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調兵遣將萬無一失防兵變(2)

2007/07/30

多維獨家報導﹕胡錦濤調兵遣將萬無一失防兵變(2) DWNEWS.COM-- 2007年7月30日9:33:11(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多維社特約記者方延鴻報導/毛澤東和中共用了很大功夫來狠批林彪﹐林彪的“政變經”卻在中共所有人心目中投下長久的陰影﹐他們在採取任何重大的政治舉措時﹐都得提防利益受損者是否會採取極端行動﹐例如1976年10月“四人幫”被粉碎之後﹐對“四人幫”長期把持的上海所採取的軍事預防部署(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多維月刊》經授權刊發《中共十七大布局》一書部分章節)(chinesenewsnet.com)

(續前)林彪“政變經”留下長久的惡夢(chinesenewsnet.com)

  “槍杆子裡面出政權。”“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決不允許槍指揮黨。”這是毛澤東兩句名言。這兩句話又矛盾﹐又統一﹐結合在一起﹐構成了這樣一個邏輯關系﹕政權是服從武力的﹐而武力應該服從黨。(chinesenewsnet.com)

  然而﹐細心人一定會注意到﹐兩句話其實性質不一樣﹐一個是實然﹐一個是應然。前一句話說的是共產黨眼中的實情﹐紅色江山就得靠槍杆子打和守﹐天然如此﹔而後者“黨指揮槍”表述的只是原則﹐非但不是天然如此的事實﹐而且事實往往是相反的“槍指揮黨”﹕有了武力就可能挾持黨﹐凌駕黨﹐要黨服從自己。(chinesenewsnet.com)

多名專家學者撰著的《中共十七大布局》一書問世。(明鏡出版社)

  中共領導人三令五申“黨指揮槍”﹐但是中共領導人最先要獲得的就是軍權﹐最後交出的才是軍權﹐這是中國與西方現代國家領導人形成鮮明對比的特點之一。“槍指揮黨”﹐成為中國政治的常態﹕鄧小平可以什麼耀眼的頭銜都不要﹐唯獨軍委主席的職務要掌到最後﹔江澤民也有樣學樣﹐向胡錦濤交出了總書記﹑國家主席的大印﹐卻將軍委主席的虎符掌管到最後。(chinesenewsnet.com)

  精通毛澤東思路三昧的林彪說過﹕槍杆子和筆杆子﹐奪取政權要靠這“兩杆子”﹐鞏固政權也要靠這“兩杆子”。正是林彪﹐1966年5月18日在討論部署“文化大革命”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長篇發言﹐講述“古今中外”政變的教訓﹐震驚了很多人﹐連毛澤東給江青寫信時都說“象他這樣講法過去還沒有過。他的一些提法﹐我總覺得不安”。(chinesenewsnet.com)

  毛澤東在“文革”初期搞掉“彭羅陸楊反黨集團”時﹐因為其中的羅瑞卿﹑楊尚昆都與軍隊有淵源﹐毛澤東未雨綢繆﹐調動軍隊﹐更命令中央警衛團枕戈待旦﹐保持高度警戒。後來在1971年9月﹐毛澤東對林彪有意“打草驚蛇”時﹐也採取了軍事上的防?措施。他在9月12日下午乘專列回到北京﹐不是直接進中南海﹐而是在豐臺停留﹐通知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北京軍區第三政委紀登奎﹑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吳德﹑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前來談話。根據舒雲《林彪事件完整調查》一書中透露﹐當時毛澤東雖然沒有對眾人做具體軍事部署﹐但暗裡查探各人口風﹐直到確信京城沒有任何異常。下午3點多﹐持續了兩個多小時的談話結束﹐毛澤東單獨交給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一項任務﹐調38軍一個師到南口待命。當時﹐軍隊調動權集中在軍委主席毛澤東手裡﹐軍委副主席林彪哪怕一個排都不能調動。(chinesenewsnet.com)

上海武警正在進行處置突發事件的演習。(資料圖片)

  只調動38軍一個師﹐而且只是“到南口待命”﹐沒有到近郊﹐更沒有進市區﹐說明在毛澤東心目中﹐並不像後來所宣傳的那樣﹐真認為林彪要搞軍事政變﹐謀害自己﹔但他畢竟調動了一個師“待命”﹐說明在這位富有經驗的統帥心中﹐“有備無患”永遠是正確的。(chinesenewsnet.com)

  毛澤東和中共用了很大功夫來狠批林彪﹐林彪的“政變經”卻在中共所有人心目中投下長久的陰影﹐他們在採取任何重大的政治舉措時﹐都得提防利益受損者是否會採取極端行動。最有說服力的是1976年10月“四人幫”被粉碎之後﹐對“四人幫”長期把持的上海所採取的軍事預防部署。(chinesenewsnet.com)

蘇振華上將出馬解除上海“第二武裝”(chinesenewsnet.com)

  有官方高層背景的《中華兒女》雜志﹐曾經在2004年刊登胡繼軍《蘇振華受命秘進上海的非常之旅》。文中說﹕上海的“四人幫”餘黨企圖挑起武裝暴亂﹐於是解除上海的“第二武裝”﹐進而穩定全國﹐成了黨中央必須著手解決的頭等大事。時任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軍委常委的蘇振華上將臨危受命﹐作為黨中央派出的首席代表進駐上海。(chinesenewsnet.com)

  文章說﹐抓“四人幫”的第二天,1976年10月7日﹐中央政治局召開包括上海﹑江蘇﹑山東﹑湖北4省市和南京﹑武漢﹑濟南3軍區負責人的第一批打招呼會議﹐上海市參加的是市委書記﹑市革委會第三主任馬天水和市委書記﹑上海警備區司令周純麟。馬天水忿忿不平﹐會後上書中央表示強烈不滿﹐指責中央是搞突然襲擊﹐宮廷政變﹐是修正主義上臺。他又將“四人幫”下臺消息密告上海的同黨──上海市委書記徐景賢﹑王秀珍等﹐要求他們作好與中央進行“合法斗爭”的准備。(chinesenewsnet.com)

  10月8日蘇振華﹑倪志福約見上海警備區司令員周純麟﹐掌軍權的周倒是十分識時務﹐“擁護中央決定”﹐並打了馬天水的小報告。蘇振華接受周的建議﹐提請中央對上海釜底抽薪﹐速把“四人幫”餘黨徐景賢﹑王秀珍叫到北京﹐避免隨時可能發生的武裝叛亂。(chinesenewsnet.com)

多維月刊2007年7月號(總第28期)封面。(多維社)

  文章寫道﹐“四人幫”之一的張春橋﹐在1975年1月被毛澤東任命為軍委常委﹑總政治部主任﹐此前他還是南京軍區和上海警備區的政委。1975年8月﹐王洪文就在上海多次說過﹕“要警惕修正主義上臺”“要准備打游擊”“打巷戰”﹐建立了直接受他們領導的上海市民兵指揮部。王多次視察民兵裝備﹐帶領民兵訓練﹐還安插親信王秀珍﹑陳阿大等當頭頭﹐據說動用地方經費3千多萬元“私造了大量武器”。毛主席病危通知後的第二天﹐他們就通知馬天水把庫存的幾十萬支槍發到基層民兵手裡待命。徐景賢﹑王秀珍接到馬天水密告後﹐進一步開始行動。但中央通知徐﹑王到北京開會﹐使餘黨一下群龍無首。(chinesenewsnet.com)

  為避免上海出現武裝暴亂﹐中央政治局派中央工作組接管上海。葉劍英舉荐蘇振華去﹐陳錫聯﹑李先念都極力贊成﹐華國鋒又提議﹐鑒於上海工人的力量大﹐派曾為全國勞動模?的上海人倪志福也一起去。華還考慮到上海和江蘇矛盾一直尖銳﹐又不可分割﹐最好能從江蘇調一人去上海﹐這樣如果遇到問題﹐可就近得到江蘇支援和幫助。李先念推荐彭沖。(chinesenewsnet.com)

  10月20日上午﹐蘇振華主持中央工作組會議﹐傳達中央指示說﹐為了防止“四人幫”餘黨狗急跳牆﹐必須嚴防不測﹐入滬前不通知上海市委﹐中央派專機護送﹐由海軍東海艦隊上海基地負責接待。(chinesenewsnet.com)

  文章說﹐中央工作組一到上海﹐首先與中央“先期秘密派往上海以考察工作為名﹐偵察上海餘黨動向”的人員聯系﹐又召集駐滬三軍主要負責人了解馬﹑徐﹑王返回上海後的動向。並電告南京軍區政委廖漢生於次日趕赴上海商談穩定局勢的軍事部署﹐隨行人員有南京軍區副參謀長張挺。蘇振華指出﹐“四人幫”在上海的聯系黨賊心不死﹐所發槍支尚未完全收回﹐動用武力的險情依然存在。請南京軍區繼續加強戒備﹐特別在蘇﹑浙一線﹐部隊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海軍負責海面警戒﹐警備區中與武裝叛亂活動有牽連的人立即調回部隊。並提出請南京軍區抽調人員協助中央工作組﹐做好上海的安全警備工作﹐保證上海不出亂子。(chinesenewsnet.com)

  廖漢生政委當即決定張挺副參謀長留在上海﹐抽調人員進駐上海警備區﹐駐滬部隊進入戰備狀態。蘇振華還讓廖漢生警告上海警備區少數幾個人必須懸崖勒馬﹐停止任何活動。(chinesenewsnet.com)

  文章特別強調﹕調動部隊嚴加防范﹐迫使“四人幫”的走卒不敢輕舉妄動。(chinesenewsnet.com)

  從10月27日起一連數日﹐蘇振華﹑倪志福﹑彭沖在上海錦江飯店親自坐陣﹐召開上海市委常委會﹐讓馬天水﹑徐景賢﹑王秀珍等人必須參加﹐交代揭發有關發動武裝叛亂的問題。常委會決定對參與武裝叛亂拒不交代﹑民憤極大的7個常委交上海警備區監護﹐實行隔離審查﹐對有所交代﹐但罪行深重的陳阿大等6人送回原單位監護﹐專案審查。(chinesenewsnet.com)

  文章說﹐經過追查﹐中央工作組獲取發動武裝叛亂的罪證﹐包括手令﹑武器﹑彈藥﹑電臺﹑通信呼頻表﹑通信暗語表﹑兵力部署圖等﹐查清了“四人幫”餘黨的活動。(chinesenewsnet.com)

  (《多維月刊》﹐未完待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