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溫體制與中國發展(二)又見皇甫平

2006/02/06

  今年1月23日出刊的中國《財經》雜誌,赫然出現了一篇〈改革不可動搖〉署名為「皇甫平」的文章。由於1990年代初期,皇甫平曾為文支持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引發中國政經界長達一年的討論,最後確立了1992年鄧小平南巡的正當性,深刻影響了10多年中國的發展。這次皇甫平重出江湖,再度引發中國社會的高度矚目。

【中國貧富差距】

  皇甫平為何再來?其實和近幾年來中國社會開始反省改革開放的負面效應有關,除了媒體頻繁報導社會貧富差距的新聞之外,許多的政策風向球也紛紛出籠,包括在十一五計畫中居然訂定了建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並且檢討教育商品化等等反市場化的政策暗示。

  最敏感的,是在十一五計畫在去年10月中共第16屆五中全會通過後,南京的《江南日報》,居然刊出了一則〈解讀十一五規劃建議〉屬名為「尹濤」的文章。文中出現的「前一段時期我國經濟實際運行中出現了一些偏差」、「平均每年的GDP增長率只要達到6%」、「社會指標可能成為硬指標,經濟增長指標將成為軟指標」、「穩房促車」等等,字裡行間都在針對江澤民時期十五計畫所產生的問題。

  由於文章發表時,胡錦濤剛好視察南京,與1991年時,鄧小平巡視上海,出現了「奉人民之命,輔佐鄧小平」的「皇甫平」,有異曲同工之妙。所以「尹濤」,許多人猜測意思就是「引述自胡錦濤」,在新華網的排行中,此文名列前茅,比神六飛船入太空的排名還要高。既然你有「尹濤」把改革開放當檢討目標,我當然就請出「皇甫平」這個擁護改革開放的祖師爺。

【皇甫平與改革開放】

  在〈改革不可動搖〉這篇文章中,開篇就直指「他們把改革過程中出現的一些新問題、新矛盾,上綱為崇奉西方新自由主義的惡果,加以批判和否定」,其它如「在經濟體制轉軌的歷史背景下,諸多矛盾主要是由於市場經濟不成熟、市場機制作用不充分所致」、「顯見,改革中諸多問題和矛盾的真正焦點,在於體制轉軌中行政權力參與市場化分配產生了不公平」等等,都在強調一個核心觀點,就是「用更大規模的改革解決改革產生的問題」。

  1991 年,皇甫平的出現有其時代背景,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國政局暗潮洶湧,尤其是之後又發生蘇東坡、蘇聯垮台等等國際事件,中國經濟發展何去何從,「多方瞧瞧、放著看看」成為當時的主要氣氛,在1990年12月中共13屆七中全會中,鄧小平力挺的進一步改革開放的議程,居然沒有通過。

  1991年1月28日至2月18日,鄧小平前往上海視察,發表了一些支持上海進一步開放的言論。從2月15日,也就是當年的大年初一開始,上海《解放日報》在朱鎔基的支持下,以皇甫平為名,陸續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包括〈做改革開放的帶頭羊〉、〈改革開放應有新思路〉、〈擴大開放的意識要更強些〉、〈改革開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備的幹部〉等四篇文章。

  在文章陸續刊出的過程中,中國的各大媒體也開始針對皇甫平的文章內容進行許多的討論和批判。

【對皇甫平的批判】

  包括〈發展商品經濟不可否定計劃經濟〉強調的「在他們看來,好像只有市場經濟才適合社會化大生產發展的要求,才能調動生產者的積極性,才能夠按照市場需要組織生產,實現資源的最佳配置和合理使用,而這一切在計劃經濟中卻做不到。」

  以及4月20日《當代思潮》刊登的〈改革開放可以不問姓「社」姓「資」嗎?〉,直指「不問姓社姓資,主張經濟上私有化、市場化,政治上多黨制、議會制,意識形態上多元化的思潮,曾把社會主義改革事業拖上絕路。」

  5月,中國左翼理論家鄧力群公開批判鄧小平的「貓論」:「貓論及其實踐的根本要害,是不講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根本區別,用生產力標準取代階級標準和制度性標準 — 讓資本主義實施的和平演變戰略有機可乘。」

  順著皇甫平的勢頭,加上要壓掉批判皇甫平的氣焰,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鄧小平展開了著名的南巡,走一路、講一路,集合而成就是〈南巡講話〉,發表了「發展才是硬道理」、「堅持黨的基本路線」等等著名文句,改革開放路線正式定調,從此中國正式走上發達生產力、發展市場經濟的道路至今。

【發展路線討論為何?】

  曾經有一說,「皇甫平」其實是中共當年內部鬥爭的重要部分。江澤民在1990年代初期原本提出了「要資本家傾家蕩產」、「改革開放中也有路線鬥爭」等語,將矛頭對準了高度支持改革開放的朱鎔基。而後朱鎔基策動皇甫平系列文章,與鄧小平一搭一唱,不僅站穩了陣腳,也逼使江澤民積極推動市場經濟。所以也不須為現在看起來像走社派太過期待,畢竟一旦形式比人強,不是失勢就是變成騎牆派。

  中國的媒體輿論,本來就不只是單純的傳聲筒而已,有時是政策風向球,有時則是派系鬥爭需求下所製造的社會壓力。所以尹濤和皇甫平在2005、2006年的今天出現,當然令人有許多的想像空間。

  說現在的中國正處於茶壺風暴的醞釀期,其實一點都不為過。在這個人大會議即將審核十一五計畫的當口,皇甫平的出現,當然不單純。在中國社會矛盾越來越尖銳的時候,中國如何發展這個問題,當然不可避免地不斷被拿上檯面上討論,但如果只是成為政治奪權的工具及棋子,只有高來高去的權謀算計,不論最後定調為何,恐怕都不是好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