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儒門二審開庭律師籲因公益動機與其貢獻減刑

2005/12/24

  「在報上看到白米炸彈客事件發生後,我們談判官員私下竊喜……」「白米炸彈事件的確變成我們談判過程中的某種籌碼和槓桿作用……這樣來自民間的聲音與形成的壓力,也引起美方關注,甚至表示可以理解」前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的立委賴幸媛這麼說。

  楊儒門案進入二審,二十三日上午台灣高等法院進行第一次庭訊,賴幸媛出席作證指出,2003~2004台美稻米談判期間,因楊儒門連續放置白米炸彈案件發生,相當程度有助於台灣談判代表抵擋美方壓力,直到2005年談判告一段落,台灣代表還守住,不被美方威脅利誘,不需被迫提高稻米進口上限以及降低配額外關稅。

  今年10月間楊儒門連續放置白米炸彈案件,經過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法院依照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等罪名,判處楊儒門七年半有期徒刑,併科罰金十萬元。審判結果一出,楊儒門家屬鄉親與社運界,紛紛表示無法接受。儘管楊儒門自己一度對外表示,希望聲援各界將資源集中解決農人、兒童等弱勢議題,因而決定放棄上訴,楊儒門的律師丁榮聰仍採取獨立上訴的途徑,讓案件進入二審,爭取減刑機會。

  丁榮聰強調,楊儒門放置炸彈案,固然違反刑法第七條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但並不適用法庭一審所援引的第七條第三項,楊儒門作為並不是「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楊的犯罪動機出於關懷農民、基於社會公益,應符合刑法第五十九條因「情堪憫恕得以減刑」。

  楊儒門以非常手段要求政府重視稻農處境,楊儒門事件更幫助台灣政府代表增加談判籌碼,成功阻擋美國強勢侵逼台灣稻米市場。

  立委賴幸媛自述,他從2000年7月到2004年5月擔任國安會諮詢委員,2002起開始代表官方與美國展開稻米談判。當時台灣稻米年進口配額為 144720公噸,美國米就佔了百分之七十五,但美方不滿足,不斷要求我方要提高進口上限,並且降低配額外的關稅,即使WTO允許的配額外的關稅,都要求我方退讓。賴幸媛說,那談判過程真是艱辛,直到2003年11月發生一連串的白米炸彈客事件。

  在談判桌上,賴幸媛以為白米炸彈客案件為例,說明台灣政府必須照顧三十萬名稻農,民間壓力相當大,因而無法退讓市場。賴幸媛說,美方代表得知後,高度關切之外,還表示他們相當能理解台灣政府的顧慮,因為他們承認自己是代表美國內的某些利益集團而來的。

  賴幸媛說,2004年間不斷傳出白米炸彈案,強化我方的談判籌碼和槓桿作用,在談判桌上形成一種運用衝突好讓對手妥協的作用,即使楊儒門不知道,但他的作為確實幫助的台灣代表在談判上站穩立場。2004後半年,談判氣勢越來越好,直到今年告一段落,在雙方沒有談判破裂的狀況下,我方成功抵擋美國壓力,繼續維持原稻米進口上限與配額外關稅。「這可是據我所知,從70年代對美貿易談判以來,少數打勝仗的一次」賴幸媛還說。

  繼賴幸媛後,楊儒門也上場接受審判長問訊。「被關,只能讀讀書自我修行,早點出來,才能為社會做更多事」不同於先前放棄上訴的態度,楊儒門開始積極要求減刑。

  楊儒門說,他的行為對象是台灣政府,沒有意圖傷害一般社會大眾,他強調,製作的爆裂物都是沒有殺傷性的。針對警方鑑定其中十七件爆裂物中三件具有危險性,他反駁,警方不能單以內容物就認定爆裂物具殺傷力,內容物的純度會影響爆裂的力道、熱度和碎裂程度,而這部分警方根本無法鑑定。

  審判長吳昭瑩當庭表示,他相信楊儒門為了博取社會大眾關注農民,才出自手段。然而檢察官仍質疑,即使楊儒門自認對象是政府,但公共場所放置炸彈的行為,確實會使不特定的社會大眾受害。問訊過程,檢察官話相當少,只丟出「依卷內資料及全案事實,請依法判決」。

  楊儒門選任的辯護律師最後再總結強調,楊儒門犯案,一來出自公益動機,二來沒有人因此受害,楊沒有前科,而且犯後態度良好,應適用第五十九條減刑條例。檢察官則說,五十九條如何認定,法院有自由裁量的權利,「請參酌一審判決」。

  庭訊尾聲,面對審判長詢問希望如何減刑時,「五年,因為根據報告,監獄待三年以上會產生監獄人格」楊儒門認真的模樣,讓現場旁聽的關切人士相當意外。

  同是抵抗吃人的WTO貿易的體系的行動者,好幾位前幾天遭香港警方拘留的反世貿的運動工作者與學生也到法庭旁聽表示聲援。從香港拘留所返台的青年學生潘晟偉、鄭小塔以及聲援楊儒門聯盟代表的郭耀中等人紛紛表示,楊儒門跟大夥一樣年輕,都是不滿世貿與政府政策壓迫,挺身而出。最後大夥在門口高呼「台灣釋放楊儒門,香港釋放李建誠」的口號。「只要壓迫存在,青年一定會站出來抵抗」郭耀中正氣凜然說。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