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廟前擺論壇政治喧囂高分貝 社運團體不缺席

2006/09/08

  幾天陰雨後,終於放晴的9月6日,傍晚微風輕拂。

  刺眼的水銀燈打亮舞臺,一時之間,宛若白晝,現場群眾老老少少、形形色色;立委馮定國一上台,劈頭就罵陳水扁去一個「鳥屎拉成」的21平方公里的小國做外交很無恥更可笑,全場群眾一聽到馬上鼓掌拍手叫好,然後也跟著一起齊聲叫罵陳水扁,台上一個聲嘶力竭地叫罵;台下咬牙切齒地應和著;立委洪秀柱一上台,就說她從來沒在公開場合叫陳水扁一聲總統,因為她打從心眼裡,沒承認過他是台灣的總統,這時台下群眾掌聲如雷,她接著說陳水扁是痞子頭,所以她問台下群眾陳水扁臉皮怎麼樣,群眾們不但答得快,響亮的聲音,發自肺腑……

  這是民主行動聯盟趕在施明德倒扁靜坐前,天天在中正紀念堂大中至正門前上演的標準戲碼。

  廣場的另一角,跟民盟分到一席地的「台灣社會論壇」;安置的祭台灣一萬六千名自殺者亡靈的靈位上,斗大的四個字「民不畏死」與兩旁「燒炭跳河萬六冤魂怨氣直衝中正廟」、「貪腐濫權六年總統劣行果遭現世報」輓聯,遠遠看去十分驚悚醒目,不時有人在靈位旁駐足圍觀,甚至有人上香拜拜致意。相對於民盟火熱的政治語言,與群眾的熱情,經過與民盟協調後,從每天下午五點半到七點半,在民盟的活動開始前,這裡的演講場,顯得冷清許多,連「暖場」的意義上,都顯得勉強。

  許多社運界的朋友,來到了這個縮在熱鬧政治戲碼的廣場一角,說著。

  教育公共化連線、綠黨以及原住民詩人莫那能,面對來來去去,準備參加接下來民盟活動的群眾,陳述著跟「倒扁」這一場政治遊戲比起來,可能更為切身的話題;教公連說,陳水扁的二次金改、補助高鐵的這些拉攏財團的作法,讓財團資產翻了好幾兆,若他把這些錢投資在教育經費上,有多少學生能安心上學,不需天天打工,而多少父母能減輕負擔,不致於壓力過重,讓上學不再成為負債與負擔的開始;

  綠黨的潘翰聲說,國民黨過去建五輕,說是要改善雲林經濟,提高就業率,但是過了這麼多年,雲林經濟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惡化,甚至成為愛滋病成長最高的地區,因為年輕人沒錢沒工作,只好共用針頭吸毒,而真正獲利賺錢的卻是幾個少數財團,但最糟糕的是台灣失去一塊美麗的海岸線,他向在場群眾一一細數國民黨過去是如何地破壞生態,接著他說當時民進黨在野,全力阻止五輕,主張綠色執政,愛環境愛土地,但是執政後卻完全不顧生態,三輕計畫繼續執行,反而是國民黨開始反對三輕,所以潘翰聲用這些證據提醒大家「不要被政客遷著鼻子走」,他說,馬英九若真是台灣的希望,北投纜車的開發案、松山菸廠的巨蛋都該停止,因為「台北市不差一個不夜城,而是缺一片綠地、一座森林公園」。

  原住民詩人莫那能則對現在政壇大家在爭誰是芋頭、蕃薯,誰真正愛台灣感到可笑,因為不論是誰,從他看來都是外來政權。他說,國民黨時期拼命建高爾夫球場,民進黨跟進就算了,還變本加厲,更加濫墾濫伐,清靜農場、霧社溫泉區、東埔飯店都是它們的傑作。他很難過心痛地表示,民進黨不能一味的用歷史情結來做為政治籌碼。最後他呼籲在場的所有群眾,真正愛台灣的方式是認真看待每一個政策對台灣永續發展的影響,這才是真正的「愛台灣」。

  七點半一到,當民盟熱鬧開場之後,群眾集中到對面的舞台前,論壇這邊剩下昏暗的燈光,工作人員守著帳棚下擺著書的攤位,昏暗的燈光,他們奚奚落落地聊著,一旁的靈位,偶而有攝影記者來抓個角度,拍幾張照片;走過兩千年政黨輪替、走過總統大選和三一九槍擊案,迎向即將到來的九月九。在政治的強光和巨響舞台的一側,來自台灣社會的聲音,微弱,但沒有缺席。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