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族主義痼結的台灣?

2006/12/11

  北高市長選舉順利結束,就結果論,在這場選舉中,再度呈現北藍南綠的格局。昨天晚上,「新國際」論壇舉辦了「民主政治與選舉文化」論壇,針對此事選舉過程進行一些分析。與會者,面對北高市長選舉結果,對於藍綠政治、第三勢力及國族主義的發展,各有不同的解讀。

【綠黨與第三勢力】

  這次綠黨派出了三名候選人參選北市議員,結果三人得票數總共是7000多票,綠黨中央執行委員林正修表示,如果沒有最後的網路串連,結果還會更慘。不過林正修強調,社運朋友參選,密度還太低,準備期太短,都有業餘心態,一個候選人,真的就得從早到晚到處拜票,掃過整個選區兩、三遍的密度,是一種「血汗工廠」的態度,況且,政治這種服務業,這樣的勞動,其實門檻是非常低的。

  這次在大同、萬華區競選的詹銘洲,雖然只得了300多票,但他認為,這次參選非常值得,因為他競選期間,以他一人之力,大概只跑了整個選區的3%,但只有有跑過的地方,回應和反響都非常好,他已經從落選當天開始,準備下一屆四年後的市議員選舉。

  林正修也說,一個新興政黨,得從地方出發,雖然2007年的立委選舉綠黨不會缺席,但仍然還是會把重點放在四年後的市議員席位,希望這次參選的綠黨候選人,從現在就有參政的準備。林正修提出,可能可以集合眾人的力量,成立一個市政揭露和討論網站,積極的對市政進行監督和發聲,為四年後的選舉努力、準備。

【台灣國族主義威力仍在?】

  此外,對於這次北高市長選舉結果的解讀,到底對於藍綠結構的板塊會有何影響,另外,國族主義是更強化還是更迴光反照?

  「我絕對不是個從道德層面來看事情的人。」世新大學講師蔡建仁強調,但完全無法想像,台灣民眾經歷了這種全世界都沒有過的輿論批判,居然挺扁投菊的人,還是一樣多。蔡建仁說:「20幾年來,從沒有這麼震驚過,居然有這麼大批的人,對道德毫不在意,看到選舉結果,一個晚上在外面像遊魂一樣晃到凌晨1點,被台灣的國族主義完全鎮壓住了。」

  不過林正修認為,這次選舉結果的解讀,應該是陳菊應該大勝而險勝,郝龍斌是應該大勝而慘勝,對於國族主義和藍綠政治,不這麼悲觀。施明德反扁總部副總指揮莊嚴也說,高雄的綠藍比是六四比,陳菊是因為反扁和反貪腐運動,才選得這麼辛苦,而郝龍斌,也因為許多人對國民黨及馬英九失望,讓藍軍的得票率下降。

【紅衫軍對選情有影響?】

  但一個問題在於,反扁、反貪腐的紅衫軍運動,真的就是藍綠分化下的中間選民嗎?林正修說,的確需要進行選後民調予以佐證。中研院社科中心副研究員陳誼中也說,施明德總部或許可以之前要求立委罷免的連署名單,進行一些抽樣調查,分析這次選舉藍綠在北高呈現的結果,和投票率降低,和反貪腐運動有沒有關係。

  不過就謝長廷這次在台北市得票率還有成長,莊嚴觀察,也是因為謝長廷的選舉策略和陳水扁切割,讓一些淺藍甚至紅衫軍,敢於投謝長廷,「反正郝龍斌一定會選上」莊嚴分析投謝的淺藍及紅衫軍。而且謝陣營也看到這一塊市場,莊嚴表示,選前一天,謝團隊有向他接洽,請他找到紅衫軍民眾為謝長廷站台,雖然最後未成事,但看得出,謝長廷是有評估過這一塊選票他吃得下來的。

【台灣法西斯】

  不過蔡建仁仍然對於北高選舉結果無法釋懷,「國民黨本來就該丟入歷史的灰燼。」蔡建仁說,但台灣在全世界前所未有的短時間裡打造了國族主義,又有全世界歷史中前所未有對這個國族主義全面轟炸,但還是這麼剛硬、鐵板一塊。這種純粹化的現象,蔡建仁激動地說:「這是法西斯、這真的是法西斯。」

  但林正修認為,投給陳菊的選民情緒應該蠻複雜的,應該不純然是國族因素,或許是因為黃俊英的背後代表的牛鬼蛇神讓人無法接受,也或許是陳菊本身的魅力。林正修樂觀的評估,等到10年、15年之後,又有新一批的選民會上來,這批人包括了新移民之子,到時候國族主義又將會有另一波的轉變。

【台北殖民高雄】

  但蔡建仁強調,這不僅僅是從選舉結果來看,目前的國族論述,把一切論述都吞掉,他從沒這麼灰心過,從以前的工運、環運、農運,到這一次,民進黨甚至把自己所建構的「在地化」、「本土化」都超越了。蔡建仁說:「我自己是高雄人,但每次看到民進黨在喊在地、喊本土,但高雄人選出來的市長還有其市府團隊,都是台北空降,高雄根本就是被台北殖民,而硬體建設的想像,也是非常台北中產的,把高雄現狀敷了一層粉,除了與高雄有了鑲嵌後成為『高雄之美』,但不論被治理時、選舉時高雄人卻毫不覺得與自己的在地意識有什麼衝突,還跟著高喊反台北。這種寧願被騙而不自知,才是最讓人不解的,讓人無比灰心。」

  林正修則指出,必須要能理解高雄人的心態,基本上,台灣從台中以南,已經漸漸和全球分工脫勾了,不論是製造業、服務業,都呈現蕭條、衰敗的傾向,對於高雄人來說不三通,或許會讓高雄垮,但三通了後,高雄人恐怕更擔心自己和家人會進一步失業,但謝長廷的建設,卻又滿足他們中產、富麗的想像,這種底層邏輯產生的國族意識,是民進黨能一而再再而三利用的原因。

【法西斯化的種族主義】

  「雖然國族意識我一直認為是虛假意識,但它真的讓台灣走了許多冤枉路。」蔡建仁說,許多該談的議題被鎮壓得死死不說,國族議題打造過程欠缺其它議題的中和及批判,那種醜惡面會讓台灣付出大代價。

  「上星期去高雄中山大學,和五名廈門大學交換學生見面聊聊,沒想到一聊之下不得了,他們在學校內,面臨到了種族歧視,而且是非常惡劣、惡毒的歧視。」蔡建仁說:「台灣最最頂尖國立大學的學生,居然已經因為台灣人意識而有合理化、普遍化的種族主義實際行為,這種漫佈在日常生活的法西斯化國族主義,進行種種親身的粗暴對待,才是最恐怖的。」

  莊嚴也指出,不僅對大陸客,台灣的中小學對於外籍配偶第二代的子女,也是有極為嚴重的歧視問題,這些人長成後有投票權,會有林正修描述得這麼樂觀嗎?

  「台灣會有報應。」蔡建仁強調,台灣人在國外設廠、國內對待外人,有這種毫不遮掩的歧視,卻又有台灣人意識予以合理化,遲早會被相同的方式對待,台灣等著遭受大難。

  不論對選後的解讀如何,所有與會者都認為,這次選舉後,台灣的兩黨政治會更定型,能不能有真正超越藍綠的第三勢力出現,要花的力氣,依舊非常巨大。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