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弱相殘為家事服務法的阻力?

2005/11/10

為了保障本國及外籍照護工的權益,由外勞團體擬定的工人版家事服務法已經送入立法院審議。不過最大的阻礙不一定是仲介及官方,可能反而是社福團體? 由於台灣邁入老齡化社會,有長期照護需求的患者越來越多,包括老人、殘障等社福團體,不斷要求政府建構長照體系,不過始終處於只聞樓梯響的階段下,外勞成為負擔台灣長期照護的重要角色之一。不過外勞離鄉背井來到台灣,由於不納入勞基法適用範圍,進入每一個家庭後,卻屢屢發生外勞受到僱用家庭暴力、性侵、超時工作等等的待遇。但對於社福團體來說,最在意的,是外勞得到應有的權益後,會不會讓弱勢家庭增加成本,無法僱用外勞照護工?

昨天(11月9日)上午,台灣勞工資訊教育協會與殘障聯盟,就家事服務法進行了一次初步的交換意見與討論。「外勞權益越糟,長照體系就越不可能建立起來。」台灣勞工資訊教育協會理事長陳素香在會中提出了一個不同方向的思考,如果長照需求家庭越依賴便宜、好用又耐操的外勞,政府當然就更樂得得過且過,不去建立長期照護體系。

殘障聯盟秘書長謝東儒表示,同意外勞團體的觀點,但社福團體面臨的現實問題是,一旦外勞成本提高,就會有許多家庭無法僱用外勞,直接面臨失能患者沒有人照護的窘境。 其實在今年7月,社福團體曾經針對家事服務法作出書面的意見。社福團體表示,為使失能者的照顧不致影響家庭的正常生活,家庭只能仰賴便宜的照顧人力以回應失能者的照顧需求。但從草案內容來看,若在完全沒有相關配套措施(如喘息服務)即貿然通過,將造成家庭的壓力過大,勢必影響失能者的照顧及所有家庭成員的日常生活。所以建議以看護工納入勞基法或以定型化契約解決外籍看護工權益問題。

陳素香說:「能將看護工納入勞基法我們也贊成,但也希望大家支持,此外喘息服務的重要性我們不是不瞭解。」今年10月初,外勞團體曾聯袂拜訪內政部長蘇嘉全,就外勞也能否享有喘息服務進行瞭解,但蘇嘉全卻表示,社會福利不應該支援外勞,況且能雇用外勞的,都是家境較好的家庭,政府沒有必要扶助,外勞團體應該去找勞委會支援。陳素香表示,喘息服務被打回票,並不等於家事服務法就不該繼續推,反而更應該向政府施壓。

謝東儒則提出,家服法通過後增加的成本,都應該由政府負擔。曾經有社福人士計算,一旦外勞適用家服法或勞基法,每個家庭成本將增加13306元,其中包括每月加班費、每月加班4天、節日加班、健檢、勞保費等等。陳素香認為,其實上述的「成本」,本來都是雇主應該負的,真正會增加的,只有1000多元勞保費而已。謝東儒認為,13306元的確是高估,不過社福團體對於增加的成本到底多少,還有不同意見。

謝東儒也表示,社福團體對於家服法的立場還沒有完全整合,還有許多溝通的空間。殘盟目前也無法限制個別的人或個別的團體對家服法表達強烈的反對意見,所以希望家服法推動立法的過程中,仍有許多溝通的可能。 在發生劉俠事件、馮滬祥性侵菲勞、越勞被集體性侵等等事件後,外籍看護工的弱勢處境已經漸漸被社會所理解,一旦外勞權益維護與長照家庭需求最後產生衝突,所謂的「弱弱相殘」,將不可避免地在社會裡上演。不過有長照需求的家庭,一方面是社會裡的弱勢族群、另一方面又有雇主的身份,所以面對外勞,卻又是勞資關係中的相對強勢,雖然有權利就應有相對的義務要付出,但無奈的是,由於外勞不具有選舉權,未來在立法院中,外勞權益保障等相關議題,仍將是弱勢中的弱勢。

【延伸閱讀】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