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得上 讀不起!反高學費基礎擴大 大學基測日教育部行動

2003/07/02

  今(7/2)天是大學基測第二天,在大學升學率越來越高,但因為「高學費」造成的就學門檻也越來越高的時候,反高學費行動聯盟、快樂學習教改連線、新世代青年團等一行一百多人,前往教育部,表達反對高學費、課徵企業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以及失業勞工子女學費全額補助的訴求。

  和過去反高學費運動,發動者都以大學學生為主不同,此次對於高學費現象提出批判的群眾,已經擴及到感受教育的經濟門檻嚴重威脅的家長、高中生等族群,也使得這一波的反高學費運動,備受重視,由於今天是大學基測的大日子,同樣參與並關心高學費問題的「高中生權益促進會」的成員,無法一起到教育部前表達,他們特別穿上了寫有「反高學費」字樣的T恤去參加學測,也將「考得上、讀不起」這一嚴重的問題突顯出來。

  在教育部前,參與行動的團體,演出了「孩子金榜題名日,家長舉債度日時;財團有權能減稅,人民無力繳學費」的行動劇,就在這幾天,教育部核定了三十三所國立校院中,十八校院調漲學費案。根據教育部長黃榮村的說法,調漲公立大學學費,是為了「公平」,這種叫人完全聽不懂的邏輯,只是借用公、私立大學表面上的差距拉近,來掩蓋公立大學學費向私校看齊、讓更多的人讀不起的這種事實,參與行動的團體特別強調,高學費現象,是社會普遍的問題,並不是一個單純的「貧窮」問題,現在持續攀高的大學學費,是讓一般的家庭都難以負擔,而不是社會少數的貧窮家庭無力負荷而已,因此他們提出紅利稅的主張,希望全面壓低大學的學費。

  今天,教育部看似很有誠意的,由高教司司長黃宏斌出面,把抗議團體請了進去,但是一開口,就在覆頌教育部長黃榮村的「公平說」,強調私立大學都沒漲,漲的是公立大學,當即引起在場者的不滿。教育部假借「公私立大學公平」為名,不斷調漲公立大學的學費,在所謂財務自主的大旗下,未來公立大學的學費超過私立大學,都是指日可待的,而無力競爭的私立大學,不是不想漲,而是不敢漲,在這種狀況下,已經爛到不能再爛的私校品質,必將徹底崩盤,大學教育將來的方向是一般收入家庭去讀爛學店、只有少數有錢人可以讀貴族學店。這種極度不公的教育政策,竟荒謬地是以「公平」為名在執行。

  面對強烈的質疑,黃宏斌承諾把訴求轉達上去,但他表示,課徵紅利稅這種訴求,牽涉到稅負結構的問題,並不是教育部所能決定,這種話說來極其廉價,事實上,反高學費運動進行十幾年來,每一回逼到最後,教育部總用這種理由來塘塞,問題是教育部的立場是什麼?難道他們不是一以貫之地在執行學費自由化、教育私有化政策?國家機器是在每一個環節裡促動不公平的社會結構,教育當局是其中的一環,教育官僚又有什麼理由把問題一推二五六地丟到財主單位去?最後,黃宏斌所強調的「會盡量照顧弱勢」,也透露出官僚體系面對普遍化的社會差距問題的思考,把「讀不起」的問題窄化、個別化,僅承認是「弱勢者」的問題。

  在這裡,公部門面對貧富差距問題時,另一個一以貫之的態度又顯露了出來,這種策略就是丟出少數的資源,以照顧弱勢為名,迴避普遍的不公問題,這種所謂「殘補式」的社會福利政策,在官方面對災區組合屋的問題上出現、在規劃國民年金的時候也同樣出現,先劃定一個界線,把問題丟到線的那一頭去,表面上有一個社會福利的政策,但是人人吃不到,除了將「弱勢」標籤化,也將「幫助弱勢」標籤化,以解決少數的問題,來迴避社會普遍的問題。

  透過今天的行動,更廣泛的社會力量開始結合,共同以行動來面對高學費問題,苦悶的年代,卻隱隱透出反抗絕望的的力量。

■苦勞評論2001/06/07什麼是「高學費」?

■苦勞報導 2002/09/21粉飾太平 欺壓弱勢 社運團體聯合批判政府災區政策

■社會福利相關討論,請見別從一場災難走進另一場災難 談新制勞工退休制度的問題與行動方向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