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農運怎麼走?楊儒門遭重判七年半 聲援群眾不滿

2005/10/20

  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3項,2002年11月到2004年11月連續犯行17件;其中三件爆裂物被鑑定具有殺傷力,不適用刑法第59條減輕刑責,19日下午兩點半,自首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被羈押11個月後,遭法院判刑七年半,併罰金十萬元。

  下午兩點,地方法院側門停靠著各家電現台SNG車,正門口前一百多名社運人士與學生高舉「官逼農反」「良心無罪」標語,時時高喊口號,聲援楊儒門。順階梯上二樓,兩排長長人龍緊貼著通向第七法庭的走道牆面,多數人共同裝備著黑上衣和黃絲帶。法庭當然很快滿座,茶色木門敞開半面,後來人在開口旁圍成一團,或許緊貼著門也聽不清,門口的、走道旁的絮絮叨叨漸漸鼎沸起來,法院頓失應有的莊嚴氣息。

  兩點半法官宣判,除了還算威武的「全體起立」,「好像是緩刑三年」「我聽到罰鍰九百萬」、「好像罰鍰兩百萬耶」門口一團人根本聽不清判決內容。「七年半,罰金十萬元」楊祖珺臉色肅白說,一面和旁人攙扶著身軀痀僂的楊家爺爺奶奶出木門。原先的人龍人團作成魚貫離開,隊列移動下樓中許多人開始吟唱農村曲。司法真有尊嚴,哪落到今日這般景象,

【司法判決 犯眾怒】

  「判楊儒門有罪,就是判台灣農業的刑」,「楊儒門為台灣農民發言,判罪不應該由他一個人承擔」,「楊儒門只是做了大家都不敢做的事」,「楊儒門又沒有傷人,自首而且動機情有可原,卻沒有被減刑」…聲援的二林鄉親、社運人士與學生們,先是你一言我一語訴說悲憤,審判消息傳到門口,原先在二樓的與聚集門口的會合,大夥一起揚聲高喊「楊儒門無罪,政府有罪」,許多人手搖起裝白米的保特瓶,搭配抗議口號,白米沙沙作響,氣氛激昂澎湃。

  「實在判太重了」攝影機包圍楊家兩老,準確捕捉老爺爺奶奶的縱橫淚眼。凌晨帶領滿遊覽車的二林鄉親北上的聲援楊儒門聯盟總召林嘉政說,想不到良心動機的作為,會遭受這麼重的罪刑,鄉親們都對司法是非不分,覺得非常無奈。

  「楊儒門哪裡有罪,老虎都要咬人了,難道要我們任由被咬嗎」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顧玉玲痛斥司法審判結果,他說,楊儒門案是抗暴歷史的延續,被壓迫的人,挺身抗暴,理所當然。

  台聯立委賴幸媛也批判司法不公不義,他說,台灣農業面臨危急存亡的關頭,關懷農業的楊儒門被判這麼重,政府該當何罪。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則強調,楊儒門放置的不是有殺傷力的爆裂物,判決結果嚴重傷害農民的心。

  東吳大學朱姓女學生說,政府想要殺雞儆猴,但事實上絕對會有反效果,她和同學們都很佩服楊儒門為社會公平犧牲自己的勇氣,一旁的楊姓同學還說,從楊儒門種種照顧弱勢的行事與動機「楊儒門是值得聲援的英雄」,朱和楊從網路上得知聲援活動,就與好幾位同學結夥來到地方法院參與聲援。

【聲援上訴?】

  原先期望判刑五年以下,楊儒門辯護律師丁榮聰認為,既然被認定自首,又動機良善,判七年半實在太重,即使楊儒門一再表示要放棄上訴,丁榮聰說他將繼續說服楊提起上訴。

  聲援行動有沒有後續以及上訴問題?林嘉政表示,楊儒門一直表示希望審判服刑事件盡快落幕,希望資源能投入幫忙解決農業、農民與貧困學童問題,因此聲援聯盟行動應該是暫告一段落。

  不錯過每一回庭訊,聲援楊儒門使勁使力始終不懈的楊祖珺表示,楊儒門總是告訴他「不需要再上訴了,我的理念被實現比較重要」,楊祖珺強調雖然不捨,但楊儒門決定自我犧牲,社運團體應該讓他的犧牲有價值。接下來,大家會著重耕耘農業議題與農村工作,例如反對WTO犧牲農業條款,致力實現自足的小農經濟。

  不上訴,不代表不再關懷楊儒門,楊祖珺提出「文化路線」,他說未來不會有抗爭,但許多朋友已經計畫透過音樂、戲劇等文化展演形式,將楊儒門事蹟與理念傳遞出去。楊祖珺透露,楊儒門已經著手寫作那一段讓他體認社會不公、深遠影響他的環島旅行經驗,「現在暫名『腳踏車日記』」談到未來計畫,楊祖珺臉上緊繃的線條,好像稍微舒緩開了些。

【聲援楊儒門與農運】

  前年(2003年)11月起一個個白米炸彈陸續出現,引起社會大眾高度恐慌,即使暴力難容於法,那些貼著「炸彈,一、不要進口稻米,二、政府要照顧人民」字條警語的爆裂物,卻讓人多暗地裡大喊痛快。去年11月楊儒門到案自首、說明動機,遭確認與羈押後,社運界越來越多人坦承「他做了我不敢做的事」。許多人相信,不這麼幹,農業與農民如何可能獲得社會關注,警惕執政者反省,沒人這麼幹,農業與農民就要白白讓執政者出賣給帝國與跨國資本。

  於是社運團體開始發起萬人聲援連署活動,去年12月17號更舉辦會師二林大遊行,接著農運組織如蕃薯葉農組、農民聯盟等幾次舉辦營隊,號召隊伍親近農村,下鄉調查,理解農民處境。近審判日的七八月間,社運界又發動一波萬人聯名具保行動。

  聲援楊儒門,難免被質疑,聲援等於支持暴力、支持恐怖行動?蕃薯葉成員蔡培慧表示,事實證明,很多人都願意秉持最基本的公平正義與人道精神,而挺身聲援,許多人認為,楊儒門以肉身衝撞法律,卻喚醒社會關注農業問題,楊儒門不該這樣被犧牲,即使違法了,罪罰不應該由他獨自承擔。蔡培慧說,看今天不少人和學生其實不是社運團體動員來的,就很清楚了。

  楊儒門事件平息後,農運還有很大很艱鉅的仗要打,除了抵抗WTO與政府不當政策,蔡培慧也指出,農民雖然被壓迫、很苦、很弱勢,但社會對農村與農民不應該只是一昧的同情,應該認識到農村經濟與農業生產其實有很深刻的價值。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