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族橫流 民主倒退至三十年前?

2006/12/30

  新國際論壇於昨日(12月29日)下午舉行討論會,邀請社會各界針對台灣的再民主化議題提出見解,與會人士世新大學傳播學院教授蔡健仁指出,應尋找出民眾對政治現實的不滿在哪,目前台灣民主崇尚以種族優先的族群當家,政治壓抑比以往更嚴重,簡直比三十年前還不如。

  但紅衫軍代表林正杰則認為,比起一黨獨大的專政時代,現在人民的政治權利已進步許多,不過,今年發生的許多事件,可以拿來考驗台灣制度,林正杰說:「人民有選舉權卻沒有罷免權,而集會遊行法更是一個限制人民的法律。」他認為許多法律制度未經過實踐,對人民來說是很陌生的。

  「民主是什麼?我們應該重新界定。」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認為台灣人的民主意識,是由國族主義與選舉制度所建立,那是由於戒嚴時期沉重的政治包袱,導致對民主想像的狹隘。廖元豪指出,民主的實質面向應在鎮壓的減少與平等價值的實現,鎮壓勢力容易結合,而鞏固權力中心者的地位,他認為哪裡有鎮壓,哪裡就該突破。

  不過反抗的基點在哪裡呢?林正杰認為,國民黨的官僚化,缺乏改革能力與進步空間,他認為紅杉軍還存在,可以作一個很好的舞台,社會各界應對紅衫軍的組成作一詳細的研究,讓紅衫軍的勢力得以延續,他認為,現在是知識份子進場的時候,只要紅杉軍有人繼續接手,也許可以發揮影響力。

  不過蔡健仁卻認為,從這次北高市長選舉結果來看,紅衫軍根本沒留下什麼,對高雄人而言「貪腐」不是最大的問題,是不是「台灣人」才是最重要影響選舉的元素。

  但「台灣人」意識卻對台灣社會的族群歧視有增強效果。廖元豪指出,台灣許多勞工階級痛恨外勞,許多中下階層討厭外籍配偶,這都是因為台灣人存有豐富的種族主義、本土主義論述,讓台灣人民自認是「優秀的台灣人」。廖元豪強調,這套論述讓壓制的力量得以存留,卻讓邊緣的聲音更加邊緣,他說,民主問題應擴及社會層面,像是社會運動、公民訴訟的權利等。

  廖元豪指出,民進黨的國族認同論述建構多年,是其地位屹立不搖的主因,不過此論述對台灣造成惡質的影響,老百姓應設法了解論述全貌,才能對其解構。林正杰則說,民進黨的台灣人論述根基在於「地盤論」,誰先來台灣,誰才可以做台灣的主人。林正杰認為,台灣族群多元,原住民與新移民的論述,也許有機會挑戰主流的台灣人論述。

  蔡健仁表示,台灣人論述是建構下的產物,二二八事件被解讀為台灣人的死難,高雄人視民進黨的貪腐,是為了選舉糧草的儲備,這些主觀的建構被視為客觀的現實,蔡健仁指出:「現實不只是現實!」丘廷亮則透露,他剛環島回來,接觸許多老中青三代的不同想法,他發現四十歲這中間的一代,被主流論述收編嚴重,而年輕及年長的一代,較有想法。

  廖元豪透露,在政治人物牽涉的司法案件中可以察覺,台灣司法具有不穩定的因素,這讓司法成為能夠被挑戰的場域,司法界雖存有「不要惹事」的保守觀念,但司法人員的獨立性,讓他們偶有突破性的作為,而使得新的論述得以產生。廖正豪表示,現在應思考如何讓司法成為新的戰場,讓各種反抗力量得以受到司法的庇護。

  蔡健仁表示,台灣民主後的結果,誰都不滿意,台灣的民主並非內生,而是受到美國影響,他認為,美國式的民主並不適合台灣。他強調,現在的台灣社會應思考「再民主」與「民主深化」兩個概念的實現。

  蔡健仁激動的說,這次北高市長的選舉對他而言是毀滅性的結果,他指出,老百姓看來是非分明,但是投票結果卻大大相反,中國對台灣人的陰影不斷加深,剛好成為政客操弄的題材。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