了九年的心血付出,這筆帳該怎麼算?誰也算不清楚,5400萬就5400萬吧,這該是起碼的天公地道;現在的買主以低價取得土地的所有權、趁著新莊捷運通車、新樹路工業區轉型的機會,一轉眼就將有巨利落袋,靠的不過是銀行抵押權優先勞工的債權的規定,從銀行手上拍下土地,現在倚仗著法院、警力,大隊人馬、殺氣騰騰,當國家暴力,用著鋼造鐵鑄的機具,對向血肉的軀體,法律尊嚴巍巍而立,卻不見公平正義已蕩然。

  中午時分,互助會的第一個決定,不接受、同時再度派出代表與買主協商,下午,陰鬱的烏雲遮住了陽光,顯得特別的悶熱,漫長的等待、沉重的苦思,聲援者持續陪伴著互助會成員渡過這一個難熬的下午,新的條件出來了,2000萬,2000萬算什麼?但是誰都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不接受,就是玉石俱焚的抗爭,九年了,誰都有家庭、誰都需要面對一天緊似一天的生活壓力,人,不是鋼鐵,就算鋼鐵也會鏽蝕、人不是鋼鐵,卻仍挺而與鋼鐵抗爭,「根據『物權優先於債權』的原則,亟需維持自己生存權的東菱互助會會員卻完全無法主張自己的生存權,只能眼睜睜看著私有財產權在民法中的優位性踐踏自己。」、「東菱互助會與各聲援團體義無反顧,將以最激烈的方式,對抗殘民以逞的統治集團,用我們的血淚,喚回沈睡已久的社會正義。」

  這一仗,沒有勝利,但東菱人打過了;下午三點,互助會終於作出決定,同意2000萬的條件,買主承諾開出台銀支票給互助會23戶成員,並在這一兩個星期內將現金交到法院執行處,最慢在9月6日互助會就可拿到現金。東菱點交抗爭落幕,沒有慘烈的衝突,但是,東菱互助會從1996年2月29關廠,到2005年8月17點交,9年 5個月又17天,東菱互助會已經完完整整地走完了全程,這一段路,完整地控訴了頭家的不仁與制度的荒謬,東菱人的抗爭,必須永遠為歷史所記憶。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