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濫!杜濫!反高學費行動聯盟要求課徵教育紅利稅

2005/07/02

  又到了夏日炎炎、新舊學期交替的時節,同時,這也是各大學宣布下學期學費的時節,去年,在教育部「彈性學雜費方案補充規定」寬鬆的政策下,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學校調漲了學費,平均漲幅約為4.5%。今年甚至傳出,官方有意進一步鬆手,「試辦」部分「績優」私立大學沒有上限地自行漲學費的方案,引發各界嘩然,在反對者眾的情形下,宣布暫緩。然而,各校明年度學雜費出爐,依然是漲聲不斷,今天(7/2)反高學費行動聯盟,以及台鐵工會、自主工聯、全國教師會、台北市教師會、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聯盟……等聲援團體,就來到教育部前,發起了第一波的抗議行動。

  聯盟召集人簡淑慧首先抨擊教育部助學金等補助措施,不但不夠,更重要的是,這種用納稅人的錢補助學雜費的方案,忽略了「賦稅結構不公」這一個造成公部門資源不足,形成高學費的結構性因素,簡淑慧說,政府部門對於高等教育投入得資源太低,即便在號稱「高學費」的美國大學,也八成是公立大學、台灣卻放任私校的成長,使得台灣的大學中,有七成是私立的。

  而反高學費,也早已是一個世界性的現象,日前,聯盟成員剛剛參加「歐洲教育論壇」回國,發現到歐洲的教育,也飽受商品化和市場化的挑戰,簡淑慧說,這是由於在WTO規範下,GATS(服務業總協定)在推動教育的商品化,許多國家飽受威脅的人,已經展開串聯,甚至希望推動世界的「反高學費日」。

  政大學生劉瓊雅猛力批評教育部所謂「調整學費前與學生充分溝通」根本是一個用「校園民主」合理化漲價的技倆,她以今年調漲學費的政大為例,指出,學校在調漲學費前,匆匆地在校園裡辦了一場說明會,大家都不知道,到場的學生只有六個人,而且會議中,只有說明,沒有任何的決定權,在有決定權的校務會議和行政會議上,學生代表人數極少,而且沒有投票權,只是列席。這一次決定調漲,是利用期末考期間,緊急地召開臨時行政會議,兩個與會的學生代表,就算有投票權,在七、八十個人的會議裡,根本也起不了任何得作用。

  親身參與教育部「教育經費分配審議委員會」的全國教師會常務理事吳忠泰則針對日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說教育部有174億獎助學金,是搞不清楚狀況亂發言,他說,實際上審議委員會所審議的174億裡,只有5%,是提供獎助學金之用,委員會中以有多位委員有意見,希望把這筆錢,直接用來補助學生及家長,吳忠泰希望大家一起來推動「教育經費編列與管理法」的修正。

  今天參與教育部前行動的勞工團體也相當多,特別是對於學費問題感受最深的失業勞工,去年遭台北縣勞工局長曹愛蘭打壓解雇的台北縣政府產業工會常務理事吳金容、以及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聯盟理事長蕭忠漢,分別從失業者供養子女接受教育的困難與焦慮,希望共同支持反高學費運動,讓失業勞工得以減輕子女教育上的負擔。

  由於教育部長杜正勝出國,參與今天行動的團體,在數度高呼「杜爺爺,您別再漲學費了。」未得到回應之後,於是倒豎大拇指,高呼「杜濫、杜濫」,此時教育部高教司司長陳德華現身,像錄音帶一樣地重述教育部多年來一致不變的說辭,教育部「也不主張高學費、商品化」,希望各校收費要完全反映在教學品質上,教育部會嚴格把關各校提出的調整方案、對經濟上有困難的學生有補助……等等,但對於經費從哪裡來,卻沒有任何的辦法,此時,大家開始高呼,「課徵企業紅利稅,專款專用於教育」的訴求,陳德華在混亂中,退回到辦公室裡。

  教育部拿不出辦法,聯盟於是演出行動劇,拿起今年已經宣布調漲學費的政大、中興等校的保力龍招牌,將其一一擊碎,最後拿出最大塊的「教育部」的招牌,照樣一腳踢碎,作為對蠻酣校方與無能官方的抗議。

  在官方鬆手、各公私校如脫韁野馬自行其是的這一個趨勢未休止前,反高學費的行動也將持續,七月五日,另一個反高學費團體「教育公共化連線」將再到教育部,發出「高教公共化,辯論大行動」的戰帖,該連線也呼籲大家踴躍參與。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