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性極權主義的魅影

2006/12/26

【聯合報/范凌嘉】

廿世紀人類最大浩劫,就是極權主義的興起,希特勒、史達林與毛澤東等政權,造成千萬生靈塗炭。極權體制定於一尊,政治權力深及社會生活每個角落,人民言論、思想與行為,遭到統治者全面宰制。

通常極權主義需要獨裁統治的土壤,而民主政治則須搭配立憲主義;但台灣最近一段時日的政治發展,竟發展出「柔性極權主義」 (soft totalitarianism),一種詭異的「極權民主」樣貌。政治人物操作論述,形塑意識形態攻擊特定立場,窄化言論與表意場域,達到實質箝制的效果。

倒扁運動盛行,柔性極權主義也應運而生。執政者創造了符號邏輯,以二分法簡化問題:挺扁才是愛台灣,反扁等於愛中國。透過各種語彙包裝,「朕即國家」藉「扁即台灣」還魂,逐漸內化為價值觀念,即使質疑阿扁,也被形容為非法、違憲,甚至叛國行為。

柔性極權的風潮像洪水般淹沒台灣,三教九流無一倖免。小兵反扁,軍法起訴伺候;教官嗆扁,立刻調回部隊;學者批扁,抽回研究計畫;媒體打扁,清查中國資金…反對者幾無自辯之地!

最近,柔性極權也進犯憲政機關。檢察官被抹紅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檢察官」,不配審理「中華民國機密」;法官詢問阿珍病情,成為「沒有人性」的被告。國家機密無限上綱,元首豁免大幅擴張,兩面保護傘下藏汙納垢,不能制衡的總統府已是憲政怪獸。

為保權位,從府、院、黨、立委、政論節目到地下電台,沆瀣一氣圍剿異己,渲染敵我,擴大打擊,崩解社會信任也在所不惜。信任危機不只鯨吞群眾對政府機關的信心,也蠶食人民對立憲民主的信仰,阿扁或可過關,但台灣的重創卻難以平復。

台灣稚嫩的民主體制,經過柔性極權主義的摧殘,僅存扭曲的程序正義,實質正義早已消失殆盡。民進黨如果真愛台灣,就該自我約束,柔性極權主義或可用來保衛權位,卻嚴重斲傷台灣民主和人性,請適可而止。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