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態度難測,反核鬥爭再接再勵

2000/04/09

  四月七日立法院民進黨黨團在貢寮舉辦了一場「核四廠參觀訪問集合能政策座談會」廣邀環保團體及貢寮當地人士參加。由於本次總統大選,由過去反核立場相當明顯的陳水扁當選總統,反核團體及貢寮當地對於藉由政權交替,終結核電夢魘寄望頗深;但是自從陳水扁當選以來,對於停止核四廠興建的政策,一直沒有明確的表態,而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幹事林宗男甚至在選後不久,就公開附和台電的說法,認為此時停止核四廠的興建,將造成重大的損失,使得反核團體及當地人士,由期盼,轉為擔憂。

  七日民進黨團在貢寮舉辦的活動中,黨團總召集人鄭寶清、副總召集人李文忠、總幹事林宗男都沒有出席,而是由立委賴勁麟出面,聽取台電方面簡報,並與當地人士舉行座談會。台電公司在簡報中表示,目前核四廠已經動工興建的進度大約在百分之十左右,但已經發包出去的工程,則大約有總工程的約百分之三十,台電並且重申過去主張興建核四廠的一貫說詞,希望執政的民進黨能夠繼續推動核四廠的興建。

  在聽完台電方面的報告後,賴勁麟隨即轉往貢寮漁會與當地人士舉辦座談會,當地人士顯然對座談會議程中,原先列出的一大堆「核四終結之後該如何如何」的議題不感興趣,而不斷對於新政府反核的態度提出疑問,賴勁麟強調要大家不要懷疑陳水扁、不要急,對於有人質疑據媒體披露,立院黨團中曾經有部分立委提出「廢核條例」,但遭到黨團擱置一事,賴勁麟否認,強調絕無此事,並且承諾,回去之後將在黨團中積極運作,推動核四廠的停工。

  去年三月十七日,行政原原能會發出了核四廠的建照,使得核四廠得以正式動工,歷時十餘年的反核鬥爭遭到了重大的挫敗,許多反核人士於是將廢除核四廠的希望寄託於今年的總統大選中,貢寮反核自救會的部分幹部,積極投入為陳水扁輔選的行列中,在選前自救會並且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原住民族文化聯盟製作了一份要求總統候選人連署的「反核連署書」,在國民黨不可能反核、宋楚瑜又意向不明的時候,這原本是陳水扁最好的機會,但是陳水扁卻用相當低調的態度,只是說「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而沒有地表達出「停止興建核四」的明確立場,根據當地人士透露,在簽署了這份連署書之後,貢寮地區的陳水扁後援會就遭到其所屬的民進黨汐止黨部的壓力,表示挑這個時間去找民進黨麻煩,很不夠意思。

  在遭到一連串令人錯愕的反應之後,昨天的座談會上,部分當地人士對賴勁麟強調「以前貢寮反核人士都是支持民進黨的,但是以後也可以不支持,誰支持反核,就支持誰。」這其實已經是對民進黨這個十幾年來反核運動路上的「盟友」提出了嚴厲的懷疑,事實上,核四廠興建的原因,從來就不是如台電或國民黨官方所宣稱的那樣為了解決「缺電」的問題,而在於台灣與美國之間詭異的依存關係,透過興建核四廠,向美國的利益團體、政治勢力示好,換取其國會、政府的支持,而美國的奇異集團則藉著向第三世界國家的核電廠輸出,來維持其經濟、政治勢力;民進黨秘書長邱義仁在今年三月二十二日,就曾經透過外國媒體「路透社」放話,說明,即使民進黨反核的立場明確,但是核四廠仍很可能會持續興建,因為台灣必須要顧及與美國廠商之間的契約以及承諾,邱義仁詭異地表示:「台灣絕不會蓋第『五』座核電廠」,這難道民進黨體會到國民黨所謂「持家」之苦後,有所考量嗎?

  現在,正是民進黨和陳總統付諸動的時候了!由於陳水扁的當選,使得核四廠的興建,成為一個不確定的政策,由於核四工程牽涉極龐大工程利益,如果一旦停工,這些利益就要落空,而為了怕停工造成的「損失」,台電趕緊把能趕工的都趕工、能發包的都發包,無非是在如果「不幸」核四停工的話,能撈多少算多少。根據環保聯盟張國龍教授的估計,目前核四工程一天的費用大約是五千萬,兩天就是一億,更嚴重的不只是公帑的浪費,而是在這種擺明了就是要「散錢」的態度下所做出來的工程會是什麼品質?九二一震災中,我們看到「官商勾結」下,公共工程的脆弱,而今天,不只是「官商勾結」,而且是「急就章」,而且是完全不顧工程品質的利益分配,而且,它是一座核電廠!

  「立即停工!」無論核四廠最後要建不要建,這是一個最急迫、沒有討論餘地的問題。而接下來,民進黨和陳水扁政府,就將面對他們最大的考驗:終結核四,即使在這些日子以來,有了這麼多的跡象,我們的新政府已經帶來了我們多少的疑懼,我們仍然願意相信陳水扁總統反核四的決心,也呼籲所有過去在反核運動道路上走過的朋友,在這個反核四最好、也可能是最壞的時機,再度拿出你們終結核電的鬥志出來,協助新政府排除各方壓力,同時也讓新政府在興建核四的壓力之餘,感受到反對核四的壓力,真正地在這一役中結束這個纏繞台灣十餘年的恐怖夢魘!

相關剪報:Taiwan's DPP holds door open on nuclear plant (路透社邱義仁談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