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儒門該判重刑?學者:連公共危險罪都構不上

2005/04/16

  當法律與良心產生衝突時,有沒有解套方案?昨天(4月16日)關懷楊儒門案學界聯盟、紫藤文化協會舉辦「楊儒門案與社會行動論壇」,會中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妙芬表示,就目前觀察到的資訊來看,楊儒門不僅僅不構成槍砲彈藥管制條例而已,連公共危險罪應該都不成立。

白米炸彈客於去年(2004年)向警方投案後,引發社會各階層的討論,學術界也組成「關懷楊儒門案學界聯盟」,並與紫藤文化協會合作每月舉辦一次論壇,計畫最後將出版文集。昨天舉辦第一次論壇,針對楊儒門以放炸彈的方式希望政府解決農業問題,碰觸到的社會實踐及法律規定的衝突及兩難問題。

  清大中文系教授楊儒賓表示,楊儒門事件產生了良知及法律的衝突,楊儒門用放置炸彈的方式表達意見,政府及檢察官都以重大違法視之,但許多的農民卻非常支持楊儒門的行為,不認為他是在做犯罪的行為。

  陳妙芬表示:「從目前顯示的證據及楊儒門受媒體專訪內容,楊儒門不構成違反刑法任何一條罪。」所以聲援楊儒門的訴求曾經提過要「從輕量刑、網開一面」,陳妙芬不認為這個訴求是正確的,因為「楊儒門根本不該被定罪,法律不會忽略什麼是哲學正義。」

  就楊儒門的行動,陳妙芬分成三種的可能類型,第一種是政治抗議者,有抗議的意圖並有外在的抗議行動,不一定要有違法意識;第二種是信念犯,也就是良心犯,具有某種信念,把主張表現為外在行動,而有違法的意識;第三種是危險犯,製造公共危險,並具有違法意識。要以危險犯定罪,除了要證明楊儒門的炸彈是有危險性的之外,大眾是不是真的感覺到危險,恐怕也得商榷。

  從事件爆發以來就開始聲援楊儒門的林深靖就說,隨著社會運動透過種種方式聲援楊儒門,隨著農業問題越來越廣為人之,也開始鬆動人們對於楊儒門是有罪的印象。

  不過陳妙芬提醒,由於最後的判刑與否是在法官身上,她相信法官會非常掙扎。除了要考量以後有類似的例子怎麼辦,該不該用判刑以嚇阻未來的類似案例,此外,法官本身也將接收到許多種意識型態的意見,聲援楊儒門的有之,保守要求重判的也有之。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