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體系藐視環境權,爭權益要靠自己來從台南總頭寮焚化爐民眾敗訴談起

2002/10/15

  日前,引起當地居民抗議的台南安南區總頭寮療廢棄物焚化爐,經過當地民眾提起行政訴訟之後,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民眾敗訴。

  焚化爐產生出的「世紀之毒」戴奧辛,除了隨著空氣飄散之外,更會透過飲用水與食物系統侵入人體,造成癌症等嚴重的傷害,而焚化過後的灰渣,也同樣含有各類有害的化學物質,直到目前為止都無法有效的處理,近年來,已經普遍引起各地居民的重視,紛紛展開抗爭的行動。

  台灣的環境法令中,向來缺乏受污染地區居民參與的機制,加上司法機關固有的保守性格,污染事件中的居民,根本沒有從法律體系中獲取權益的機會;就以這次總頭寮判決為例,合議庭法官認為興建焚化爐的大承公司既然已經依法取得市府興建的許可,民眾自然也就沒主張權利的餘地,意思也就是說,只要官方和廠商已經搞定了,居民就只好靠邊站,準備接受污染。

  事實上,即便官方違法事實俱在,如美濃焚化爐,環保局官員因為圖利、偽造文書已經由高雄地檢署起訴,求刑十餘年;局長丁杉龍也遭到監察院兩年內三度彈劾,即便如此,焚化爐依然照燒不誤,在法規不全的狀況下,戴奧辛天天透過空氣、水源排入美濃盆地的生態系中。

  這是台灣法律體系漠視「環境權」的結果,一個亂倒廢棄物的廠商,如果遭到有關單位罰款,可以依循行政訴訟的程序主張權利;而一旦官方在執法上怠惰、或者甚至與廠商沆褻一氣、利益共生的時候,遭受污染所苦的居民,在法律上,甚至連「當事人」都不是,以美濃的例子來說,居民只能以圖利、偽造文書等事證向檢察官告發,之後也只能祈禱承辦檢察官積極辦案,莫說訴訟況日費時,即使法官速審速決、判刑確定,對於造成污染的污染源仍舊是莫可奈何。

  有人批判台灣的法體系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而在官商勾結的種種環境污染事件中,居民如果要透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則根本連門都沒有。總頭寮的判決,突顯出司法體系僵化、保守的思維;更突顯出環境法令中嚴重漠視環境權益的事實。任何一場法律的鬥爭,都必須是由人民的力量發動、並由這股力量持續制衡與監督的;也唯有從各地的抗爭中,發展出總體的戰線,立法與司法部門的傾斜,才能得到矯治。我們認為,個案的法律訴訟,固然可以作為拉長運動戰線的一種方式,但更重要的還是,如何透過戰線的拉長、發展更堅實的組織、展現實力,才能捍衛自己生存與環境的權益。

【重要剪報】■2002/09/25 中國時報 反總頭寮焚化爐 民眾敗訴

【相關文章】■2002/10/08苦勞報導1009聲援大陸碳素遊行記者會跨國跨領域工作者交流經驗、共同行動

【相關專題整理】焚化爐 │反焚化爐─高縣美濃

【相關連結】反焚化爐行動網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